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顽皮王妃逃亲记

更新时间:2022-08-04 10:33:57

顽皮王妃逃亲记 连载中

顽皮王妃逃亲记

来源:微小宝 作者:落边 分类:穿越 主角:陆瑶小姐 人气:

落边新书《顽皮王妃逃亲记》由落边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陆瑶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无意中牵进了一场与皇子的恩怨纠葛中,是冤家路窄,还是情愫暗生?看我如何玩转古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屠涯哭笑不得,“都说了没有解药,而且小瑶,”眼睛向上一扫,他心中顿时有了主意,“会武功对你可没什么好处。” 他说着,一揽她的腰部,提气跃上了洞顶。 她这才看到洞顶全是密密麻麻蜿蜒的藤蔓。 屠涯将两人的身形隐在藤蔓中,四肢勾着蔓枝,像飞毯一样整个人浮在陆瑶身下。 身体在半空中悬着的感觉难受极了,他刚想调整角度,便听到杂乱的脚步声向这里接近过来。 “你…” “嘘。” 陆瑶只好把剩下的“还好吧”三个字吞进肚里。 下面已经隐隐见到了火光。 应该是陈钦的一众下人们持着火把涌了进来。 她此刻哪里有心情听他们说了什么,留神观察着他的变化。只是隐隐觉得这群人怎么还不走,再这样拖下去… 她忍不住抬手轻轻擦拭着屠涯额上沁着的汗珠。 哪知道屠涯竟然还有心情打趣她,张嘴便含住她的衣袖。 若是平时,陆瑶一定会恼他,想法设法的找他麻烦,可是现下被他这么含着,看着他额上一层层的汗珠,竟一点都生不起气来。 “无事,别担心。”他用口型安慰她。 “老爷,搜过了,里面没有暗洞。”一下人回道。 “嗯,走吧,抓紧时间,别让他们走远了。”陈钦道。 他率领着一众人向洞外走去,余光瞥见张力图犹自盯着一个地方发呆。 循着视线望过去,只见洞顶缠绕着密密麻麻的藤蔓,他看来看去也不见有什么问题。 而抓人却不能耽搁,“张兄弟,走啊。”他催单。 张力图这才收回视线,跟着他们退出了山洞。 屠涯重重舒了口气,带着她落了下来。 他坐在石凳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喘着气。 陆瑶抿了抿嘴,从地上拾起一方枯叶,用手帕擦了擦,拿过去为他扇着风。 他嘴巴简直要翘上了天,这一路走来,小瑶何时对他这般好过。 动了动嘴唇正想说话,余光瞥见一个长管状的物体从洞口被扔了进来,迅速涌起白色的雾气。 “迷香,屏住呼吸!” 他吼出这句话,揽了陆瑶冲出洞外。 这一冲倒是把他仅剩的力气也消耗了大半,屠涯坐在地上,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了。 “呵呵,我就知道你们躲在这里。”一个声音奸笑着出现在他们头顶上方的一处山岭上。 “张力图…”借着月色,陆瑶总算看清了他的脸。 身后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头顶是不怀好意的张昭成,而唯一可以和他抗衡的屠涯如今已经没了力气… 她紧张的望着他手里的弓箭,大声喊道,“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你不要放箭,我给你你要的东西!” “小瑶…”屠涯拦着她,尝试着站起身。 “东西呢,你先叫出来,我一定放了你们。” 她一颗心已紧张到嗓子眼,她当然知道这人不可信,她这么做只是想找个机会脱身,她的袖袋中还有勾吻,只要借机涂在藏宝图上,不信他不中招。 她讲藏宝图拿在手里,不动声色的将勾吻粉末撒在图上,想着夜幕深沉,她又垂着袖口做遮挡,他应该发现不得。 “把手抬起来!”张力图命令道。 她慢慢将藏宝图举过头顶,巧妙的避开勾吻粉末。 “哈哈哈,”张力图大笑着,一甩手,手中暗器勾住了她手中的藏宝图,向上提了过去。 陆瑶向旁边挪了挪,避开抖落的勾吻粉末,只这一刹那,便听到张力图的一声狠叫,“去死吧!”再抬头,只见一只火箭冲着自己的心口呼啸而来,躲闪已是来不及。 也是那一瞬间,屠涯抱着她一翻身,那火箭直刺入他的后心,就在陆瑶惊讶的睁大眼睛的瞬间,他又是一个翻身,顺着力道向悬崖下倒去。 见他的手动了动,她立即明白过来他要做什么,忙把他抱得更紧。 此次若是做不到宝藏,她注定会沦为政治的牺牲品,与其如此,倒不如和他一道死在这里,怎么说也是自己的选择,岂不痛快! 头顶传来张力图的一声惨叫,两人却都没空理会。 屠涯将眼一眯,飞快的抓住悬崖垂下的藤蔓,身形一荡,借着力道落在半山涯处。 好容易落在实地上,他松了口气,向仍旧紧抱着他的陆瑶望去。 见她紧闭着,睫毛紧张的微微抖动着,睫毛的间隙处隐隐有泪光闪烁。 不由乐了,“这么怕死,还硬要跟着我下来。” 陆瑶却在听到他笑声的刹那,猛的睁开眼睛,从他怀中挣扎着下来,作势就要去扒他的衣服。 他愣了愣,“小瑶,你怎么一副色中饿鬼的模样,我好怕。”随即打趣。 她哪里肯理他,只是想确认一下他的伤势。 此刻把衣衫扒开,借着血色,看见他裸露在外的光滑背脊,不由怔了:那可是火箭啊,这人的武功到底有多强… 将衣衫重新穿好,他含着笑望着她。 她隐隐觉得方才的行为有些尴尬,转着眼珠给自己找台阶下,突然想起什么般猛的一踩他的脚。 “都是你,若不是你给我下毒,本姑娘也不至于落得这么个下场!” 他捂着脚跳起来,一次次巧妙的躲着她的攻击,同时悄悄伸出手将她拦着,防止她不注意再次掉下去。 这样闹了有一盏茶的时间,陆瑶突然停下来,指着对面半崖的一处洞穴道,“这里,和藏宝图所画的地方是不是有点像?” 屠涯也停下来,脑中勾勒着藏宝图所示的图案,和眼前的精致基本吻合。 “那一道线,不就是这里垂下的藤蔓么?”她接着说。 屠涯已拽了头顶的藤蔓,试了试重量,正要带着她越过去,却听她道,“等等,我听…家中的长辈说过,山中洞穴里的宝藏,多半是墓穴的陪葬品,一般是有机关暗器的。” “放心吧,这洞穴这么简陋,又不易找寻,不会有人用它做墓穴的。” 屠涯说着带着她越到对岸去。 双脚踏上了实地,陆瑶难掩心中的激动之情,连忙向洞口跑去。 一进洞,便发现洞内光线极暗,万物都隐在一片黑暗中,什么也看不清。 “嚯,金闪闪的一片啊。”耳边是屠涯的感叹声。 陆瑶是什么人啊,怎可能被他这么小小的骗术吓到,她翻了翻白眼,去他怀中取出火折子。 “诶诶诶,我来。”他忙把火折子接了过去。 幽幽的明火被点燃,洞中的一切也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陆瑶轻轻抬开面前箱子一角,险些被溢出的光芒灼伤眼睛,忙又把箱子关上。 放眼望去,洞中还有六七台这样的箱子,她不由心中窃喜。 “用这么多金银珠宝赎身,姑娘可说是无价之宝。”屠涯打趣。 此番辛苦,费劲周折,竟然还真的寻到了宝藏。 看着张昭成差人将箱子放上车,她仍觉得像做梦一样。 “小姐,小姐,”小涵伸出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该吃饭了,想什么呢,美滋滋的。” “还用说么,掉到金钱堆里了呗。”屠涯接话。 陆瑶这时方才回过神来,“对了,屠涯,你接下来作何打算?回家乡,还是?” 她在发现宝藏之时,其实还是对屠涯抱有一点点戒心,没想到他不但对宝藏无动于衷,还主动带着她翻过山崖,去找寻张昭成和小涵。 “小姐,先不急问,”小涵从下人手中结果一个包裹,“你先去马车里将衣服换下吧。” 陆瑶的衣衫原是暖暖的藕粉色,现在掩在一身风尘中,竟变成了十分老气的灰色,若是娘娘见了,还不知要如何说教小姐。 陆瑶低头看了看上自己的衣衫,也禁不住露出嫌弃的神色,她竟把自己弄得如此脏兮兮,还真是… 摇了摇头,她接过衣衫,向马车中走去。 屠涯望着她的背影挠了挠头,接下来… 他还真未曾想过,原本他到俞国就是为了那一个目的,现下… 陆瑶一手掀起帘子,钻进了马车。 也许…再多留一段时日也不无可能啊。他弯了弯唇角。 “屠公子,先去吃饭吧。”小涵见他一动不动,忍不住催他,“山里的大猪腿,别提有多香了。我跟你说,猪腿就应该趁热吃,这样吃起来才嫩嫩滑滑有嚼劲,若是放凉了,那味道可就…” 屠涯敲了敲被她说大的头,向山脚下的驿站走去,小瑶说的果然不错,她的字典里,永远只有吃与被吃两个字。 饭桌上,各色的好酒好菜摆了一桌,小涵一手一个猪腿,吃的不亦乐乎。 屠涯观察着把全部心力放在饭桌上的小涵,拿起筷子向饭盘中的猪腿伸过去,见小涵一双眼睛往外冒了火,又缩回来,将筷子放回桌上。 不动声色的靠近张昭成,对着他咬着耳朵道,“张兄,这别人家的丫鬟,不都是端端正正的坐在饭桌上等着主子么,怎么你们这陆家就不一样?” 张昭成也咬耳朵道,“我们小姐,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偏偏就喜欢这个跟主人抢吃食的丫鬟。她啊,平日里因偷吃总是被罚关禁闭,每次还得小姐亲自去求情把她救出来…起初我们也奇怪啊,后来只当是小姐的特殊爱好,也就见怪不怪了。” 原来是这样,屠涯点点头,“要是我,铁定不收这样的丫鬟,她吃的铁定比月钱多的多。” “我也是,”张昭成又压低了声音,“听说她吃这么多还不够呢,每月都朝着让小姐给她加些月钱。” :哆嗦 “这么可怕?”他上下打量着小涵。 小涵吃着吃着,突然听到一阵交头接耳的声音。她嚼着嘴里的猪腿抬起头,在两人之间来回打量着,又见屠涯一边咬着耳朵,一边看着她,露出一脸嫌弃的神色。 当即虎躯一震,对他们吼道,“你们说什么呢!” 两人不约而同打了个哆嗦,一个抬头扭动着脖子,一个偏过头去吹着口哨。 陆瑶只觉的进来的不是时候,周遭的气氛怎么怪怪的? 她只得尴尬的咳嗽两声。 咳咳。 小瑶一听到动静,立马一脸狗腿的跑过去,把陆瑶扶到位置上做好,还贴心的垫了软垫。 原本还在吹口哨的屠涯一偏头正巧看见她,然后便再也移不开眼镜。 一袭暖黄色的烟罗纱裙,优雅的剪裁勾勒出她曼妙的肩部曲线(看不到腰部以下),更衬得脖颈处白皙动人,粉嫩嫩的水润双唇,精巧且娇俏的鼻子,含情脉脉的剪水双瞳,两弯秀气的柳叶眉,此情此景,恐怕他也只在画里见到过。 只是一说话便毁了这幅巧妙的天然画作。 “呀,小涵,”她蹙着两弯秀气的眉毛,“说好的给我留两个猪腿的,怎么就剩一个了?” “小涵、小涵忘了……” “哼,每次你都如此说。”陆瑶撅着嘴,把最后一个猪腿拿起来,生怕小涵再抢一般大口吃起来。 “陆姑娘……吃相竟也如此豪放……”两人继续咬着耳朵。 “这……小涵跟在小姐身边有几个年头了,耳濡目染,小姐难免……” 屠涯忍俊不禁。 在小涵羡慕的眼神中吃完了猪腿,她总算想起来之前和屠涯的对话还没有结束。 “那个,屠涯。我之前问你的问题想好没有?” 屠涯摸着下巴,“自然是留在俞国,好容易出来了,可要好好逛上一逛,领略一下异域风情。” 她眼前一亮,“如此,不如随我们一道去京城吧。那里是整个俞国最繁华的地方,保证你大饱眼福。” 他等的就是这句话,自然而然的便答应了下来。 吃完饭后,几人稍作歇整,随即便上了马车。 “从这里到京城要一个多月的时间。”一路上,陆瑶热情的为屠涯介绍着俞国的风土民情,倒把小涵晾在一边。 小涵托着下巴想:小姐对这位骗了她们的屠公子,还真是尽到了地主之谊。 正在行进中的马车突然“咯噔”一下,随即半个车身向一侧偏了过去。 陆瑶只觉得身形一晃,向着坠下的一侧跌去,眼见着要磕到车辕上,又被屠涯一把捞了回去。忙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可怜小涵是个正正经经的吃货,哪里觉察的到小姐较几天前已有了细微的变化,她一掀车帘,对张昭成道,“出什么事了?” “没事,你先回去,让小姐不要出来。”张昭成答道。 她应了声,放下车帘的一瞬间,突然看见有几个熟人拦在张昭成面前。 “怎么了?”陆瑶问道。 “哦,说没什么事,让我们待在车里。” “是事故?” “可能吧。”小涵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脑中思索着那个看起来有些眼熟的人是谁。 陆瑶又问了几声,见小涵不知怎么回事,也不理她。 移到车外正要掀起车帘,又被屠涯捞了回去。 “诶,小瑶,你可别冲动啊。”屠涯吓唬她,“若真是事故,车轮陷进了泥浆里,你这么一掀帘,万一掉下去,可是会溅的满身泥,到时可没有多余的马车让你换衣了。” 话音未落,陆瑶便缩回手来回到他身边坐好。 屠涯沉吟片刻,能让张昭成停下这么长时间,肯定是被人劫车了,再看看小涵的表情,劫车的说不定还是熟人。 好在小涵看起来傻头傻脑的,倒也有考量,没把事情说出来添乱。 正想着,便听到小涵“啊”了一声。 “我想到那个人是谁了!” “哪个人?”陆瑶问道。 他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张昭成既然叫她不要出去,肯定已经有了应对策略,早知道这个小涵是个坏事的主,方才他一定点了她的穴道。 但眼下首要的事,就是拦着小涵不让她说出口,奈何这一时半会儿,他也想不到什么应对策略,只好用最笨的方法。 “是说烤猪腿的人吧?”他插话,“我就说那猪腿单闻起来就特别的香,想来一定不是出自普通人之手,那个大厨可堪比皇家御膳房的厨子了,也不知驿站老板什么福气,竟雇佣到这样的神人,真是打着灯笼也遇不到啊。” 几句话说的小涵十分受用,她拍拍他的肩膀,“还是你会说话,不瞒你说,那三个猪腿可是我烤得,这烤猪腿啊讲究的是色香味,不仅颜色要看的人食欲大增,食指大动,关键啊还得烤得既筋道又软糯,不过这其中最有考究的就是……” 陆瑶看了看滔滔不绝的小涵,又看了看明明有些不耐还强忍着“受教”的屠涯,只觉得事有蹊跷。 方才她因为自己人全部在身边便放松了戒备,现在想想,马车无缘无故停了下来,张昭成不让她出去,小涵说“想到那人是谁了”。 人? 有人拦车? 还是熟人? 她溜圆的眼珠转了转,见两人还保持着一个滔滔不绝的说,一个聚精会神的听的状态,悄悄起身,向门边挪了挪。 随即很快又坐了下去,刚好对上屠涯看她的眼睛,她立马聚精会神的望着小涵。 “诶你能不能好好听,我是给你讲的。”小涵有些不乐意了。 “好,好,我听。”屠涯哪里敢忤逆她,立马转过头做出一副聆听者的模样。 她见状,又往车门的方向挪了挪。 几次三番之后,总算是接进了门口。 想她陆瑶何时做过这种偷偷摸摸的事? 背过去的手抓住了车帘,猛地一掀—— 只见张昭成已率人跟一堆人缠斗到一团,那些人倒像是得了令一般,虽然姿势有些难看,可愣是没有发出半点声音,难怪她在车内什么都没听到。 方才小涵探出头时,因为有张昭成坐在马车前遮挡,外面的人并没有看到小涵。 现在张昭成已离开马车同人打斗,陆瑶便暴露在众人眼前。 这头林子俊已经看见了她,回头对正在缠斗的人喊道,“兄弟们上啊,宝藏就在车上!” 一声清脆响亮的口哨,从围打作一团的镖师和张昭成所带随从的间隙中穿过,拉长的尾音和微微上扬的腔调分外惹眼。 一抬头,便看到陆瑶嘴角荡漾开的笑容,美丽中充斥着邪恶,像黑暗中盛放的死亡花。 “林大哥,这么巧啊。”她打着招呼。 “陆瑶,把宝藏交出来!” 林子俊一刀挡开张昭成的攻击,闪到后方一处高坡对陆瑶叫嚣。 他挥舞着手里的刀刃,身上闪着戾气,像是在张牙舞爪。 “看来你还不是太笨嘛,”陆瑶随手把玩着落在肩上的发丝,缓缓从镖师们身上扫过,见他们各个身手不凡,在张昭成的手下竟也没有败在下风。溜圆的眼珠转了转,幽幽道,“镖头就是镖头,果然名不虚传。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发现宝藏被我和张力图私吞了呢。” 背在身后的手捏了捏屠涯的手,示意他不要乱动。 屠涯倚着车辕,听着她煞有介事的挑拨林子俊和张力图的关系,轻轻阖上眼睛,戏园子听戏一般悠闲自得。 显然,林子俊混了镖局这许多年,什么样的手段没见过。再加上先前着了她的道,对她说的话也就更加不会轻易相信。 手里的动作却停了下来,他冷哼一声,“只有这点手段的话,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们镖局了。” “的确,”她点点头,对其中一个随从道,“去,把运送宝藏的车还给林镖头,我们寡不敌众,打下去对我们不利。” 话一说完,地上打斗的人不约而同停了下来望着她。 随从也是不知所措,直到张昭成递了个眼色过去,他才不情不愿的接了后面长长的马车,提了缰绳。 小涵在车帘后面拽着她的衣裙,丝毫不顾及主仆关系的呵斥道,“你傻你傻你是不是傻,费了那么大劲儿不惜偷溜出来顶了天大的风险找到的宝藏啊那是!” 陆瑶却不理会她,轻轻拍打着衣裙上被小涵扯出的皱褶,对林子俊笑道,“林大哥,我们可是拿出了十足的诚意呢。”眼波微漾,她轻轻垂下眼睑,委屈道,“只望林大哥不要为难我这些随从才好。” 这边林子俊已经接过缰绳,他挥挥手,几个镖师爬上马车验货去了。 林子俊笑道,“那是自然,陆姑娘为人够爽快,日后若有事,只管招呼一声,在下定然要帮上一帮。” 话音刚落,进去验货的镖师跳了下来,对林子俊点了点头。 他难掩喜色道,“以后陆姑娘就是我们镖局的贵客……”他看看马车,对镖师道,“将半数的宝箱搬下来,我们是镖局,不是盗匪,自然要给陆姑娘留下一半。” “切,穷讲究。”帘子后传来小涵憋闷的声音。 陆瑶忍着笑,眼睛里晕开满满的感激,“好,林大哥这朋友我交定了!”她望了张昭成一眼,吩咐道,“还不让人把刀剑都收起来,哪有对朋友还拔刀相向的。” 事态莫名其妙的从互相看不过眼向称兄道弟过渡,仅仅是过了一个时辰的时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