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位面神变

更新时间:2022-08-04 11:10:22

位面神变 已完结

位面神变

来源:落初 作者:古武 分类:科幻 主角:凌风蓝翎 人气:

《位面神变》是古武写的一本科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位面神变》精彩章节节选:神创,以科幻的角度颠覆神力的存在。  神创,十元心法境界,也是多维宇宙的终极科幻理念。  神创,单维世界,多维世界之神,引爆科幻创神的奇迹。  神创,仙神和科技之神完美的融和在一个时代,从古武文明,追朔到几个循环宇宙文明。  宇宙湮灭,宇宙重生,文明竟然可以穿越终极,一切一切,都在神创世界,不朽的科幻神力。  马上开启新的神创篇章,喜欢的读友继续追票票,你的支持是我码字最大动力!!  书友群1:(53069936)书友群2:(298756869)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浓密的绿树丛中,有一幢秦风庄园,张扬的房檐有种俾眸众生君临天下的气势。凌风穿着宽袍大袖的五色罗裙,沿着一条清幽僻静的小道走出。

花团苗圃中,摆放着一张条几,还有一张散射出彩虹光芒的毯子。桌上有酒有菜,还有一盘远古的cd唱片。

看到这一切,凌风还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和地球上的亲戚朋友一起簇拥在火炉旁,喝啤酒,吃烤肉,在野外郊游,玩乐。那感觉十分真实,直很久他也不愿意醒来。

他扶膝在彩虹毯子上坐下,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蔬菜,舔进嘴里,没嚼几下又吐出来。他又打开一瓶‘五粮液’,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口。

咦。这菜怎么是干柴般难以下咽,这酒干喝不醉,喝下去的都是苦水。凌风又仔细观察了这些酒菜,才发现这其实都不是自然生长出来的,是合成食品。还有四周的树木,花草,哪一样都是仿真的模仿品。

凌风瞬间梦醒,这个现实比之梦碎还要令人痛苦:“千年后人类竟然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内,他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让人有自己的星球,自己的真实家园”。

凌风顿感心中郁气勃发,手中麒麟王一引,在草地上修炼起奔雷刀法来。奔雷刀讲求力猛,劲爆,每一招都必须灌注于全身的能量蓄势而发。这种刀法不出手边罢,一出手就石破天惊。

呼呼风声,凌风舞刀气势十足,却似乎缺少了威力。甚至还不如以前随意劈砍来得霸气,越使越不顺手,最后他竟然连麒麟王的能量光焰也透不出来,这还怎么伤人对敌呢。

“呵呵,小兄弟,偷偷练甲等功,怎能不叫上我老人家呢”。

“爷爷”凌风收起刀式,抱拳冲着昨日的老者,行了一礼。

老者名字叫星河慕白,是星河玉儿的爷爷。也是星河系赫赫传奇人物,只是一生醉心于武功,从不关心派系内的事务,才成为一名隐侠,不然,以他的气功修为堪称族主之下第二人。

“小兄弟,刀式不是这么用得”。

“你的奔雷招数太拘泥于形式,新位面武术讲求意道,而非形道”。

“何为意道?又何为形道”。

“这个嘛,要靠个人悟Xing,总之你只要记着忘记招式,将所有的能量灌注于刀中,就成了”。

“来来,让我演一招给你瞧瞧”。

星河慕白急不可耐的从凌风手中抢过麒麟王,双手一和,身子平退数丈,爆喝一声“小心”只见,刀芒暴涨,一刀红光,彭的一声,远处一座小山峰竟然被它斩落一个山角。

“好刀,好刀,有了这把刀,再配上奔雷刀法,还有谁是你小子的对手”星河慕白清风掠影,又自远方飘回来,嘴中一直夸赞着麒麟王。

“爷爷,刚才你那一招不是奔雷刀法吧”。

“榆木脑袋,所有的刀法都一样,你也来试试”星河慕白刀锋敲了他一记,用手指着另外一座小山峰道。

“好”凌风嘴上遂应声,可是接过麒麟王后就慌了。怎么可能呢??他现在倾尽全身能量也无法将麒麟王的刀焰逼出一尺,更不用说隔空斩掉一座小山峰了。

不管了,凌风咬了咬牙,挥手就是一刀,气势顺手而出,光焰一伸一缩。犹如刮过一阵疾风,噗,麒麟王脱手掷出,彭直插地下数尺。

“小兄弟,你怎么还拘泥于招式中呢”星河慕白双手一撮,蓝盈盈的光芒将麒麟王又摄入凌风手中。

“刀的形道是最低级的人的武术,而意道才是能变者刀法的灵魂,记着要忘记招式”。

“忘记招式”凌风握着刀柄,刚要拔刀,但是脑海中却又跃出书石内霸气将军的刀式,始终无法做到忘式。

“小兄弟,你没有奔雷刀法前,是如何使刀呢”看着踌躇蹒跚的凌风,星河慕白又叹了一口气。

“难道*意道,就是心力”星河慕白这一句提醒,让凌风似乎找到一丝感觉。他平常使用麒麟王就是先用光能量将其纯能化,然后在用心力掌控着能变光束进行劈斩绝杀。

“孺子可教也,能变者已经是纯能体,古武术的招式早已不适用,新位面武术则是根据能变者心力Cao控能量级数来使用的最强战技”。

“爷爷,我明白了”一语点醒梦中人,凌风心念急转,立刻将手中的麒麟王像往常一样注入了光能量,一道红芒射出,彭得一声,远处的山峰应声栽下一大截。

这一式,竟然和星河慕白那一招丝毫不差。凌风又以心力灌注万刀斩,唰唰,数万道刀气凭空而落,将整个世界都笼罩在隆隆刀气之中。

这时,星河慕白微微含笑,看得出来,他十分满意凌风的表现。不久他也忍不住技痒,就拿起一根粗木当成了剑,下场跟凌风对打起来。

星河慕白无论气功还是招式都十分精湛,每一招拆解都让凌风受益匪浅,更何况,星河慕白还有心喂招,传授他武功心得,这也让凌风的奔雷刀进境与日俱增。

凌风受到了星河慕白的启发,奔雷刀法的一级修炼已经领悟了门径。更加刻苦努力的修炼起来,每日星河慕白走后,他还会自己再修炼几个时辰。

这让星河玉儿看在眼中,一个小嘴劲撅着老不高兴了“爷爷是个武痴,该不会凌大哥也真变成了武痴??”。

星河玉儿俏丽的身影从对面切口中闪身出来,她嫣然一笑,从那座被腰斩了山峰上翩然而至。

“玉儿”凌风急忙收敛刀气停止修炼。

“这是你要的阵诀,武痴”星河玉儿还是怄气的撅着小嘴。

“还多了一块易容诀”自从凌风亲身领教过十杀劫阵的厉害,就对这种玄幻的力量产生了兴趣。

“易容诀是必修技,反正早晚是要用到的,顺手给你捎来吧”。

“谢谢你玉儿”凌风感激的冲她点点头,这是他由衷的想法。

这一段时间,星河玉儿对他的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还特意为他去翻越古历史,制造模仿了那些地球上食品和物品,虽然味道不对,但是心意却满满的,让凌风十分的感动。

星河玉儿脸颊一红,怄气的小嘴立刻笑得无比灿烂。看得出来,她的心中已经十分在乎面前这个黑皮肤的青年了,甚至他的一句话,都会给她带来无比巨大的影响。

凌风经历了千年流浪,孤独,似乎早已麻痹了男女感情这一回事。因此对少女玉儿的心思毫无所查。现在一门心思又都转移到了刚刚取来的那块阵诀中。

阵诀,他很想搞明白,为什么仅仅凭借着一些方位空间的布局,竟然可以迸发出毁天灭地的能量。

打开阵诀开篇。

头一句,借宇宙法则之力以为己用。

借以天地元素,五行八卦之阵象。一象生,二象化,三象衍。

逐以法则之力,以结万阵势。

又以其象生衍,分单象阵和多象阵串阵三种。

单象百阵图,多象千阵图,串象万阵图。

之后琳琳忡忡的阵象图只看得他眼花缭乱,一时也理不出个头绪。

“凌大哥,不如,我们先从最简单的单雷象阵练习。”星河玉儿也不懂阵法,只能从旁陪着凌风一点点推敲。

单雷阵,确实是诸阵中最简单的,总共记载还不到千字。他们将每一字一句都记录下来,参照着古词海解释其中的涵义,就这样,他们二人也足足耗费了七八个时辰,才算领悟了单雷阵的布阵之法。

凌风心力催阵决,指感知法则之力。

一条细细的法则玄已于指尖。

刻画能量阵就像是一个音乐家在弹琴,或是一个画家在作画,凭得是一种感觉,一种对未知奥秘的感知。

对于没有这种天赋的人,就算你画上一百年,弹奏一百年也依然一事无成。

凌风也不清楚是否能够驾驭这股玄妙的法则之力,直指尖似波动了。随着那节律心跳时,金木水火土五象悠然而生。

一道比手指还要粗的电弧就从的指缝中射出,将一张完好的木椅炸成了粉末。

“凌大哥,难道你启发了法则之力”星河玉儿眼神有些飘忽望着那堆烧焦的木屑,表情略显激动着说。

“最终还是未能将法则之力引入能量流自爆了”凌风却有点丧气的摇摇头。

“这只是第一步,凌大哥,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星河玉儿又冲他做了一个天真纯情的鼓励手势。

凌风也点了点头,又继续催化阵诀。手指再次触动法则之力时,那种微妙的感知随着手指舞动起来。

法则之力被他引入了现实空间内,凌风有过一次,绝不会再错失良机,手指一划,光能量立刻牵引着法则之力在指尖流淌。

一股股强大的能量场在法则空间内凝聚,融入了凌风光之能量的单雷阵就在二人的面前营造出来一个简单的由雷电组合成的异能空间中天地风云变色。

在这片法则空间之内一道道闪电就是永恒的主宰。

“雷象空间,我终于结出了雷能阵”凌风将法则之力收缩压入掌心,透明的能量沿着画中的曲线流淌,宛如水晶般令人爱不释手。

“这真是能量阵??它真的好美,好美”星河玉儿用惊羡的目光紧盯着它,“这真得可以入阵吗”。

“应该可以,你帮我拿块书石给我试着结阵”。

“好,凌大哥,我这就去取来”星河玉儿转出了幻境没多久就捧回了一个方盒子,打开盒盖,里面叠放着几百块新书石。她一脸纯真的问:“够吗”。

“够了,我其实只要几块”凌风微笑着接过盒子,拿出一块书石开始炼化它。

“凌大哥?你难道是在分解物质流?”星河玉儿一见凌风手中即将融化的书石,突然惊呼起来。

她小时候曾亲眼见过星宇傲阳制作阵石,记忆中还深深牢记着这种神话秘术。当时她还问过爷爷,怎样才可以学会??但是爷爷的回答却是除了族主任何人类都不可能再学会分解物质流。

任何人都不可能学会的诡秘武术,竟然在凌大哥的手中使用出来,怎能不让她心惊。

她紧盯着他手指上小光焰的一举一动,情绪也随着他手势不停波动起伏。

凌风却依然不晓得她的表情了,此刻他既要分解物质流,还要融和阵法能量,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必须全神贯注,绝不可分心,在他掌心那块书石也已经开始融化成为能量,左手的单雷阵也形似水柱般倾泻下来,一点一滴在物质流中融和。

二人呼吸屏凝,静静等着单雷阵完全融和的那一瞬,一颗心也提及了嗓子眼。

彭得一声,一股气劲冲上来,物质流和单雷阵都炸成了气雾。凌风失魂落魄的望着手指中早已湮灭的物质流,还有零散的光能量,毕竟这是他耗费了几个时辰才完成的第一个阵法,片刻光景,就炸的粉碎,心中感到一股莫名忧伤。

“凌大哥,不要灰心,你一定成的”星河玉儿那种纯真坚定的眼神再一次给了凌风不小的鼓励,他咬了咬牙道:“好吧,我再试”。

此刻他又从盒子挑出几块书石继续激起光焰在空间内凝结单雷阵。星河玉儿还是一如既往的聚精会神着帮他鼓劲。

砰砰,又是一连串的爆炸,凌风一口气崩碎几十块书石,整个盒子消除了三分之一。渐渐的,他内心那股桀骜的脾气被彻底激发了,他不再吝啬书石,更加不在乎自己的光能量,疯狂的开始炼阵,结阵。

雷阵和物质流都是微粒形态的能量体,一旦发生爆炸,就会释放出巨大的力量,彭彭,数十次气焰轰炸,已经让他的手指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星河玉儿站在一旁,终于有些不忍心看下去了,一把拉住他微微发黑肿胀的手指,急道:“凌大哥,别再试了。或许是我们哪里错了。你等着,我去问爷爷”。

凌风倔强的眼神中故意伪装出一张顺和的表情,微笑着,“玉儿我没事”说着,他已停止融化物质流,也不再去用光能量结单雷阵。

星河玉儿这次放心疾步走出水台,一边走,还不停地回头叮嘱:“凌大哥,你千万别再试*那真的太危险了”。

凌风执拗劲上来了,又怎会就此罢手,在他一直目送玉儿走出位面切口后,又捡起一枚新书石继续融和单雷阵。

彭彭。响声不断,他又一连摧毁了数十块书石,强大的爆炸烟尘几乎弥漫了整个空间。凌风的视线受阻,但是,手中的书石已经化成了物质流,不融和又太可惜了。想到这,他摸索着,凭着前几十次失败积累下来的感觉来融和这块雷阵。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