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古代兽医种田生活

更新时间:2022-08-05 08:31:34

古代兽医种田生活 已完结

古代兽医种田生活

来源:落初 作者:秦少风 分类:都市 主角:小青小红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古代兽医种田生活》是秦少风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青小红,书中主要讲述了:兽医女骨干穿越了  什么?有一堆渣亲戚,慢慢修理!  再占便宜,休想!  看我田园诗酒,带着我的猫和狗,过逍遥日子。  又有状况?王爷虐杀美人,与我何干!  渣亲戚们为我扬名,送我去王府?  我逃逃逃,逃以前坏你名声,为你扬名。  王爷,对不住,知人知面不知心,你的恶名误导我,我本无心啊。  为你清洗?还你名声?给你宅斗宫斗一把抓?  这。。过份了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苗秀凤忘了脸上不舒服,嗤地一声轻笑,再扯扯母亲衣角:“我要她赔头上的大金凤!”总算站起来的二官人,他最为警惕,刚说一句:“看看再说!”

狞笑一下:“不过,今天一定要她拿个说法!”自己的伤,舅老爷的伤,女儿挨打,都要用钱来找补!

没过盏茶时分,小青捧着一个乌木镶宝石的小箱子过来。她急于早回来,不耽误苗亦可办事,可匣子又沉重,跑得一头是汗水。

送到苗亦可面前:“姑娘给!”

苗亦可打开来,顿时引来一片赞叹声!里面首饰不如王侯家,也是这些人眼里稀罕的。举起一枝银钗,苗亦可见到家人中,有人露出眼红和羡慕。

梁山和陈贤,也呆呆看着。见银光微闪,银钗到了自己面前。苗亦可笑容满面:“给,这个折算一下,赏你!”

“啊?”梁山张大嘴,手里被塞了一根银钗。又是一根不同花样的,苗亦可给了陈贤。陈贤如傻子一样,被惊喜弄得直直站着。

点一点厅外家人的人数,苗亦可又取出十几根银钗,白花花放在几上排开,忽然长身而起,头发随着起身摆动着,手指着抱着肚子的舅老爷、趴在桌子上,二娘子要想办法给他挑瓷片的二官人等人,嘶声咆哮:“把他们给我赶走!有出力的,和他们一样赏一根!”

“好!”欢声雷动中,一下子出来好几个。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古如此。

当人下人,不就是为了一点糊口的钱。

苗亦可又加上一句,她眼睛发亮,手里摇着首饰:“以后再有不平事,维持正义的,我重赏!”人人看得出来苗大姑娘今天发狠,她说得概然正气:“与其被渣亲戚们骗走,不如你们用心当差,一心一意维护我,我赏给你们!”

舅老爷眼前一黑,姑太太咬住下唇,二官人知道遇到了对手,他们仓皇往外面逃,心里都有一个想法。

怎么变得精明又厉害了?

这种想法也存在管家老爹、Nai娘心里,但他们不是担心,而是欣喜。管家老爷哆嗦着嘴唇,满是皱纹的面上抖动着:“姑娘,你好了?”

以前那个以亲戚为重,以二官人为重,后来发现亲戚们不良,被他们一气就要晕过去的大姑娘,是今天这个人?

她并没有满脸精明,却是目光中蓄有光泽,一看就是个有主见的人。而且,不张扬不浮躁不怯懦。

面虽然还是黄瘦了些,隐然一层温润如玉的光泽却出来,判若两人。

苗亦可坐得稳稳的,没有为他们的眼光动摇一分,心虚一分。笑盈盈迎上Nai娘和管家老爹的眼光,慰劳地道:“你们辛苦了!”

只是一句普通的话,Nai娘和管家老爹喜极而泣。Nai娘是个中年妇人,约四十多岁,用帕子擦眼泪,走过来拉往苗亦可的手,更是喜欢的对管家老爹道:“真的好了,我就说大官人坟前烧高香有用,老爹你来摸摸看,姑娘的手热乎乎。”

小青抿着嘴儿笑:“Nai妈您高兴糊涂了,姑娘是什么人,老爹哪里能来摸摸。”她一高兴,也没多想,小红听着总不对,忍不住也来了一句:“姐姐也喜欢糊涂了不是,这话哪里还能再说一回。”

苗亦可想把手伸出去给每个人摸一回,权当握个手,小红的话提醒了她,把手还是老实放着的好。

管家老爹并没有眼花流,只是眼角润湿,再就呵呵笑:“看姑娘的气色就知道,这面容儿,是个好人气色。”

他虽然是个下人,却用慈爱的眼光看过来,又皱眉:“还黄瘦些,我去厨房上告诉他们,晚上弄些好吃的补补。”

小青忙道:“你老人家刚才撞了舅老爷一回,不要闪到腰,再歇着吧,我去吧。”这么一说,大家都想起来舅老爷疼得地上打滚的样子,苗亦可起身轻施一礼,管家老爹哎哟连声:“姑娘您这是折杀我,快使不得,”

“老爹,多谢你一直护着我。”苗亦可代原身感激一下,也是应该尽到的道理。又转向Nai娘,Nai娘早知道她的意思,先伏身跪了下来,手扶着苗亦可的裙边哭起来:“我就知道姑娘必有这一天,我天天的高香烧到今天,可算是菩萨保佑我呢。”

苗亦可又感动了一下,怕她又不自在,就不行礼,只用双手扶起她,与她对上眼睛,心中忽然温暖,想到自己的家人,苗亦可来了一个拥抱,双手搂住Nai娘的颈子,面庞放在她肩头上,轻声对着她的耳边道:“以后我疼你。”

“我的姑娘……”Nai娘下面的话再也说不下去,她自幼抱着苗亦可长大,小的时候她常把脑袋放在自己肩头,和今天一样,再对着自己的耳朵说悄悄话。多少年了,又来上一回,Nai娘彻底不行,痛哭起来:“大官人大娘子地下有知,是我简氏对得起了。”

苗亦可被她哭得心酸,想到自己异世而来,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却有这几个人陪伴。接着想下去,就又想到二官人等人。

她收回身子擦干泪水,畅快地一笑:“我好了,大家开心开心吧。”再看小青和小红,又泪水奔涌,是两个泪腺发达的人。

赶快劝止她们:“小红,家里有药酒没有,取些给老爹回去揉揉腰,要是没有,去帐房上取钱请医生,再告诉他们,是姑娘我要的,再不给我就打过去!”

小红解气的答应一声:“是!”

再喊小青:“打水来,给Nai娘洗个脸,我也洗一下。”

厅上的人都笑了,互相看着:“可不是,今天应该喜欢,不应该伤心。”

小红下得厅来,直接奔账房而去。去了以后,见平时谈天说地不干活的人都不在,这一处悄悄无声。

门上并没有锁,小红上了台阶,径直伸手来推门。门才“依呀”一声,里面有人骂出来:“什么东西,就进来了!”

带着悦耳的嗓音用来骂人,一听小红就知道是金胜账房的独养女儿,和二官人有勾搭的金小娇。

大姑娘今天显威风,小红多年怨气也气势不小,双手用力把门一推,大声回骂:“你是什么东西!我奉姑娘命过来取钱,姑娘说,再不给,姑娘亲自打上来!”

房中条几书案,还有一个竹子躺椅。金小娇睡在椅子上,穿一件海棠红色的衣裳,西子捧心一样的颦着眉头,她忽然觉得胆怯!

怒气满面的这个丫头,是小红?以前那个忍气香声,为了要一点儿银钱东西给大姑娘补身子,她会苦苦求上半天。

小红横眉怒目,一只脚踩在门槛上,带着还不想进来的架势,冷冷道:“快取十两银子!”被打个措手不及的金小娇乖乖取出来给了她,小红哼了一声接过,目光冷厉在房中一扫,皱眉问:“金账房倒不在,你这当丫头的当了家。”

等到金小娇明白过来这话气人时,只见一个背影匆匆而去,小红竟然扬长而去。

气得颤抖的金小娇追出廊下,手指着骂:“要东西就要东西,我是你骂,呸,也不照照镜子!”一个家人来要东西,把刚才小红离去,金小娇看在眼里,他是素来跟着二官人走的人,见金小娇气得狠,忙过来压着声音劝她:“依我说,小声些,二官人、舅老爷、姑太太一总没有讨得到,咱们何苦来着惹这个气。”

傍上二官人,自以为可以当管家姨太太的金小娇气头上不听这些话,对着他就是一口:“呸,我倒怕惹气!”

刚才是猝不及防,没有想到忽然小红进来就厉害,一时没有防备。此时回想起来,金小娇越想越气。

家人自认倒霉,在心里骂,你们斗吧,正好大家看个笑话。看出来谁占上风,以后跟谁也不会弄错。

小红取了钱,出二门找发一个老实平时听话的人去请医生,细心地交待她:“姑娘也要再看看,老爹也要再看看,去吧,别怕花钱,请个好医生。”

看着这个人走了,再往厨房来。

二官人平时掌握的,就是一个账房,再就是田地上收租子的人。厨房上的人也有向着二官人的,但今天的事情早就耳闻,见小红来,三三两两碰头说闲话的人散开,厨房上管事陪个笑脸:“小红姑娘来,是要什么?”

“晚饭,炖个补身子的汤,再来几盘子姑娘素日爱用的菜,米好一些,不要那难下咽的米。”小红板着脸一一吩咐下来,见他们答应得没有迟疑,心中喜欢又慢慢浸润起来。

回来复命,见老爹在外面站着,小红先对老爹笑逐颜开:“今天他们倒都本分。”老爹抚着胡须一晒,又用手扶腰,上了年纪,用足了力,现在是有些不好上来。

对小红指指房里,让她自己进去。

苗亦可在房里洗脸,老爹不方便里面站着才出去。Nai娘和小青一左一右侍候着她,让来自现代的苗姑娘充分享受一回。

洗完了,正对镜台搽脂粉。这个难不倒苗亦可,哪一个女孩子不会化妆呢?见小红进来,苗亦可含笑:“你都办完了?”

看她的神色Chun风得意,就知道今天这事办得都顺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