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爱情在左,恋人在右

更新时间:2022-06-30 06:00:37

爱情在左,恋人在右 连载中

爱情在左,恋人在右

来源:微小宝 作者:爱瑷一生 分类:都市 主角:叶璇庄园 人气:

主角叫叶璇庄园的小说是《爱情在左,恋人在右》,它的作者是爱瑷一生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八年前, 她是天之娇女,人人呵宠; 他是严肃家教;铁面无私…… 八年后,她是未婚妈妈,四处求职; 他是恐女总裁,位高权重…… 究竟发生了什么? 两人的相遇又能发生什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请节哀!”

姜柔妃的脑海里只剩下这句残酷的话语。推开挡在身前的众人就往病房里面冲去,正好看到护士为母亲盖好身体,准备将白布往头顶拉去。

“不……,我妈妈没死;你们都弄错了。”她慌乱的将床边的两个护士推开,扑上姜夫人的尸体,“妈妈,你快醒醒,咱们回家了,这儿的人都说谎话。”

医生护士看惯了各式伤心的家属,吩咐两个护士强行将姜柔妃架了起来,面无表情地对表现尚属理智的姜俞峰说道:“去看她最后一眼吧,等护士打理好她的遗体就来办公室结账,开死亡证明。”

“医生,你们是不是弄错了?刚才不是说还有希望吗?医院的仪器不是能吊住几天吗?”琳娜任手腕上鲜血流淌,着急的问道。姜俞峰一时沉默不语,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说完这句便转身离去了。琳娜见姜俞峰还愣在病房门口没动,推推他的身体,

“俞峰,去看看她吧。我就不去了,这就去通知芬姨过来劝劝柔妃。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姜俞峰总算从这突然的噩耗中清醒,低声道:“你去联系下我公司的总经理,他应该会安排;琳娜,你……唉,去包扎下手上的伤口吧,委屈你了。”

“不委屈,我这心里不好受,就让我弥补下吧。”不知道是兔死狐悲还是什么,琳娜脸上的悲伤不似做作。

芬姨和家里的下人一起来了好几个,从护士手中接过哭得晕过去的姜柔妃放在病房外的椅子上;黎雅凡的办事效率不错,短短半小时已经安排好了市里最好的殡仪馆带来了冰棺。

接下来的事情简单了许多,殡仪馆会把姜夫人带回去冷冻起来,等着选了日子开追悼会,火化,选墓地埋葬……。一个人的一生便尽归黄土,争争抢抢又怎么样?最后能多点什么吗?很多人就是想不通这一点,总是汲汲营营地想得到更多。

琳娜和黎雅凡在医院走廊眼神交汇,两人的眼神尤其的复杂,转身各自忙碌开了。

芬姨和厨房胡妈一人一边扶着昏厥的姜柔妃还是有些吃力,没知觉的人最是难扶,两个半老女人累得直喘气。琳娜见状几步赶了过去:

“芬姨,我看你是想把小姐的手臂弄脱臼吧?那么大力,让我来。你快去安排车子送小姐回家。”俨然一副女主人发号施令的模样,她一边说着一边温柔的接过姜柔妃半边身子。

突然,她的眼神定在姜柔妃果露出的锁骨下方,脸上神色变化万千;想了想,她忍下了口边的惊呼,默不作声地继续扶着姜柔妃下了医院的楼梯……

——

贺悠哲不知道他在姜柔妃身上留下的印记造成了多大的后果,心思纷乱的他狼狈地回到学校。

“老大!告诉你个绝顶好消息,香港有个网游公司举办游戏大展;我在网上报了名,嘿嘿,你猜怎么着?”

狂喜的司徒吟浩根本没发觉贺悠哲的异样,顾自兴奋地举起手里的文件袋,宣布道:

“Look,邀请函、入场证、来回机票!老大,咱们出头之日到了!”

贺悠哲的注意力被成功地吸引过来了,夺过他手里的信封,一字一句看起了信函内容。如司徒吟浩所说,此次参展的全是各地顶尖的电子高手,兴泉市只有他们俩一份。

这意味着什么?贺悠哲对自己的劳动成果有着绝大的自信,或许此行便可以挖到第一桶创业资金,要知道,他们两人还有很多电子方面畅想需要资金、需要时间来实现。

第一桶资金绝对可以让两人在未来实现愿望,说不定这次参展之后就有本钱和姜董事长面谈的资本了!虽说对姜柔妃那个单纯怯怯的大小姐没什么特殊感情,但祸害了人家,不负责任就妄为男子汉!今天的逃跑他已经开始后悔了!

“我出门打个电话!”贺悠哲顾不上和司徒吟浩多说,转身就往外跑去。

“老大,你去哪?诶,怎么早上不是套了一件白衬衫吗?怎么只剩黑背心了?”司徒吟浩邪恶的抹着自个儿线条优美的下巴低语:“是不是下雨的时候英雄救美了?”

——

晚上,姜柔妃从噩梦中醒来;“妈妈——”

她从床上惊坐而起,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大圆床上;低头检视了番完好的衣物松了一口气。精神有些恍惚,似乎觉得忘记什么事情了?

下床时的晕眩让她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碰在梳妆台一角的锐痛让她回复了神智!

冰冷的双手,白被单下静静的轮廓,医生遗憾的目光,琳娜眼底的高兴,父亲的耳光……;一幕幕全在她眼前闪过。

“不——;”姜柔妃尖叫着赤脚往楼下冲去。

小客厅里正聚集这姜俞峰不少的朋友和公司下属,大家都在商量怎么给姜夫人一个隆重的追悼会。凄厉悲伤的尖叫让众人纷纷起身。

大厅的旋转楼梯上方,姜柔妃飞奔着从楼梯上跑下,险象环生的动作让人为她捏一把冷汗。

“站住,你要发什么疯?不成样子。你看看你姐姐弟弟,谁像你那么无理。”

姜馨柔和姜祖望此刻身着黑色衣裤,臂上包着孝布,一脸悲痛的站在大厅门口,有人前来时姐弟俩就会鞠躬表示感谢。而琳娜不知身在何方倒是没看到影子。

反观姜柔妃,身上还穿着下午去医院时穿的粉色长袖衬衣,白色齐膝长裙,头发散乱,赤着双脚。

“芬姨,快带小姐回房换衣服!”姜俞峰越发觉得姜柔妃任性妄为和另两个儿女简直不能比。

芬姨也被姜柔妃惊呆了,赶紧放下手中的事情向她拉去。可是姜柔妃现在眼里心里全都是满大厅的白色,原本插满玫瑰的大厅现在被黄色的花取代;也不知谁这么神通广大,五月的时节能弄到鲜花。

她不待芬姨靠近,动作奇快的扑向大厅垂下的黑布,上面黄色的“奠”字是她的第一个目标。她一边用尽全力往下拉扯布条,一边哭叫着:

“你们才疯了,这都是乱挂的吗?我们家又没死人,你们这样多晦气!”

她癫狂的模样有些吓人,芬姨抹着眼泪抱住了她的身体:“小姐,夫人去了;你要让夫人九泉之下还为你担心吗?你不要这样。”

其实姜柔妃知道自己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被芬姨紧紧抱在怀中,就犹如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哭叫道:

“芬姨,你告诉我啊!妈妈没有丢下我一个人,妈妈还在……呜呜……”

宾客中有些人心知肚明姜夫人的死因和突然冒出来的林夫人、大小姐、小少爷有关,见姜柔妃此刻伤心的样子也有些不忍,心软的甚至抹起了眼角。

姜柔妃的哭叫慢慢转为哽咽的低泣:“芬姨,我想陪着妈妈。我不想待在冰冷的家里。”

芬姨为难的劝道:“小姐,咱们明天一早去吧。殡仪馆的灵堂明天早上就搭好了。”

姜俞峰见女儿被芬姨制住了,松下一口气,他还真怕她继续胡闹下去。也不看看场合!想到她刚失去相依为命的母亲,心里又是一软。接着想到琳娜回家路上的劝告,暗道是该给女儿道个歉,不是还拉伤她的手臂了吗?

思及此,对身边黎雅凡说道:“我陪妃儿说会儿话,你帮我招待下客人。”

黎雅凡本想说接到贺悠哲的电话,姜俞峰便转身离开了。他只好作罢,谁知道那个神经学弟什么意思?说什么姜柔妃有道难题等他一月后回来好好解答。这种情形,谁还记得什么难题啊?

姜俞峰转身对女儿温言道:

“爸爸陪着你上去换衣服。芬姨你去忙吧。”

伸手挽了女儿手臂往楼上去了。刚上楼梯,姜俞峰便不管女儿难看的脸色,轻声说道:

“我和你林姨原本就是谈婚论嫁的一对,这么多年了,你也应该知道我和你妈妈貌合神离。你妈妈病了这么多年,这一天迟早会到;你也算大人了,不能再任性了。让你妈妈走得不安心。”

“……”姜柔妃拂开他的手,低着头没有言语,披散的长发遮住了所有的思绪。姜俞峰继续温言劝道:

“放心吧,你永远都是爸爸最宝贝的女儿。快高考了,要学着收敛情绪,我对你的期望很高。你姐姐是不行的,弟弟还小,我渐渐老了,需要有帮手了。”

“……”姜柔妃还是没说话,停在了房门口。

在没人发现的间隙,左边主卧室的门静静开了一条小缝。

姜俞峰没等到姜柔妃的一丝回应,有些恼火,觉得自己已经放低姿态说了这么多好话,她应该懂事了吧?甩袖转身往东边主卧室去了。

姜柔妃推门进了房间,脱掉粉色衬衣,只着一件吊带小可爱,木然的找起了黑色衣物。

猛地,门开了,琳娜关切的惊呼声响起:“柔妃,别伤心了!啊——,你那是怎么了?”

随着她的惊叫,等在门外的姜俞峰快速的冲了进来。他本来在琳娜的劝说下准备再安慰女儿几句,好歹要得到她暂时停战的承诺,谁知刚站到门外就听见琳娜的惊叫,以为两人又发生什么抓扯,情急之下当然选择破门而入了。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