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乖宠

更新时间:2021-11-23 10:07:08

乖宠 已完结

乖宠

来源:落初 作者:丁墨 分类:科幻 主角:苏弥黑帮 人气:

丁墨新书《乖宠》由丁墨所编写的科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苏弥黑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出版精简稿。街灯的流光中,男人的侧脸,比夜色还要冷漠坚硬。“我从不帮人。”男人看着她扣在自己长裤上、污渍斑斑的手指。几个宪兵走上前,准备将她拖走。她已经没有力气挣扎,瘫在他们的臂弯中。却在这时,他冷冷清清的声音道:“我只做利益交换。你用什么,换你的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星球治安局局长府邸,位于最昂贵的江畔半山。府中,有一栋不起眼的白色小楼,却十分出名。

曾经进了这座白色小楼还能活下来的罪犯,偷偷告诉监狱中的其他囚犯,那里简直就是酷刑地狱,让人生不如死。而负责严刑逼供的宪兵队,则亲切地称之为“**加工厂”。

天色微明,商徵一身黑色制服,坐在最顶层的沙发上,慢悠悠地喝着茶。

不一会儿,强壮的宪兵头目走到商徵面前候命。

商徵头也不抬地问:“有结果了?”

宪兵身后,十来个男人被以不同的姿势钉在受刑架上。远远的,几乎只能看到一团团的血肉模糊。

宪兵的手上还有未干涸的血迹,立正向商徵敬了个礼:“大人,根据他们的口供,结合其他消息,应该是政治对手对游墨年的暗杀。”

商徵点点头,目光扫了一眼宪兵身后,道:“把报告和活的犯人,交给市长。”

“是,大人放心。”宪兵笑了笑。

商徵离开此处,坐入等候许久的汽车专驾。慕助理笑道:“昨天游墨年被救,欠了您大大的人情。”顿了顿又道,“不过苏小姐十分勇敢,之前真没看出来。”

商徵道:“她是被逼急了。”

“逼急了?”慕助理愣了愣,忽然想起一事,“周少董过两天就回来,但是苏小姐受了伤……”

“换人。”

“那苏小姐怎么处置?”慕助理道。

商徵沉默下来。

一开始,他以为她就是个卑微弱小的女孩,若不是抓住他裤腿的样子,脏黑的小脸和明亮的眼神,颇有几分楚楚动人,他绝不会留她Xing命。

对她背景的调查结果更加令人满意——她是个贫穷的孤女,在最混乱贫穷的蓝戈区生活了半年。她没有身份,没人知道她的来历。换句话说,即使她凭空消失,也不会有一丁点儿恶劣影响。

可她的敏感和决断,倒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她竟然能察觉到前途不妙,审时度势迅速行动,甚至不惜主动讨好他。

甚至令他在有一刹那觉得,养这么一只小宠物,似乎不错。

冒死挡枪——说起来很容易的一句话。可是商徵知道,一般人这辈子都没有面对枪口的机会。大多数人,哪怕处于不妙境地,也没有勇气瞬间决断赌上Xing命,以换取活命的机会。

可她想得明白,做得干脆。她知道救了游墨年,就是救了自己,所以她能干出这么令人刮目相看的事。原来在她纤弱的外表下,隐藏着一个敢玩命的小女人。

想到这里,商徵抬眸,嘴角有浅浅的笑意:“西廷,我如果做善事,会不会太意外?”

慕西廷呆了呆:“大人,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确实不太好设想。”

商徵点点头:“所以我不会做善事。不过……市长的救命恩人,总不能不明不白死掉吧?”

在商徵的车抵达市长府之前,苏弥刚一醒来,便迎来了第一个探望的人。

年轻的市长穿着便服,剑眉星目,笑容沉静。

“苏小姐,好点儿没?”他在床前坐下,盯着她依然缺乏血色的脸。

“好多了。”她忙点头,“不那么痛了。”

游墨年没来由地想起她昨天皱眉哭着让他打晕自己的样子,柔声道:“对不起。”

“什么?”

“游某昨天下不了手,去打晕一个为自己挡枪的柔弱女人。”

他的幽默,只是让苏弥拘谨而礼貌地笑了笑。

两人静下来。

游墨年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身上,军人的视线天生灼热直接,她自然而然垂眸,不敢与他对视。

“怕我?”

“不,当然不。”她小心地答道。

“商局长马上就到。”他柔声道。

“好的。”平静的语气,听不出喜怒。

游墨年盯着她紧抓被单的十指,还有她肩头厚厚缠绕的绷带,终于忍不住问道:“苏小姐,你救了我一命。你知道,我的命还是很值钱的。”

苏弥忍不住笑了。

“所以……你要我如何报答?”

她没吭声。

“钱?珠宝?人脉?”他慢慢道,“或者是……自由?”

她心中一惊,抬眸看着他。

这一眼令他越发确定心中的猜测。昨夜一见,他就觉得苏弥跟商徵不是一路人,直觉联想到强取豪夺的种种可能。

他紧盯着她道:“如果……你待在某些人身边,是身不由己受人逼迫,说出来,游某一定能帮忙。”

在他鼓励的目光下,苏弥望着他,沉默了许久,却忽然笑了。

“不,大人。你在跟我开玩笑吗?我当然是心甘情愿待在商局长身边的。”

游墨年愣住了,看着她飘忽的笑容,道:“你不信我?”

苏弥摇了摇头。

游墨年半信半疑地盯着她,固执得想要一个答案。半晌后,苏弥只得苦笑:“我要的,大人你给不了。”

游墨年听到她语气中的落寞,没有再追问,他不喜欢强人所难。他只是真诚地看着她:“总之,游某是知恩图报的人。今后如果你有需要,随时找我。在希望城,在整个星系,你想要做什么,游家都会给你行方便。”

“谢谢大人。”苏弥立刻道,“大人说的这些,已比苏弥的命值钱多了。”

游墨年闻言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不要轻贱自己。”

苏弥还未答话,门口已有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没人会轻贱她。”

苏弥心中一凛。那人已走了过来,站在床边,高大的身躯背着光,制服笔挺。无论眉目脸廓、肩腰长腿,统统是浓墨重彩的暗黑俊朗。

“商局长。”游墨年先开口,“苏小姐伤势要紧,我想让她在府上多住几天。”

商徵看了一眼游墨年,直接在苏弥床边坐下,伸出大手握住她的腰。因他突如其来的动作,苏弥微微一抖,对上他清黑的眸子,立刻露出笑容。

商徵头也不回地答道:“已打扰大人这么久了,她今天就回去。”语气毋庸置疑。

游墨年看着苏弥低垂的头,还有被商徵轻易亲近的身躯,一时沉默下来。最后,只是道:“医生一会儿过来,给她检查完伤口再走。”

“好。大人,我想和她单独待一会儿。”商徵微笑地看着游墨年。

游墨年迟疑了一下,商徵已站了起来:“我和我的女人待在一间屋子里,市长还是不要旁观的好。”

游墨年只得抬脚就走。商徵将他送到门口,游墨年忍不住转头,低声道:“商局长,虽然这样有些逾越……但是苏小姐刚受了枪伤,你不能……”

商徵盯着他:“不能什么?”

不等游墨年回答,他就关上了门。

屋内重新安静下来。

苏弥缓缓抬头,看着面容冰冷的商徵。

他复在床边坐下,盯着她,只盯得她心中发毛。她搞不清楚他和游墨年之间是否有利益对抗关系,她贸然救了游墨年,他会生气吗?

“为什么不怕死?”

出乎她的意料,他问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苏弥一愣,默默道:“因为死了之后……不知道自己,会去哪里……”

这答案商徵完全没想到,他看着她平静的容颜,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昨晚的情形。她脸色苍白肩头渗血,却微笑得有点像只小狐狸,对他宣布自己不会不明不白地死掉。

不过她说得对,经过昨天的事后,她全城知名,每份报纸头条都是她。市长的救命恩人,无论如何都暂时有了不小的存在感。

“心甘情愿留在我身边?”他轻声问道。与此同时,麦色修长的手指,慢慢摁住她的伤口位置。身体还没痛,她已经被惊得全身一抖。

显然,他听到了游墨年与她的对话。而粗粝的指腹轻轻摩擦着绷带,就好像只要她的回答令他不满意,那根手指就会毫不留情地重创她的伤口,令她痛不欲生。

“我不信他。”她小声道,“世上没有白来的好处。我还不值得他得罪你。”她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到底如何,但她知道,介入权贵争斗的棋子,一定是死得最惨的。况且,她连棋子都算不上。

“而且在大人身边……”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迄今为止,我还没有过得十分惨。”而游墨年,谁知道他是否真的像外表一样正直?会不会比商徵更坏?

商徵沉默了。

说了这么久的话,苏弥的精神早已不济,终于还是忍不住,小声道:“大人,我可能……要睡着了。”

商徵看了她一眼,站起来,走出房间。

而苏弥终于抵不过沉重的眼皮,陷入深深的黑暗里。

不知过了多久,苏弥猛觉得身下一阵颠簸。虽然市长府的床舒服得让她想睡死过去,可这些天养成的警惕习惯,令她立刻睁开眼。

眼前是黑色的制服金色的纽扣,沿着笔挺的棱角往上去,商徵冷漠的脸如雕像般俊朗沉毅。她的双手,还带着几分依赖,抓住他的衣服,以为是被褥。她能感觉到他的温热大手,从自己的脖子和腰间圈过,将她横抱在怀中。她甚至还能感受到他胸膛微热的温度。

他们在车上,她在他怀里。

苏弥只觉得这一幕惊悚无比,她动也不敢动,索Xing立刻又闭上双眼。

属于他清淡的男人气息萦绕在她的鼻尖,而柔软的制服擦着她的脸颊,又热又痒。他那冷酷的脸,也显得有几分不真实的亲近感。

忽然,他低沉的声音毫无预警地传来:“你想要什么?连游墨年也给不了?”

他今天的每一个问题,都令苏弥措手不及。

而苏弥面对这个自己完全看不透的男人,每一次回答,都半真半假。

所以即使此刻,男人的怀抱一扫前日的冷漠掠夺,即使他低沉垂询的声音,好像是真的关心她要什么,即使他的语气听起来,像是自言自语没有发觉她已经清醒——她却依然将心绷得紧紧的。

苏弥,你想要什么?你曾经是普通大学生,朋友成群,意气风发,欢天喜地。如今却来到这莫名的星球,没有身份,举目无亲,生活艰难,生生堕入社会最底层,任何人都可以踩你一脚吐你口水,你不得不用身体向这个男人换取生存。

现在,这个男人问,这样卑贱的你,到底想要什么?

答得不对,前面或许就是万丈深渊。

她没有睁眼,梦呓般答道:“飞……飞到任何我想去的地方。”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