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小仙女种田忙

更新时间:2022-08-05 08:05:56

小仙女种田忙 连载中

小仙女种田忙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一安 分类:穿越 主角:阿娘陈 人气:

《小仙女种田忙》作者:一安,穿越类型小说,主角:阿娘陈,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命硬克死未婚丈夫?便宜卖了人牙子都不敢要?茹毛饮血的屠夫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 就在全家以及全村人都在等着她丈夫什么时候被她克死时。 某男人:“娘子今日在酒楼可是大显神威,夫君好怕,摸摸夫君的小心脏。” 小情小意她不会,发家致富她在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竟迟回到家,将要迎娶陈阿娘的事儿和孙氏说了。后者听得一脸震惊,转而暴怒:“不行。她对我们家有恩,怎么报答都行,就这不行。” 见周竟迟吃了秤砣铁了心的样儿,苦口婆心的劝着:“不是娘嫌她,她可是克夫啊,咱家就靠你呢,你要有个三长两短,这个家就没了,你让娘怎么活啊。” 周竟迟最看不得孙氏掉眼泪,也跟着急了:“娘,前年那算命先生不也说我命硬,要找个命硬的妻子才能克住吗。陈阿娘命硬,嫁我正好。 何况她心地善良,还救了珩儿……”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我不同意,你爹要是活着,也不同意。”孙氏眼神坚定,“这么大个事儿你也不和我商量,翅膀硬了是吧。” 周竟迟被堵得无话可说,悄悄给珩儿使眼色。 珩儿抱着孙氏胳膊撒娇:“娘,那个姐姐今天救了我,我看得出她是好人,为什么说她不好,克夫是什么?” 孙氏面对珩儿天真的问题,一时答不上来:“那也不行,娘也知道她好,但是这是两码事。” 珩儿眨了眨眼睛:“娘,别人也说哥哥不是好人,可我们都知道哥哥好。娘还知道姐姐好,为什么不可以来咱家?” 是了,周竟迟也有些糟透了的传言,他们有因此就嫌弃周竟迟吗,没有。如今对待陈阿娘,为何就不一样呢。 孙氏被两句话堵住了,又气又无奈,瞪了周竟迟一眼:“她若有半点不好,害你生病受伤了,我就做主休了她!” 傍晚陈阿娘将嫁人的事儿告诉王氏,王氏心惊,亦为她日后生活担忧,哭着嘱咐一堆,又抱着阿娘睡了一晚。 翌日清晨。 陈阿娘收拾着为数不多的几件衣裳,突然听有人敲门,跑过去开门,但见珩儿抱着包裹站在门口,招呼他进来。 珩儿摇头:“等嫂嫂嫁进来,珩儿再陪嫂嫂。这是哥哥为嫂嫂准备的嫁衣,嫂嫂穿它成亲,肯定好看。” 陈阿娘微怔,送走珩儿,心思复杂。这婚事不过是个形式,他竟还准备了嫁衣。摸着还是不错的料子,他这样下血本,不怕被克? 将近黄昏。 周竟迟吹落打鼓,顾着牛车来娶亲。到了陈家,拜堂时只有王氏出面,草草拜堂,再回到陈家,这亲就成了。 周竟迟请了村长家和平日里关系稍好的两家,还有几个好兄弟,在外面吃喜宴。 陈阿娘坐在婚床上忐忑不安,今日是她大喜之日,她却不知喜从何处来。听着外面喧闹的笑闹声,叹了口气。 婆婆好不好相处,丈夫性格如何,她都不知,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嫁了进来,往后的日子亦不知怎么过。 正乱想着,推门声响起,陈阿娘攥紧手帕,紧张的不得了。 “嫂嫂。”珩儿探头往里面一看,嘿嘿笑着走过去,“嫂嫂饿了吧,快吃。” 陈阿娘松了口气,掀开盖头,见珩儿举着两个包子,格外亲切,抓着包子就往嘴巴里送。 珩儿看着更开心了:“哥哥说的果然没错,嫂嫂饿着肚子呢。” 陈阿娘微怔,是他让珩儿送来的?他不是陪兄弟们喝酒呢吗。 珩儿见她吃着,在旁边拼命夸赞周竟迟的好。会打猎,会做饭,会缝缝补补,除了生孩子,就没他不会的。 陈阿娘乍听时有些心酸,念在这两个馒头的恩情,决定好好过日子。但听得多了,珩儿的声音好像催眠曲似的,越听越困,最后竟没了意识。 陈阿娘再睁开眼睛,见环境陌生,耳边安静,猛地坐起来,才反应过来自己嫁人了。 天已大亮,边上的床位空着,被子叠的整齐,想必人已经起了。陈阿娘进空间洗了脸,推门出去,见珩儿和孙氏在院子里搓苞米,干笑两声。 孙氏却的不满意了:“还笑,新媳妇儿起这么晚,竟迟都上山砍柴了。” 古代新媳妇儿要早起敬茶,睡到这个点的,传出去要被人戳脊梁骨。 陈阿娘摸了摸鼻尖:“昨天有点累……我去做早饭。” 孙氏动作一顿,自动将昨天有点累,理解成昨晚累着了。也不多说了,还提醒了肉再哪儿。 不管儿媳好不好,能开枝散叶就够了。 米缸没米,面袋子里还有点面,周竟迟打猎,家里不缺肉,还有鸡蛋。陈阿娘钻研半天,才想好做啥。 问了孙氏哪里有菜叶,去后园摘了点新鲜生菜,开始做饭。 先将肉切成婴儿手掌大小的肉片,用盐和酱油研了。趁这会儿将面和了,放点碱,揉成小饼,放锅蒸。洗干净菜叶,将蒸好的馒头片裹上鸡蛋液,和肉片一起稍微煎一下。东西齐了,酱料要怎么办。 院子里只有一缸大酱,断然不能放汉堡里的。陈阿娘左思右想,决定做点鸡蛋酱。 还做了锅鸡蛋菠菜汤。没办法,谁叫家里就鸡蛋多。 饭做好,周竟迟也回来了。 陈阿娘端着东西出去,珩儿闻着香味儿过来了,一见新鲜东西,双眼放光:“嫂嫂,这是什么,馒头和肉片?” 周竟迟本要去洗手,听这话也看了过来。 陈阿娘拿起一片馒头片,放上鸡蛋酱,肉片,生菜叶,又放了点鸡蛋酱,盖上馒头片,放在珩儿手里:“喏,这样一口咬下去。” 珩儿照做,一口下去,馒头,肉,菜叶,和酱的味道混合在嘴巴里。煎过的馒头片格外的软,又有点甜,肉煎的特别香。 珩儿年纪小,脑子里就那么几个词儿,都用上了:“好吃,嫂嫂做饭好好吃。哥哥说过一个词,叫、叫垂什么三尺。” “垂涎三尺。”陈阿娘盛了碗汤,放在他手边。 珩儿眼睛一亮:“对,就是这个。嫂嫂的饭就让人垂涎三尺。” 周竟迟被他这可爱的话逗笑,连孙氏也有了笑意。 周竟迟洗好手,过来品尝,眼里尽是赞赏和意外:“吃肉这么多年,还头一次放在馒头里吃,还这么好吃,娘子可真厉害。” 这声娘子叫的自然,陈阿娘有点别扭,低头又叠了个汉堡,递给孙氏:“娘,你尝尝,儿媳在咱家第一次做饭,若不好吃,您可别嫌。” 两个儿子都说好吃,那还有假。孙氏吃了亦赞不绝口,对这个儿媳有了几分好感。 陈阿娘低头吃着,心里想着却是另外一件事。 汉堡老少皆宜,家里人这么喜欢吃,镇上的人会不会也爱吃。这东西还新颖,她卖的便宜点,肯定有人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