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带着痴儿闹革命

更新时间:2022-05-12 08:00:39

带着痴儿闹革命 已完结

带着痴儿闹革命

来源:落初 作者:陌洛殇颜 分类:都市 主角:陆念凝凝儿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陌洛殇颜的原创小说《带着痴儿闹革命》,主角陆念凝凝儿,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现在这个时代,人死不穿都对不起观众啊!我陆念凝偶然发次善心,救了车轮下的小妹妹,果不其然华丽丽地穿越了!  但是穿就穿吧,作者也不带这么虐我的!为什么睁开眼只见家徒四壁屋顶还漏风?为什么父弱母病一窝弟妹,自己还将嫁给行将就木的糟老头?为什么我都大发善心愿意当个冲喜新娘,老头新婚之夜病逝还托付给我个二十岁的痴儿?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拜托,我才十六岁啊!这个沈家一看就是个龙潭虎穴,看那些兄弟姐妹,大小老婆,都能组好几桌麻将了!我自身还难保呢,怎么照顾个比我还大的痴呆儿子?!  新婚第二天,红袖换白帘,大房咄咄逼人赶我走。走就走,姐姐我还不稀罕呢!可没走两步,硬是被痴儿的无辜眼神给绊住了脚步!  算了,我好人做到底,既然都嫁过来了,就恪守妇道,相夫教子吧。哦,夫没了,子是痴的。谁怕谁,看我这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白骨精”,怎么带着痴儿闹革命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好,现在告诉姐姐家里所有人的情况,还有这是个年代啊?”陆念凝赶紧抓住时机,出声问道。

在幼白说了个大概后,忽然听见爹在院子喊他。幼白赶紧抱起地上的柴火,“大姐,爹叫我了。我先过去。”

“嗯。去吧。记得替大姐保密失忆这件事,谁都不要说哦!”陆念凝最后不忘嘱咐一下。

“大姐放心!我绝对不会说!”幼白咧开笑容,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随后开心地跑出门外。

看着他的身影,陆念凝很久才收回视线,敛起原本会心的笑意。似乎很久没有如此真心地露出过笑颜,久到她的脸部差点都不适应这个定点的笑意。

大脑飞快的整理了下幼白描述的信息。总结一下,情况有些复杂啊!

这个朝代不曾出现在历史上过,叫皇甫王朝,估计当今的皇帝姓皇甫吧。据知这个朝代政治清明,国富民强,百姓安居乐业,可称的上皇甫盛世了。自然,皇帝有多英明与她无关,她只要一个安稳的生活坏境,了此余生就够了。

这个时代的爹叫陆亦云,是个连秀才都没有中过的童生。满腔抱负空为谈,一朝沦为世俗客。不是爹没有才华,而是据说他在院试中的那篇治世之章被当地盐商买通的考官调换成盐商之子的佳作。爹不但没了秀才之名,还被盐商暗中派来的混混狠狠教训了一顿,至今还落下伤残。投诉无门空余恨,为保妻儿怨自咽。现在就在街边摆个书画摊,卖卖自己的字画,帮人家代写书信,勉强糊口。

娘亲苏琦晴原本是个大家闺秀,只是当初不愿服从外公的安排,一心要嫁给没钱没势的爹,被外公扫地出门,断绝了关系。不过她依旧无怨无悔,在家中相夫教子,平时以刺绣为生,补贴些家用。

自己是家中的长女陆念凝,今年十六岁,已过及笄之年。理应找个婆家嫁了,却没想到未来的夫婿竟会是年逾古稀,行将就木的米商大户沈大老爷。而且是去做第五房小妾!虽然这个沈老爷的名声不错,经常乐善好施,从未亏待过佃户细农。可是,这也不能代表他可以毫不讲理地强娶一个可以当他孙女的小孩子为妻,不对,是为妾啊?!想想在陆念凝的前世,十六岁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还是背着书包,啃着棒棒糖上学的无忧年代啊。

次子陆天秦,比陆念凝小一岁。是个十分刻苦用功的孩子。现在在镇上的私塾里念书。马上要参加今年的院试,如果通过的话,家里就会多了个秀才公,那家中的光景一定会改善不少。从幼白的语气里可以听出他对这位哥哥的崇拜,看来,这个陆天秦定是个可塑之才喽。

三子陆幼白,今年十三岁,据陆念凝的观察,个Xing古灵精怪,活泼调皮。年纪虽小,却十分善于观察,聪明灵慧。好好培养一下,将来肯定也是个人才!平时会和爹一块去摆摊,闲暇之余,由爹教他读书写字。

四女陆念秋和**陆念霜是双胞胎姐妹,今年十岁。呆在家中有娘照看。

而家中财产除了这幢两房间一客厅外加自搭小厨房的世纪危房外,就只剩一只隔三差五还能下下蛋的老母鸡。陆念凝除了为这户人家的贫穷哀叹之际,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了。

幼白离开后,陆念凝重新躺回床上,望着漏风的屋顶,思绪渐渐回到了过去:

我,陆念凝,二十五岁。现任一家企划公司的创意部经理。绝对称的上白领精英骨干,简称“白骨精”。现在一人独居。我一直对自己是孤儿的身份不以为意,在任何场合任何人面前从不避讳,很多人都认为那是我博取别人同情的经典戏码。我暗笑,所谓的同情和怜悯,不过是虚伪的人可悲的价值观转移,到底谁同情谁,时间会证明。

是的,我用二十五的时间证明了,一个人过早学会独立的报酬,就是可以坐在经理的位置上,同情那些还在招聘会挣扎的同龄人。

。。。。。。。。。。。。。。。。。。。。。。。。。。。。。。。。。。。。。。。。。。。。。。。。。。。。。。。。。。。。。。。。。。。。。。

和往常一样的一个平凡的日子,闹钟响过很久,陆念凝才恍然睁开眼睛,昨晚做了个亢长累人的梦,竟把自己25年的人生回忆了一遍。副作用直接导致她赖床了。

起床,洗漱,穿好套装,带上早餐急匆匆的出门。工作有个好处,紧凑忙乱的步伐,可以让人置身其中,忘记很多东西。至于那个回忆录似的梦,就抛在脑后吧。

关门之前,陆念凝望了眼简洁的客厅,不知为何,竟有种一别恍然隔世的感觉。

走出公寓,抬眼看了下手表,7:20,比平时晚了二十分钟啊。脚下加快了速度,手上利落地拆开三明治包装。现在有些后悔把买车的钱全捐给孤儿院了,每天要挤公车的却有些浪费时间。

刚走过拐口,陆念凝的脚步就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这是个很寻常的画面,小女孩的妈妈半蹲在孩子面前,帮她整理有些凌乱的衣服。

“宝宝啊,玩了什么?衣服都乱了?”小女孩的妈妈温柔地问道。

“和隔壁的哥哥玩捉迷藏。我躲在草丛后面,哥哥没抓到我!”小女孩拍着小手,一脸骄傲地向妈妈报告。

“宝宝这么厉害啊!来~妈妈亲一个~~~”小女孩的妈妈搂住女儿的小脸袋,很响亮地亲了一口。

“妈妈,我也要亲。”小女孩兴奋地走到妈妈身边,在额头开心地亲了一下。

“呵呵~~~乖,去玩吧。记得不要跑太远哦。”小女孩的妈妈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

小女孩立刻像只欢快的小精灵,朝对面的公园跑去。

母女情深的画面啊,陆念凝很意外今天会驻足观赏。脑海里浮现自己这般大的时候,好不容易学会穿衣服,结果竟是穿反了,而被院子里的小朋友笑话了一天。暗自冷嘲一声,陆念凝摇摇头,继续朝站牌赶去。

快到红绿灯口,陆念凝意外看到那个小女孩,似乎正在和谁追逐嬉戏。也不顾一旁车水马龙的街道,就跑到了马路中央。

就在此时,不远处飙车党开着摩托正朝小女孩急速靠近。小女孩吓的呆在原地不敢动,所有路人的惊呼一场悲剧即将发生。

陆念凝的眼前,忽然一闪而过小女孩妈妈帮她整理衣服时幸福的表情。如果她有个孩子,她也会那般疼爱她,而不是一个转身就把她留在寒冷黑暗的小巷里。

下一秒,陆念凝已经飞扑到了马路中央,一把推开小女孩。“砰~~~”一声巨大的碰撞声,陆念凝感到自己的身体像蝴蝶般轻盈的在半空中飞舞,随即重重的摔在地上,开出一朵朵妖娆鲜红的血花!

“陆念凝是个孤儿!他爸妈都不要她了!”小学同学说。

“念凝,你考的好好哦,明天那门可不可以,小小的帮我一下啊?”初中同桌说。

“切,怎么又是她拿了三好学生啊?每天办公室跑那么勤,难怪老师会选她了!”高中朋友说。

“念凝,今晚我们去唱K,教授的小组论文就拜托你拉!”大学室友说。

“念凝,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小心把资料弄丢了。老板一向器重你,拜托你可不可以替我向老板求求情啊。”公司同事说。

陆念凝的唇角扬着笑意,世界,终于安静了。。。。。。

。。。。。。。。。。。。。。。。。。。。。。。。。。。。。。。。。。。。。。。。。。。。。。。。。。。。。。。。。。。。。。。。。。。

陆念凝还沉浸在前世的记忆里,忽然幼白兴冲冲地跑进来,“大姐,娘叫我喊你吃饭了。”

“哦,好啊。”陆念凝从思绪里醒过来,朝幼白笑笑,摸摸肚子,是有些饿了呢。

幼白拉着大姐,走进客厅。小小的一张桌子已经挤满了人,看到大姐和二哥进来,两个妹妹主动朝里边挤挤,给他们留出些空位。

“爹,娘。”陆念凝打了个招呼,和幼白一起坐下。

“凝儿,身体可好些了?”爹朝陆念凝点点头,关心地问道。

“好多了,爹。”陆念凝顺从地回答。

“那就好,大家吃饭吧。”爹作为一家之主,先拿起筷子夹了口菜,一群小孩才敢动筷子。

陆念凝有些诧异地看着吃的津津有味的弟妹们,再看看饭桌上,一盘野菜,不认识的,一盘素豆腐,稍微好点就是一盘煎蛋。人手一只馒头,而碗里的饭稀的她都能数出里面的米粒。

看陆念凝迟迟不下筷,娘关心地问:“凝儿,怎么不吃?身体还是不舒服吗?”

“娘,没事。可能刚刚复原,没什么胃口。我不是很饿,留给弟妹吃吧。”陆念凝放下筷子,心有不忍。

“大姐,那你的馒头给我吃好不?”幼白呑着口水,漆黑的大眼无比渴望地看着大姐。。。碗边的馒头。

陆念凝心下一酸,十三岁的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每天都吃不饱,难怪那么瘦小。将馒头递给幼白,“拿去吃吧。”

“谢谢大姐!”幼白开心地拿着馒头,小虎牙又亮晃晃地露了出来。

“幼白,把馒头还给大姐!”突然,爹一声力喝。

幼白小脸一垮,依依不舍地把馒头递还给大姐。

“爹,我真不饿。。。。。。”

陆念凝话还没说完,爹就打断了她,“不饿也要吃下去。我们陆家的小孩无论何时何地都要明德知礼。不是自己的,万不可逍想半分。知道吗?”爹说完,严厉地看了眼幼白。

幼白难过地低下头,“爹,幼白知错了。”

虽然觉得爹有些小题大做,不过,估计是当年考卷被掉一事在爹心中留下了阴影,在这方面比较敏感吧。

饭毕后,娘拦住原本想收拾碗筷的陆念凝,“凝儿,你重伤刚愈,好好休息吧。这里有我和你妹妹。”

实在强求不过,陆念凝只好听话地回到屋里。陆家五个小孩都住在一个房间里,只用一块大Ma布粗粗做了间隔。只是陆念凝醒来的时候,麻布是被收拢在一边的,她才没有注意到。

刚进门,就见幼白缩在床的角落里,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陆念凝脱下鞋子,坐到幼白身边,“怎么?被爹责怪了一下,就生气了?”

幼白抬起双眼看了看大姐,又把脸埋进手臂里,“没有。”翁声瓮气地说。

“喏,给你。”陆念凝把藏在兜里的馒头拿出来,递到幼白面前。

幼白再次抬起脸,挣扎了一下,“可是爹说不可以逍想别人的东西。”

“傻瓜,爹说的是别人,我可是你姐姐啊!更何况这是我自愿给你的。没事啦!而且,你不说,我不说,爹就不会知道啊!”说完,陆念凝朝幼白狡黠地眨眨眼睛。

幼白会心一笑,接过馒头,“谢谢姐。”说罢开心地啃起馒头,看这架势,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刚吃完饭的人。

“幼白啊,我们家每天的伙食都这么。。。朴素吗?”陆念凝还是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不是啊,”幼白咽下馒头继续说,“平时没有煎蛋的,是娘亲说想给姐姐大伤初愈,硬是省下来的。老母鸡好久才会生次蛋,爹一般都是做水铺蛋给娘补身子的。”

陆念凝原本稍稍有些雀跃地心立马再次跌入谷底,看来,这个家,真的是名副其实的——特级低保户啊!

落初文学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