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大龄剩女重生

更新时间:2021-11-03 09:06:17

大龄剩女重生 已完结

大龄剩女重生

来源:掌中云 作者:墨香 分类:短篇 主角:叶悠刘梅 人气:

《大龄剩女重生》为墨香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三十岁的剩女叶悠一觉醒来回到了十八岁的雨季,也许是老天怜惜他,让她重生回到十八岁的时候拥有了预知未来的优势和第七感,叶悠发誓,重活一世的她不会再像上一世一般,她要改变!在这些能力的帮助下她收获了前世没有的亲情,寻回了被时光遗忘的友情,得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份爱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晚上十一点半的样子,叶悠被手机吵醒,她拿出手机上面闪烁着“爸”这个字。 “喂。” “你妈今天给我打电话了。”叶悠刚接通了电话,那边就传来很愤怒的声音。 “怎么了?她说了些什么吗?”叶悠吓醒了,她妈不会全都说了吧? “你自己问她!” “我知道了,我一会打电话去问,那我挂了。” 叶悠合上电话,愣愣的看着梳妆台镜子里的影像。 真像个木偶。 叶悠从床上起来,赤脚踩在地板上,拿过校服披在肩上开门出去了。 四合院的晚上异样的安静,连轻微的虫鸣都没有,黑暗笼罩着一切,叶悠如同一个幽灵静悄悄的来到了水池边。 水池并不高,叶悠很容易就爬上了水池,她在水池边坐下,白嫩的小脚浸泡在冰冷的池水了惊动了沉睡中的鱼儿。 她抬起头望着漆黑的天空,找不到熟悉的安慰,看不见一丝光芒。 她喜欢月亮,每当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她就抬头看着月亮,只要看着在天空中发光的月亮,她就有了力气,一切都无所谓了。 可是今晚云层遮盖住了月亮,连一点点的光芒都舍不得泄露,叶悠擦去脸颊上的泪水,即使知道月亮只是在云层的背后并没有消失不见,只不过现在她看不见而已,她还是忍不住的悲伤,就像是月亮再也不会出现了一样。 “悠悠。”秦亦舒脱下身上的大衣包裹着叶悠,他早在叶悠出现在院子里的时候就已经擦觉了。 “不好意思,突然睡不着,打扰你了。”叶悠故作没事的打着招呼,眼里的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 “我也没有睡。”秦亦舒在叶悠身边坐下,看着叶悠浸泡在池水里的双脚皱眉。 “悠悠……”他刚开口就被叶悠打断了。 “你说今天为什么没有月亮呢?”叶悠仰着头,她的安慰去哪里了? “月亮?”秦亦舒抬头看了看天空,“新月。” “新月?”叶悠愣愣的重复。 “农历的每月初一,当月亮运行到太阳和地球之间的时候,月亮以它黑暗的一面对着地球,并且与太阳同升同没,我们就无法看到月亮了,这时的月相就称之为新月或者朔月。”秦亦舒详细的为叶悠解惑,即使他知道叶悠并不是真的想知道。 “原来看不见的月亮叫新月,真是古怪的名字,都看不见了不是吗?”叶悠想到了她自己,她算不算是看不到的人呢?因为看不到所以即使知道她明天会上课(叶建军现在并不知道她已经退学了),半夜依旧打来电话质问她。 “是拥抱太阳重新出发的月亮,新月是伊斯兰国家的宗教标志,它代表着新生、幸福和初始光亮。”秦亦舒握住叶悠冻得冰冷的双手。 “新生么?”叶悠眼中闪现光彩如同天外飞来的流星瞬间消失在了她晦涩难懂的眼波里。 秦亦舒记住了那琉璃般的色彩,他想若有一天这样的色彩可以出现在太阳底下该是何等闪耀。 “你看过由Lone Scherfig执导的《成长教育》吗?我很羡慕June,她父母真好。”叶悠仰头,眼睛里的泪水已经干涸。 “悠悠,你忘了,你是我闺女,我是你父亲。”秦亦舒伸出双手抱起叶悠,把她冷得像冰一样的脚放在肚子上。 “你是我父亲,我是你闺女?”叶悠脸上露出笑容,却没有丝毫笑意,她伸手抱住秦亦舒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颈脖间,“我想喝酒。” “好。”秦亦舒没有反对,抱起叶悠朝屋子走去。 到了屋子里秦亦舒拿出日本的清酒给叶悠,叶悠接过酒瓶什么话也不说,一杯一杯的往自己肚子里灌。 在叶悠喝完两瓶清酒准备喝第三瓶的时候,秦亦舒终于忍不住夺下了她手中的酒杯,他几乎没使力就拿过了杯子,突然间他明白了。 叶悠不是想喝酒,她是想让人阻止她喝酒。 “叶悠,真傻,我的闺女真傻。”秦亦舒摸着她的头,抱她在怀中安慰。 “爸,爸,爸……”叶悠捧着秦亦舒的脸,脸上带着少有的认真,如同一个牙牙学语的孩童。 …… 早晨六点,叶悠的生物钟准时把她从睡梦中叫醒,带着宿醉的头痛,这一次可比昨天要痛多了。 叶悠摇摇晃晃地扶着床站起来,昨晚的记忆就像是一群箭头鱼死命往她混沌的大脑里钻,按着额头走到梳妆台前喝下用保温瓶装着的温牛奶。 叶悠并不喜欢喝纯牛奶,但这一次却意外的觉得好喝。 打了个哈欠,昨晚差不多是凌晨一点左右的样子才睡。叶悠双手合十举过头顶,缓缓地踮起脚拉伸睡意盎然的身体。 叶悠也很无奈自己,谁让她是那种一旦醒了就再也睡不着的体质。 走到镜子前,这还是她这几天来第一次认认真真的看着如今的自己。 齐胸的长发有些凌乱,额头上盖着厚重刘海,不过好在脸上皮肤不错,即使宿醉头天也没有什么大问题,身上穿着一件粉红色及膝睡裙,整个人都显得特别可爱。 叶悠臭美的在镜子前转了一个圈,她五官秀气,皮肤白皙,身型修长,只是她以前高中时不会打扮自己,齐胸的长发用橡皮筋生硬地扎了起来,额头上厚厚的刘海几乎把眼睛都遮住了,整天又穿着暗色系,宽大到看不出身型的衣服,硬是把七分的颜色减到了三分。 叶悠看着镜中的自己笑了,这才是她不是吗? 一张干净的脸蛋,没有经过化妆品的污染,真真实实,没有任何掩饰的她。 叶悠在梳张台前翻找,终于在抽屉里找到了一把缠绕着红线的剪子。 “咔嚓,咔嚓。” 叶悠手里拿着剪子粗暴地剪着额头上的刘海,她越剪越快,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如同一朵在黑夜里盛开的曼珠沙华。 叶悠放下剪子用另一手抓了抓刘海,短了很多,眼睛完全露了出来,她抬头看着镜子里,不由得笑出了声,和她想的一样,狗啃的。 她丢下剪子,整个人扑到床上,抱着粉红的被子滚来滚去,笑声不断从她嘴里溢出。 门外站着的秦亦舒和王妈两口子脸上也不由得一笑,相互对望几眼,各自散开了。 七点钟叶悠洗漱完毕,依旧穿着校服来到了客厅。 “早,衣服不喜欢吗?”秦亦舒坐在饭桌上看着叶悠身上的校服疑惑,衣柜里有他从H市带回来的新衣物。 “很喜欢,不过今天早上还是穿校服。”叶悠在秦亦舒身边坐下,她今天要去拿玉羊,若是突然换了一身高档的衣服,恐怕那个大爷会生疑。 “喜欢就好,今天下午我的侄子会过来,他比你大五岁。”秦亦舒笑着介绍,他和侄子的关系很好,一听说他收了个女儿就提前从F市过来了。 叶悠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她承认的只是秦亦舒这个人,他的家人与她的关系不大。 “我一会要出去,中午会回来。” “我要去理发店,和我一起去吧。”秦亦舒看着叶悠那比狗啃了还不如的头发,心中暗笑不已。 “不用了,我回来就好了。”叶悠脸红,秦亦舒的说法很委婉,她知道她这个刘海有多怪异。 “房间里的东西、衣服,谢谢了。” 叶悠的房间还是之前那个房间,不过从床单到家具都换了,完全都是一个女孩子的梦幻小屋,各种时尚的衣服挂满了衣柜,首饰盒装着精致的首饰和发卡,鞋柜里竟然还有好几双高跟鞋。这些都让她感慨秦亦舒的真心相待。 “你是我闺女。”秦亦舒那天半晚就坐飞机去了H市向家中老爷子报备叶悠的情况,后来向家中大嫂请教买了不少现下流行的衣物,还被一旁跟着的侄女笑话了好一会。 “呐!爸。”叶悠笑着,一双眼没有丝毫遮盖的眼睛在晨光中灼灼生辉,折射出五彩斑斓的梦幻。 秦亦舒整个人如同被雷击中,双眼竟然有些泛酸,心中波涛汹涌的情感吞噬着他的脆弱。 已经整整二十五年,自从罗敏离开他的那一刻,他就再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 一旁的王妈更是偷偷抹了一把眼泪,被王叔拉扯着离开了客厅。 “爸,过去的都过去了,昨晚不是新月吗?”叶悠握住秦亦舒的手,比她想象中得还有硬,有着厚厚的茧子。 “对,过去了的都过去了,我现在有闺女了。”秦亦舒回握叶悠,这么多年了,他始终没有等到那个人的回心转意,却意外等来了叶悠。 想想这二十五年来他背井离乡,一个人四处漂泊,与家里甚少联系,不仅承欢膝下,还连累双亲整日为他担忧牵挂,四十几岁的人了却一事无成,整日沉湎于过去。他恨过,怨过,最后在岁月的沉淀下都化为了虚无。他以为他这一辈子或许就这样孤独终老了,不想他遇到了叶悠,一个聪慧、敏感、有灵气的孩子,这个孩子是上天给他的新月,让他看见了色彩,给他注入了生的活力,为他翻开了新的一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