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刁蛮女领导

更新时间:2021-11-25 10:52:43

刁蛮女领导 已完结

刁蛮女领导

来源:掌中云 作者:梅三弄 分类:都市 主角:张易阳郭婷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梅三弄原创的都市小说《刁蛮女领导》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张易阳郭婷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小职员张易阳意外地得到了智慧超群、只手遮天的极品女上司冷罗刹的赏识,昔日比泥更贱的小屌丝,竟然一步步走上了神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其实冷罗刹并非张易阳想象的绝情绝义,虽然说话语气做事风格很容易让人误解,令人觉得她冰冷如尸体,但她内心亦有温热一面,只是较少表露出来。 张易阳驱车赶到邂逅何巧儿的地方,何巧儿已经急得满头大汗,但又不好埋怨张易阳,这女孩子怪倒霉的,昨天导师进院,今儿方玲病倒,真够她受的…… 车子上路,直奔何巧儿家住的小镇上唯一一家医院。刚到,何巧儿就迫不及待下车冲进医院,张易阳停好车追进去…… 在一个病房里,张易阳见到了何巧儿的母亲,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旁边还有个男人,何巧儿则在另一边牵着她母亲一只手,眼里泪水打转,楚楚可怜。 “这位是?”那个男人首先发现了张易阳。 何巧儿慌忙介绍道:“哦,我……同学,张易阳,载我回来的。” 那男人站了起来,把凳子让给张易阳,张易阳把凳子推回去,“叔叔你坐吧,我站着就可以。” “小伙子蛮帅嘛,多大年纪啊?”何母忽然问。 “阿姨过奖了,看你脸色不错,应该没啥事了吧?” “没事没事,好着呢!过来过来,跟阿姨说说话。”何母向张易阳招手,令张易阳费解的是,何巧儿却哇一声哭了出来,掩脸冲出门外,何母无奈的看着张易阳道,“这孩子真是,都那么大了还爱哭鼻子,你别见笑。” 何母眼神示意,那男人立即会意跑出去追何巧儿,病房里只剩张易阳与何母。 “那是巧儿他叔。”张易阳应了声,何母继续道,“你觉得我们家巧儿好不好?” 何母问这种问题?张易阳觉得疑惑,回答有点吞吐:“啊……?蛮好……” “阿姨就这么一个女儿,阿姨走后都不知道她一个人怎么过,哎……”何母悲伤暗藏,说着说着就流下了眼泪。 “阿姨你别这样,你这不挺好吗?况且巧儿这么聪明一个姑娘她会照顾好自己的,她在外面精灵着呢,别人基本上欺负不到她。” “呵呵,哄阿姨的吧?”何母眼中闪过一丝担忧,“我这个女儿自小就心地善良,与世无争,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运。所以,小阳你要答应阿姨,在外面多照顾巧儿,算阿姨求你了……” “阿姨你言重了,即便你不说我也会照顾巧儿,放心。” “巧儿说是你载她回来,你有车?” “不是我的,是朋友的。” 何母哦了声,目光在张易阳身上打转,“小阳……有女朋友没有?看你是个好人,要不考虑一下巧儿。” 何母够直接的,第一次见面就判定张易阳不是坏人,如果张易阳深藏不露呢?况且不是坏人也未见得是好人,一但投资错误不就害了自己闺女一辈子?不过,她每办法,反正一个母亲,无论做什么,都是因为爱护自己的女儿。 张易阳冒冷汗:“这个……那个……其实……” “一时间你或许很难理解,但我相信不用多久你就理解了。”何母叹了口气。 在病房外面,张易阳没看见何巧儿,倒是看见何巧儿的叔叔靠在门边抽闷烟,他递给张易阳一根,帮张易阳点上,然后神情复杂的拍了拍张易阳肩膀,指了指医院外面,林海立刻走出去,在外面找到了何巧儿。 “我妈跟你说什么了?特烦是不是?对不起,麻烦你了!”何巧儿问。 “没事,朋友嘛,除非你不当我朋友。” “你当然是我朋友。”何巧儿挤出一个笑容,“我回去看看我妈……” 何巧儿进了病房看她妈,张易阳坐在病房外面的椅子里抽烟,何巧儿的叔叔也一样,两个人一口接一口抽烟。 夜晚的走廊特别安静,抽着烟,张易阳犯困了,靠在木椅里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睡了一阵吧,被一阵哭泣声吵醒,哭泣声来自何母的病房,张易阳立刻推开门走进去,看到医生为何母盖白布,何巧儿扑倒在病床上哭的呼天抢地。 张易阳终于知道何母为什么对自己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了,更知道何巧儿为什么哭着跑出去,原来何母回光返照,知道自己时间无多,何巧儿也知道…… 张易阳站在病床前,劝也不是,不劝更不是,最后自己眼眶也逐渐湿润了,心里难受,替可怜的何巧儿难受。何巧儿五岁时父亲撒手人寰,现在母亲也提早离开实在比他凄惨多了,虽然他家同样困难,至少双亲健在。看来这世上的幸福不是拥有多少物质,而是拥有多少亲人、健康,家永远都是赖以生存的条件,缺少亲人的眷顾与支持能走多远?走再远又有何意义? 星期二早上,张易阳与何巧儿带着悲伤的心情从小镇回到了城市。 何巧儿从今往后她就得孤影上路,张易阳很希望给她提供一些帮助,却不知如何提供。看何巧儿下车时那副故作轻松的神情,张易阳就悲从中来、想哭。而且,何母死前那番话久久在脑海里盘旋,那是一个母亲对女儿最大的爱,希望女儿幸福。可是,这种幸福张易阳觉得自己给不起,当然他不可能逃避照顾何巧儿的责任,如果逃避,准是个衣冠禽兽,答应了别人就得做,这是他的原则。 张易阳没有去上班,只是给冷罗刹发去一条信息。冷罗刹知道情况,这两天张易阳再忙都会抽空给她发短信,所以她并没有为难张易阳。事实上冷罗刹自己就一大堆麻烦要处理,她才没空理会张易阳上不上班。 当然,冷罗刹这人很有人情味,至少还算比较真,心里不满就骂出来、不喜欢就让你滚蛋,连威胁的时候都明着告诉。不像那些自誉谦谦君子,表面敬重你是条汉子,暗里诅咒你是个孙子,三天两天给你下刀子,暗箭伤人、卑鄙无耻。 打开家门,看到一个光溜溜的人影在晃悠,张易阳吓了一跳,几乎一个撩阴腿踢过去。看清楚是自己的好哥们苏然后,张易阳立刻骂了起来:“操,你神经病啊?” “你平常不这样?”苏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头发湿漉漉的,他正在用毛巾试擦,“哥们,这几天到什么地方风流快活了?” “我那是在屋里没人的情况下。去什么地方跟你有关?” “哦,我从没把你当人。”苏然奸笑,“别以为瞪眼睛就怕你,这房子我有凑租金的好不好?”其实还是他给大份的,他老爸超级有钱,只是这些事情他并没有告诉张易阳,但有一点十分肯定,他当张易阳亲兄弟一样。 张易阳懒得费劲跟他掰扯,打算回自己的房间,走了一半忽然听见厕所内传来水声,他说:“你这禽兽又洗完澡不关水龙头?” 苏然偷笑:“嘿,那你帮忙关一下哈。” “凭什么我得帮你?” “从直观角度看,你的距离比我近;从经济学角度看,由你去干比较节省资源。” 张易阳无语,只能去,然而刚踏进厕所半步,一个尖锐刺耳的女声立刻响了起来,张易阳飞快捂住眼睛冲出来,直接跳上沙发掐苏然的脖子:“你个二百五,妈的,我掐死你……” “咳咳……,你偷看老子的女人老子没跟你计较,你这混蛋恶人先告状。” 张易阳一愣,好象对哦,太尴尬了,还是回房间吧! 躺在床上,张易阳还能听见外面说话的声音,这破房子隔音效果实在不敢恭维,张易阳为此已经郁闷了许多次…… “刚刚那个流氓是谁啊?”一个悦耳的女声说。 苏然说:“我二奶。” 女的撒娇:“你找一男的当二奶,我算什么哇?” “你是我的原配夫人啊,地位高度了!”苏然干笑,“走喽,咱们继续回屋斗地主。” “还斗?”女的不太愿意,“都四遍了……” “遍遍新鲜嘛,我想到一招新鲜的,保证你这小骚货会呱呱叫。” “你才小……死淫精。” “走啦啦!” “不好,隔壁有人。” “什么隔壁有人,我还上面有人呢。别管他,你就当他是头猪,不对,他本来就是头猪,牲口。” 实在不堪入耳,张易阳听不下去了,连忙拿枕头捂住自己双耳。 一觉醒来房间内已是一片昏暗,看看时间,晚上九点。张易阳从床上爬起来,贴着耳朵倾听了一会,确定外面完全没动静了才走出去。那对奸夫淫妇确实已经离开,留下一片狼籍的客厅、房间,臭袜子乱飞,阳台外面挂着女性的贴身衣物,号码还挺大。 打开电视,随便泡了袋面,张易阳一边吃一边看,隐约的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跑进房间在枕头底下找到,来电的是冷罗刹,他立刻按下接听键…… “你死了现在才接?”冷罗刹巨大的、愤怒的声音几乎把张易阳的耳膜神经系统破坏掉,她愤怒了…… “没、没听见……” “到茉莉商城来,立即。”电话劈啪挂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