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弃妇

更新时间:2022-05-12 08:00:57

弃妇 已完结

弃妇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一澄几许 分类:都市 主角:霍栀;顾峻清 人气:

《弃妇》作者:一澄几许,都市类型小说,主角:霍栀;顾峻清,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她与他结为夫妻,她视作神圣的殿堂,他当做囚禁的牢笼。她的爱浓情绵长,只望能博他回头一笑,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的爱早已情系她人,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却有人为的孽缘,婚姻的背后,阴谋重重,她该如何承受?失去了方知我心,他终于明白爱是是谁,他该如何找回失去的爱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工于心计的女人,防不胜防,有其女必有其母!”钟瑾瑜叉起一块草莓入口,一脸的鄙夷。 “我的母亲是世上最好的母亲,知书达理,温柔慈善,我爱我的母亲,希望妈妈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霍栀很爱妈妈,她不容许别人诋毁她的母亲庄胜蓝。 “怎么跟长辈说话呢!你的母亲就是教育你这样跟婆婆说话吗?”钟瑾瑜一向习惯了霍栀的忍功,以前无论说什么,她都会默不作声的,今天却当做大家的面反驳自己,登时钟瑾瑜像乍了毛的猫,发作了。 “真是,太不像话了,太不像话了”絮絮叨叨地说,矛头重新集中到霍栀身上 那天晚上,顾修远执意要顾峻清和霍栀留在顾家花园洋房里过夜,意外的是,顾峻清并未像以往那样强烈反对,而是满口答应了下来。 床软软的,沙发软软的,坐上去霍栀的头更晕了,浴室里哗啦哗啦的流水声传来,是顾峻清在洗澡。 自从结婚后,他们从未这样单独相处过,今天晚上要和他在一起,睡在一张床上 霍栀的双手不停地揪扯着睡衣带着,缠着手指上,一圈一圈地缠绕,既紧张又不安。 过了一会儿,浴室的门开了,裹着浴巾的顾峻清,头发上还淌着水,哩哩啦啦地走出来,雪白的浴巾衬托他小麦色的肌肤,格外的性感迷人。 水珠像跳动的精灵顺着他的胸肌,一颗一颗跳动到他的胸膛上,再顺着平坦健壮的肌肤滚落到浴巾里,魅惑极了。 这样的画面是霍栀从未见到过的,她的脸一下就红了,紧张地更是说不出话来。 头压的低低地,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地板,瞬间又多出来一双修长的腿,和秀气好看的脚,踩着浅黄色的拖鞋,很好看很好看 直到头顶上方传来一阵粗暴的声音,才打断了她的思路:“别一副没有见过男人的样子,看见你这幅离不了男人的样子,真让我恶心!” 霍栀的心像被鞭子鞭打过似的,疼疼地抽搐着,闭了闭眼,扬扬头,让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倒回去,深深咽一口气,喉头才不那么发紧了,一切都恢复平静后,她抬头看向顾峻清: “我们是夫妻,能不能好好说话?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 “讨厌,你用错了措辞,是恶心,另外让我好好说话?”顾峻清嗤之以鼻,冷哼道:“你也配?” 停顿一秒钟后,连珠炮般地话语蹦跶出来:“别以为有爸爸给你撑腰,你就能为所欲为?嫁给我,就能坐稳顾太太这个位置吗?别忘了你是怎么耍尽手段得到顾太太这个位置的?你跟你那无耻的妈妈,还有资格听我好好说话吗?” “顾峻清,我承认是我爱你,非常非常爱,可是我不是你了解的那样,那次不是你想的那样,请你相信我!试着去了解我,好不好?”霍栀极度认真,态度十分诚恳,眼巴巴地盼望着能跟顾峻清好好谈一谈。 她把压抑在心头很久很久,却一直没有说出的话,终于说出来了,那件事情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她寄希望与时间的流逝,能让顾峻清了解自己,认识自己,甚至喜欢上自己,哪怕是一点点,可是时间确实流逝了,他们之间的误会更深了,他对自己更加厌恶了,自己俨然成为他嘴里的贱女人,欲望女,勾 引男人,坏女人! 顾峻清的眼里,霍栀绝对不是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柔弱,她能把爸爸哄的团团乱转,爸爸那么支持她,足见她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心机婊,他才不要再次上当呢!善于表演的狐媚子,他早晚要戳穿她虚伪的面具。 “霍栀,我不妨告诉你,我有自己喜欢的女人,你今天也见到了,我的南儿,我是要给她名分的,至于你,顾太太,”顾峻清加重了语气,戏谑地说:“赶紧珍惜你顾太太头衔的日子吧,迟早这个称呼会属于我的南儿的!” “南儿,是那么好的女孩,为我受了那么多的委屈,这次我再也不要她受委屈了!”顾峻清点起一支烟,冉冉升起的烟,优雅地吐出一个个美丽的眼圈,氤氲中,想着他的南儿,霍栀觉得他的面色和神情都变的柔和起来了。 “我要跟你离婚,必须离婚,我不会让我的南儿过没有名分的生活!两年前若不是你,我跟南儿早就”顾峻清略带伤感地瞥过霍栀,很快怒火冲上头顶:“都是你,还有你那无耻的母亲,做的好事,可耻,不要脸” 霍栀的手指尖用力地掐着手掌心,试图让自己保持镇定,可是顾峻清的话,还是让她觉得有心脏处有把锋利的刀在剧烈切割她,一条一条地凌迟,疼得她体内的鲜血翻涌,脸色发白发紫。 “可以给我讲讲你和林自南的恋爱吗?”声音哽咽,嘶哑,粗糙的声音,她自己都快要听不到了。 顾峻清优雅地把烟蒂掐灭,定睛凝视面无血色的霍栀,直接忽视她的痛苦与伤心,残忍的弯了下唇,冷漠道,“要你做倾听者,会玷污我跟南儿的爱情,你——不配。” 霍栀嘴巴张的大大的,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喉咙紧的要断了,只是呆呆地看着顾峻清,像个傻子。 顾峻清换了身宝蓝色的家居服,一手拿着烟盒,一只手夹着香烟走出了房门。 听到门被拉上的声音,霍栀无力的倒在床上,泪水从眼角划落,滴滴没入如云的发鬓,掩面无声,哭泣不止。 顾峻清,你为何独独对我如此残忍? 我愿意好聚好散,放你走,你知道吗?爱你就是要看着你笑,看着你幸福,你明白吗? 夜难眠。 霍栀一个人披上风衣,去花园走走,凉凉的风,脑子清醒了不少。 花园的白玉兰树影影绰绰着两个人的影子,影子叠加叠加合为一个整体,霍栀不由停住脚步,羡慕地看着热恋的人儿。 “南儿,你的手还疼不疼?快让我看看!” “有你的关心,我感觉不到疼了!峻清,别离开我好吗?我好害怕,最近老做噩梦,梦到你丢下我,说不要我了我好害怕,峻清。” “傻丫头,我怎么会丢下你不管,以后由我来保护你,任何人都休想再伤害你!” “峻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