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李响的奋斗

更新时间:2022-08-05 08:05:49

李响的奋斗 连载中

李响的奋斗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中跃 分类:都市 主角:王赵虾娣 人气:

完结小说《李响的奋斗》是中跃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赵虾娣,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人是一种往上爬的高级动物。人人希望自己升迁,即便是高层人士,谁能说他就不想继续往上爬呢? 君子爬高,攀登有道,那就是——奋斗。蓝斯登告诉人们:“在你往上爬的时候,一定要保持梯子的整洁,否则你下来的时可能会滑倒”。这句出自美国管理学家蓝斯登名言,被业界称为“蓝斯登原则”。 社会,像一架无形的巨大梯子,每个人都处于梯子的某一级。在攀爬中,急速爬高的人,往往会踏在别人的肩膀上,不顾别人是否被踩痛、踩死。 任何一个人,哪怕爬得再高,最后都是要“下来”的。倘若在爬高中没有“保持梯子的整洁”,下来时就可能滑倒,且爬得越高,可能摔得越惨。 本书通过男女主人公李响、高加佳的一步步向上爬的奋斗史,揭示了做男人(女人)的艰难,对人生,人性,终于有了更深刻的觉悟。他们终于从空中落到了地面,一步步回归到平凡和庸常,也是回归到生活的美好。由此凸现了作品积极的社会意义和极高的审美价值。 小说表面上是写人一步步奋斗“向上爬”过程,骨子里是写人的“异化”过程,即被扭曲、丧失自我的过程。给人们提供了一个观察人性和社会的新颖而独特的角度。凸现了作品深刻的社会意义和极高的认识价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 感觉像坐牢 外面的风很大。外面的风很冷。那一阵阵的风,打着转儿,吹得人睁不开眼睛。外面的地上结了冰,很滑。天空黑沉沉的,看不见一颗星星。我忘了带手电。妈妈老是说我丢三忘四。楼道里更黑。要爬5层呢,我有点害怕。 开门的是姨婆。姨婆的身子瘦瘦的,挡在门口。姨婆在门口盘问了我半天,差点没放我进去。我每次来找丰云玩,姨婆都是这样子,凶巴巴的,审问我半天。丰云听见声音从里面出来了,调皮地躲在姨婆身后,朝我直挤眼睛。后来,丰云一伸手把我拉进了门,笑嘻嘻地冲着我耳朵说:“她有病,别理她。”我真担心姨婆听见。 丰云比我大三岁,上小学三年级,功课就多了。整天有看不完的书,写不完的字。她整天被关在家里做功课,行动还没有我自由。丰云说,大人弄那么多功课给我们做,目的就是不让我们玩,只让他们自己玩,你看他们,看看电视,嗑嗑瓜籽,打打牌,打打麻将,抽抽烟,喝喝酒,也不见他们干什么正经事,只晓得把我们关在房间里,读书,写字。 “看在我的面上,别生气哦,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啊?”丰云不停地安慰我。我说没事的,我不会计较的,不会生气的,大人也是为我们好。 我和丰云还是亲戚呢,我叫她姨姑──这账怎么算,我也搞不清。这里不是丰云的家。这里是她伯父的家。她伯父是个退休的中学校长,很会教育人。他把自己的儿子教育好了,上了大学,成了什么博士,现在又来教育丰云了。丰云的爸爸妈妈离婚了,不教育丰云了。听妈妈说,丰云的爸爸妈妈离婚,是因为丰云的爸爸犯了qiangjian罪,我问妈妈什么叫qiangjian罪,妈妈说就是抢人家东西。后来我又问老师,老师说,好比公鸡要和母鸡交配,母鸡不肯,公鸡把母鸡打伤了,公鸡就犯了qiangjian罪。我说哎呀,我家的大公鸡亮亮也犯qiangjian罪的,有一次我看见它拚命追一只母鸡,把母鸡的头都啄出血来了。我把这事告诉妈妈,妈妈狠狠瞪了我一眼,说,小孩子家,什么不好问,偏问这种没出息的事,丑不丑啊?下次不许说了,特别在丰云面前,更不许说,丑不丑啊?…… 丰云自己的家离我家很远。丰云的伯父家离我家很近。所以现在我离丰云很近。但我很少见到她。她像是被关在牢里。我每次来看她,都像是来探监。有时候,实在想她了,又没人和我说话,我就给丰云打电话。但姨婆十有八九不叫丰云接电话。姨婆总是对我说:“小孩子别调皮,调皮姨婆不喜欢你。”姨婆还说:“丰云是三年级学生了,不像你上幼儿园,她要做很多功课的。”今天姨婆也是,把我堵在门口,审了半天。我说是爸爸叫我来找丰云的,请她明天给老师带个请假条。本来爸爸说,我给你们老师打个电话就行了,还写什么请假条,你才上幼儿园,见什么鬼啊?我说不行,老师说了,请假就要写请假条,这是手续。老师说,从小就要养成遵守纪律的好习惯。这点道理,爸爸怎么不懂呢?亏他还是个大学教师呢,这点小事都不懂。 丰云看了看假条,问:你请假跑到大圩去干什么?我告诉她,明天是我爸的外婆去世30周年,我们去上坟、烧纸。丰云说,那是你的姥姥了,她真会挑日子,怎么正好挑在这一天?明天是圣诞节的平安夜,相当于我们的大年三十呢。停了一会儿,丰云又说:你爸爸是大学老师,也相信烧纸这一套啊?我说是奶奶要我们去烧的,奶奶说,这是风俗,给祖宗上坟烧纸要有男小辈来点火。丰云笑了:你这么小,也相信迷信啊?我说我不相信,可爸爸硬要我去,我有什么办法。丰云说,大人真是吃饱了没事,撑得难受,尽干一些无聊的事情。大人是不是越长越糊涂啊?我说我也不知道,大人想的,和我们小孩子不同吧。丰云说,大人整天不准我们干这个,不准我们干那个,可他们自己都干些什么?有些事情明明是坏事,像抽烟,喝酒,吵架,打麻将,可他们还是天天干,你说这是为什么啊?我说,我们老师说了,抽烟是有害的,酒应该少喝,一顿最好别超过50克。丰云笑了,1两就1两吧,还文绉绉的,50克呢,嘻嘻。丰云笑起来脸上红红的,两个酒窝,真好看。我说就是嘛,就是50克,我们老师说了,要说50克,不能说1两。丰云笑着拍拍我的脑袋:哟,小李响真厉害,真聪明!将来一定是个好学生。你有没有向你爸妈做宣传啊?我说我天天都宣传,可他们不听,我有什么办法。丰云也知道的,我爸爸妈妈都喜欢喝酒,经常喝醉,喝醉了就吵架。特别是妈妈,自从那次被人骗了以后,她喝得更凶了,都送到医院抢救过两次了。丰云说你妈那叫酗酒。她还把“酗”字写出来给我看,解释说就是拚命喝酒的意思。 正说到这儿,姨婆突然将头伸了进来,叫我出去,说丰云正在复习功课,你别影响她。我对姨婆说:“姨婆,我们老师说了,进门之前要先敲门,要尊重别人……”丰云朝我挤了挤眼睛,冲门口大声说:“知道了知道了,小李响说再过一分钟就走。” 姨婆一走,丰云便笑着指指自己的脑袋,小声说:大人这里都有问题,应该把他们送到幼儿园去,从头学起。我们捂着肚子笑了一阵。丰云又说,明天我们班级还要搞庆祝活动呢,你们幼儿园搞不搞?我说要搞的,老师说明天下午要带我们上街宣传清洁卫生、文明礼貌。丰云听了,身体往椅子上一仰,眼睛看着天花板,说那有什么意思,一点都不好玩!明天你到大圩去,正好就别参加了,站在路边上吃灰,有什么意思啊。我说我想参加呢,我要赶回来参加的,我们老师说了,这种活动很重要,每个同学都要积极参加。我说,如果不是要送亮亮,明天我才不想到大圩去呢…… 一说到大公鸡亮亮,我的眼泪就禁不住往下掉。丰云见状吓了一跳,赶紧找纸巾给我擦眼泪,连问我怎么了?你的大公鸡怎么了?……她连问了好几遍,我才不太情愿地说了:今天早上,我听见爸妈吵架了,我听见妈妈说,明天一早大公鸡一叫,她就走了,再也不回这个家了。她肯定是嫌大公鸡太吵了。怎么办呢?我想啊想啊,想了一天,我想把亮亮送给我的同学,我问了好多小朋友,可他们都不要养大公鸡,怎么办呢,只有送到乡下去了,今天放学一回家,我就对妈妈说,明天到大圩,我把亮亮带着,送给舅爷爷去养,妈妈你明天不要走,好吧?妈妈同意了。爸爸也同意了…… “哎姨姑,你说舅爷爷舅奶奶会待亮亮好吗?” 丰云听了,眼圈倏地红了,她扭过脸去,不让我看到。我还看见她用纸巾擦了擦脸。我摇着她的手臂,又问了一遍:“你说呀,姨姑,舅爷爷舅奶奶会待亮亮好吗?”丰云回过头,打起笑脸说:“会的,会的,你的大公鸡那么漂亮,那么可爱,他们一定会对它好的!再说,你舅爷爷家有院子,比你们家楼上地方大多了,大公鸡肯定会喜欢的。”“我们老师也这么说,什么回归大自然……,”“是啊,你看,连你们老师都说了,你该相信了吧?小李响,别难过了,啊,你应该为大公鸡感到高兴啊……你们老师真好,什么话都跟你们说,你有什么话,还可以跟老师说说,你还有爸爸妈妈跟你玩,实在没人玩,你还可以跟大公鸡玩玩,可我呢……”说着说着,丰云的眼圈更红了,而且泪汪汪的。这时候的丰云看上去更好看了…… 这时姨婆再次推开门,把头伸进来,大声地催我走。姨婆真不懂礼貌。我对姨婆说:“姨婆,我们老师说了,进门之前要先敲门,要尊重别人……”丰云却朝我一个劲地挤眼睛,并大声说:“你放心,明天我保证把请假条送给你们老师,小李响再见,祝你和你的大公鸡圣诞快乐!” 丰云对我甜甜地笑着,做了一个“拜拜”的手势。丰云笑起来真好看极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