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婚有千千劫

更新时间:2022-10-02 04:28:36

婚有千千劫 已完结

婚有千千劫

来源:掌文 作者:北鱼 分类:都市 主角: 人气:

新书《婚有千千劫》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北鱼,主角,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噩梦刚开始…… 所谓爱情,最好不过: 你在我手,归我所有,我在你手,倾我所有。 你住我心,我最舒心,我住你心,我才安心。 北叔完结老书: 1.《晚安,神君大人》:http://www.heiyan.com/book/48451 2.《夜玫瑰》:http://www.heiyan.com/book/53433 北叔出品,你懂得,猛戳右上角的小星星,点亮它,带你风花雪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我按下录音键和免提键,对准了张正宇。

我冷笑着看他,背靠着门,握着门把手,威胁道,"张正宇,你很清楚这是谁的电话,你若是再敢动我一下,不仅仅陈如萱会伤心,这段录音也会成为呈堂供词!咱们离婚!"

闻言,张正宇一下子就顿住了动作。

与其同时,那边陈如萱也传来了声音。

陈如萱叫了张正宇几声,问他发生什么事了,问他今晚还回不回他那里了。

末了,她还特别嗲的说她想张正宇了。

我听着陈如萱这段话,心里一动,正想着一会儿把这段录音保存好作为证据用,就见张正宇猛地跑过来企图夺过我的手机。

他一边提醒陈如萱我的电话录音了,一边用力的就跟我撕扯起来。

我心中着急,一边夺着手机,一边就打开门准备往外跑。

我不能让张正宇凌辱了我,从他出轨的那一刻起,我们之间的夫妻情分就断了,我现在对他只有恶心,一点点挽回的心思都没有。

张正宇见我拉开门,正想抬手打我,在看向门外的那一刻,整个人突然就僵硬住了动作,结巴道,"妈……爸……你们?"

"你这个不孝子,你这个混球!"吴建春突然就大声嚎哭起来,与其同时,她的拳头也朝着张正宇的身上砸去。

张贤德也气的不清,用力就将张正宇扯着我手机的手拉开,抬手就扇了张正宇一个耳光。

张正宇被张贤德打的瞬间变了脸色,他特别愤恨的看了我一眼,用力的就将捶打他的吴建春推到了一边,吼道,"爸妈,我他妈才是你们的亲生儿子!"

"啊!"吴建春身体虚弱,被张正宇这么一推,整个人一下子就朝着后方倒了下去。

我看着吴建春身后不远处的矮脚桌,心里一凛,想都没想,赶紧就朝着她的身后倒了下去。

我本以为自己的反应已经很快了,可是等我冲过去的时候张母的头还是撞在了桌子上。

嘭的一声,瞬间使得整个房间都安静下来。

我躺在吴建春的身下,护着她的身体,看着她撞在桌脚上的后脑勺,再看渐渐顺着桌沿滴落在地上的鲜血,整个人都慌了,"妈!"

将吴建春送到医院,我看着自己身上的鲜血,一颗心慌得厉害。

张贤德坐在长凳上,双眸通红的盯视着手术室外亮着的灯,一声声的叹气。

张正宇有些颓败的抱着头蹲在地上,一下一下的拿着头撞墙。

我嘴唇抖着,连眼泪都忘了流。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张正宇出轨的事情是以这样的方式告知张父张母的。

我本来想着我先将工作稳定下来,将陈如萱和张正宇出轨的证据都拿到手,让张正宇看清楚陈如萱以后再跟张父张母好好的谈谈这件事情,我的计划计划的那么好,可是却赶不上这突如其来的变化。

手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道过了几个小时,手术室的灯才终于灭掉。

医生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我们三个一下子就冲了上去。

医生看了我们一眼,将目光锁定在了我的身上,有些遗憾道,"病人身体太过虚弱,患有旧疾这次又轻微脑出血,现在虽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但……"

医生顿了顿,继续道,"能不能醒过来就要看这几天的观察了。"

医生的话令张贤德整个人晃了晃,我刚刚扶住他,张正宇的巴掌就抽到了我的脸上。

我被他打的莫名其妙,怒从心生,我侧眸正准备问他发什么神经,就看到他红着眼睛,抬手指着我的鼻子骂道,"凌薇,你究竟安得什么心!我们张家好心好意将你养的这么大,你故意把我妈弄成这个样子是什么意思?"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心里一寒。

"若不是你在我妈跌倒以后撞了我妈一下,她怎么会正好撞在桌子上!"

张正宇红着眼睛,扯着我的领口,大庭广众之下,高声道,"你他妈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故意的?啊?"

"我不就是拿着我妈当借口,不跟你离婚吗?你为了跟我离婚,竟然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凌薇,你果然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居心叵测的贱人!"

说完,张正宇直接将我推开,扶住了张贤德,哭着跟张贤德道,"爸,这样的女人我们不能让她这么轻易的离开咱们张家,她得还债!"

我听到他的话,膛目结舌的看着他和张贤德,却是见他们父子俩陪着吴建春进了病房,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我跟着进去,看着张正宇给张贤德倒水,两人陪在病床前的和谐样子,心里一瞬间就堵得慌。

明明是张正宇将吴建春推倒的,为什么到头来成了我的错?

我是想保护她的,不是吗?

为什么连平日里很疼爱我的张贤德也这副态度对我?

我握紧拳头,眼眶酸涩的厉害。

果然血浓于水,亲生的和领养的就是不一样。

我转身,正准备离开,迎面却是碰到了进来递缴费单的护士。

护士正准备将缴费单递给张正宇,却是见他指了指我,冷声道,"给她,让她付钱!谁干的好事谁承担责任!"

说完,他狠狠的看了看我,讥讽道,"你的情人不是多金又活好吗?找他再睡一晚去换点钱啊!"

我看着周围的医护人员看着我的那种或奚落或鄙夷的表情,再看张贤德背对着我,一动不动的动作,嘴角忍不住扬起一个自嘲的笑容来。

果然,在张家,最有话语权的张母倒了,一切都变了。

我心脏狠抽,丝丝痛意在接过那张缴费单的时候简直难受到无法呼吸。

我不怪张贤德,他一辈子都是一个老实的老好人,没什么主见,张家大事小事都听吴建春的,除了这种大事一时六神无主也情有可原。

但是我绝不会再对张正宇这种人渣有一丁点的同情心!

将自己的母亲推倒受伤到头来却不敢承认,不敢承担责任,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我一个女人的身上,这样窝囊卑鄙的男人,不要也罢!

吴建春住院的费用加上手术费以及预存的医药费等一系列费用下来需要五万,我前几天把给张正宇买的手表退了,再加上我的一些私房钱,也就三万块钱不到。

大半夜的,我拿着手机,半天都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借点钱。

我坐在医院的大厅里,对着亮着的手机屏幕,终是给沈瑶打了个电话。

沈瑶听说了我的事儿以后就要赶过来,她给我转了一万块钱,她说她的钱都被股市套牢了,暂时只有这么多,说她再想办法帮我问别人借点。

我拒绝了她的好意,让她好好休息,说我已经借到了。

看着手头的四万块钱,我第一次那么深刻的明白了在医院里,生命和钱是成正比存在的道理。

我看着手机里苏年华帮我存的他的手机号,手指头在上面滑动了几下,终是没有按下去。

随意的滑动了一下空荡荡的电话簿,却是在拉到最低端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名字。

陆擎苍。

我看着那个名字,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我手里的手机明明是一只新手机,可是为什么手机卡却是我原来的号码呢?

而且,这个多出来的手机号,是陆擎苍存进去的?

心中疑惑,却是想到陆擎苍的身份地位,又觉得给我补办一张手机卡不是那么难的事情。

想了想,我将缴费单从口袋里掏出来,正想仔细的看看上面的金额想想办法,却是带出了上午陆擎苍递给我的那张纸条。

我将那张纸条从地上捡起来,打开,看着上面的那个令我恐惧的地方,想了想,给陆擎苍拨过去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就在我以为无人接听的时候,那边缓缓的传来了一道慵懒却冷绝的磁性嗓音,"什么事?"

"陆总,我是上午跟您见过面的凌薇。"我小心翼翼的说道。

"说重点。"陆擎苍有些不耐烦,声音凉薄的可怕。

我一惊,赶紧加快语速说道,"陆总,今晚的见面能不能换成其他的报酬?"

我现在已经顾不上张正宇的生意问题了,钱是我的当务之急。

这五万块只是第一次缴费,若是张母醒不过来,那么这五万块就只是开始。

我见对面突然沉默不说话,生怕他挂了我的电话,赶紧说道,"我妈住院了,需要钱,我能不能问您借点钱?见面的事情就……"

"可以,但是有利息。"陆擎苍沉默了一瞬,声音突然有些愉悦的说道。

我一听可行,心里登时松了一口气,"好,利息没问题。"

"您现在能给我打过来吗?微信转账也行,我加您微信,您……"

我正着急的说着,就听对面咻然打断我的声音,慵懒而又不容置疑的说道,"你亲自过来取,现金或是转账,我们见面谈。"

"好,您在哪里?我现在就过去!"我咬了咬牙,握紧拳头说道。

"还是那个地址。"说完,他直接挂了电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