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了事人

更新时间:2021-10-15 09:45:05

了事人 连载中

了事人

来源:落初 作者:陈丹水 分类:灵异 主角:林祥灵侍 人气:

完结小说《了事人》是陈丹水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祥灵侍,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本文涉及灵异,神魔,以及玄幻情节,走逗比剧情流,适合养老观看。这是一个主角前期diǎo sī,后面经过各种事情磨砺之后转变的……更加diǎo sī的故事……简介太愁人了,忧愁了许久才写出来,愿三界没有简介读者裙,刚建的:707551489敲门砖:了事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祥的脸被如意打肿了。

他闷闷不乐的问冥王:“如意姐姐这是怎么了?”

冥王笑:“大概是天敌吧。”

“啥?”

“狐狸和雀是天敌,雌性和雌性是天敌。”

林祥恍然大悟:“冥王哥果然老司机,言之非常有理。”

冥王笑了笑:“其实女孩子很好哄的,送点小礼物都会开心。”

傍晚,雀女在后院的亭内看替身与邪魂对弈。时不时还指导两句。

林祥是一点也不敢靠近,大老远的对雀女招招手:“我带你出去玩啊!”

雀女一眨眼便闪现到林祥面前:“好啊。”

林祥郁闷:“难道不应该叫主人吗?”

雀女眨眨眼,秋波流转:“主人……”

“哎……”林祥应道。

“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雀女一脸严肃。

“好吧……”

“嗯,那我们去哪里?”

“就在炎柳巷附近看看……还有……”林祥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雀女挑眉。

“咱们俩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你可别想着吃我……”林祥有些后怕道。

雀女噗嗤一声,随即认真道:“这可说不准。”

“……”

“走吧。”

——————

原来今天是中秋节,炎柳巷摆了许多摊子。

“平常只有算卦的,今天是什么都有。”林祥道。

雀女点点头:“八月十五了。”

“我们买点月饼,晚上去院子里赏月吃饼。”林祥也难得浪漫一回。

“只是人间的东西我可吃不下去。”雀女无奈的摇摇头。

林祥愣住:“我也是,怎么办?”

“那我们回吧,找如意妹妹去。”

“你别找如意了……”

“为什么?”

“因为你们是双重天敌。”

“哈?”

“物种上的天敌,性别上的天敌。”

雀女笑着摇摇头:“我一会还要用一用她的厨房。”

“我们还是先回了事人吧,用如意厨房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

雀女的心思不知道飘到什么地方了,只是无所谓的跟在林祥身后。

经过如意面馆时,如意咬牙切齿的看着远处的林祥,从牙缝挤出一句:“王八蛋……”

“阿嚏!”林祥无端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谁他妈骂我啊。”

雀女掩嘴笑道:“你觉得如意妹妹怎么样?”

“她啊……胸虽然大……但是脾气太差了。”

话音刚落,林祥的后脑勺就一阵剧痛。

只见如意双手抱胸站在他身后,她睥睨的看着雀女,讥讽道:“你能把你的妆卸了再说话吗?粉都要开裂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个白毛的丑八怪!”

“如意妹妹,貌似你的毛也是白的喔。”雀女还是笑盈盈。

“你看我今天抽不死你!”如意伸出手,作势要打。

雀女微微皱眉:“唉,好气啊,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林祥清楚的感受到两股不同的灵力开始集结,周围也布下了结界。

这是要开打的节奏吗?

他连忙挤到两人中间,左右陪笑:“干嘛啊你们这是,有话好好说。”

如意一挥袖子,将林祥甩到一边,随后祭出最大化的霹雳狐火。

“如意妹妹真是不留一点情面啊。”雀女悠然自得的张开嘴,一颗透明的雨珠脱口而出。

如意似乎意识到了那是什么,震惊的收回手。

雀女笑道:“如你所见,雀是风雨之神。”

五行之中水最克火。

如意硬着脖子:“有什么了不起?我这是电火,水还导电呢!”

“如意妹妹,不要自欺欺人了,你是妖物,我是神物,单凭这一点,你与我就相差十万八千里。”

“女神……”林祥喃喃道。

如意一扭头,一脸嫌弃的看着他:“你真的diǎosī的让我想死。”

“如意姐姐是天底下第一个愿意为我去死的人。”林祥无不正经的看着如意。

“……”

结界散去,路上行人来来去去,无人发现任何异常。

“对了,厨房让我用一下。”雀女一副商量的口气对如意道。

“不行。”

“实在太谢谢了,那我便不客气了。”

无视如意的拒绝,雀女晃悠悠风姿绰约的走进如意面馆。

“杀人了,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林祥对着雀女的背影,意犹未尽。

如意冷哼一声:“你的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吗?她为什么会心甘情愿跟着你,即使有冥王在,以她的灵力,想要逃脱也是很容易的。”

“难道不是因为爱吗?”林祥睁大眼睛看着如意。

“每次我想打你的时候,都会努力克制自己,想说能在你身上找到哪怕一丝丝优点!”

“然后呢?是不是发现我优点多到数不清。”

“然后只会更想打你!”

“……”

——————

傍晚,林祥和雀女坐在庭院里赏月。

“这个是圣果馅的。”雀女从碟里拈出一块焦黄的月饼,送到林祥嘴边。

林祥老脸一红,伸手接过:“我自己来。”

雀女看他这幅样子,不由笑道:“你也就是个耍嘴皮子的。”

的确,林祥说话荤素不忌,但是实打实做的时候,他是做不出来的。

“小雀的烹饪水平真是好啊……”

雀女朝他眨眨眼,漂亮的凤眼眼眯成一个月牙:“你管如意叫姐姐,管我叫小雀,我的年龄可比如意大多了。”

“……”

林祥愣住:是哦,他从来没想过这一茬。

“你呀,爱怎么叫怎么叫吧,反正我是不在乎的。”

也是,她跟如意二人的性格,一个是不在乎,一个是太在乎。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让我这么叫的……”

“经过深入的了解,称谓也该适当变变嘛。”雀女用手撩了撩林祥的下巴。

林祥看着雀女妖娆的样子,打心里觉得她比如意更像一只狐狸。如此妖娆风流怎会是一只雀呢。

为了不让自己继续心猿意马,林祥站起身子:“我去找冥王。”

“找他干嘛?”

“男人之间的事情。”

林祥说完,落荒而逃。

——————

冥王正在整理仪表,准备出门办事。

林祥突然推门而入,看到冥王后夸张的大叫:“你是变态啊!大白天照什么镜子!自恋啊!基佬啊!”

“……”

说完林祥也站到镜子跟前,镜子里的倒影对着自己挤眉弄眼,一会哭一会笑,和实体全然不同步。

“你这镜子怎么回事?怪他妈吓人的。”林祥后背瞬间起了一层汗。

冥王淡淡道:“万物有阴就有阳,阳间的事物从镜子里反射出来的,虽然一模一样,但是已经是阴了。他是独立个体,但也要依附你而生,你不照镜子时,他便不存在了,你照镜子时,镜子所照之处,便是他的世界。”

“哪里一模一样了。”林祥看着镜子中手舞足蹈的自己道:“完全不一样好吗?”

“万物有灵,镜子里的东西也有灵,整天困在那么狭隘的地方,偶尔失控也正常。”

“怪不得人家都说晚上不要照镜子,大晚上看到这个,非得吓抽过去不可。”

冥王微微一笑:“你已是半个阴阳人,怕什么?”

“我胆小,就算变成鬼看见这些东西我也还是害怕……”

“你变成鬼就不必害怕了,因为鬼照镜无影。”

林祥头皮都炸了:“冥王哥你别说了,我胆小……”

“走,跟我出去办事。”

“我不去,我一会要去找如意。”

“嗯?”

“中秋节哎,咱们都在了事人里,就如意一个人在外面,不好。”

“你倒是关心她。”

“我去,她是你的灵宠,你怎么能这么对她?”

“我没说过不让她来了事人,是她自己太过死板,只会奉命行事。”

“你!你竟然这么说她,她可是你的迷妹!”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你这个奸商!薄情郎!伪君子!”

“……”

林祥扭头:“你自己去办事吧,我今天请假。”

冥王点点头:“哦,好吧,这个月工资没有了。”

林祥一听,气的跳脚:“我只是请一天假,为什么扣一个月的工资!”

“因为我是老板啊。”

“你这是犯法!犯法知道吗?”

冥王挑起嘴角:“人间的法律吗?”

“算你狠!”林祥垂头丧气道。

“走吧。”

“什么任务?”

冥王将手机扔给他:“自己看。”

林祥点开屏幕,是条新闻:

孤儿院儿童失踪案。

“孤儿院?”

冥王点头:“嗯。”

“冥王哥,你的个人道德已经升华到让林某望尘莫及的程度了……”林祥满眼星星一脸崇拜的看着冥王。

“阳间的事我从不主动干涉,我是接了院长的委托。”

林祥脸色一变:“你!你怎么能收福利院的钱!”

“八块八的红包。”冥王皱眉。

林祥义正言辞道:“八块钱也是钱!”

冥王无奈道:“你回头再替我捐回去?网站下面有捐款账户。”

林祥哦了一声,低头捣鼓了半天,将了事人V信账户上的钱全部捐了过去。

冥王额角青筋暴起:“你怎么用我的钱捐?”

林祥理直气壮:“你是冥王,要阳间的钱有毛用!”

冥王叹了口气,摆摆手:“罢了,我们出发。”

——————

两人传送到福爱院门口。

一般福利院都喜欢起这类型的名字,什么幸福院,爱心院,快乐院之类的。

因为里面都是不幸的孩子。

冥王对林祥道:“你和雀女有命符相连,你有危险可以传音给她。”

林祥点点头:“哇,还有这种操作。”

“这种联系是有界限的,超越界限便不灵了。”

“什么意思?”

“你在阳间,我在阴界,你便无法和我传音。”

“这么不方便……”

“因为你的灵力太低了。”

“……”

“然而我就没有这种界限,在任何地方,我都可以打开与你的传音通道,但是你不能单方面的打开与我的传音通道。”

“意思就跟电话似得,你能打能接,我只能接不能打呗。”

“一个界内,你可以打也可以接。”冥王微笑。

林祥切了一声:“你等着,总有一天,祥爷我会法力无边,天下第一。”

冥王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会有那么一天的。”

“居然没有打击我,不习惯啊。”林祥尴尬的将挥舞的手收回来。

“有危险你也可以与我传音,但是每日与我传音的人太多……”

“装逼……”

“现在就有十几个人在与我传音,我全部忽略了。我一般只和我主动传音的人对话。”

“你哪天可以不装逼,咱们还能愉快的聊会天。”

“……行了我们办正事吧。”

——————

福爱院的院长是个五十来岁的妇人,名叫李玲玉,此时正愁容满面的来回踱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监控上也看不到有人来偷小孩啊!我真的是没办法了,才麻烦你们的。”

林祥四处打量了一番。

办公室很简陋,没有多余的装饰。

墙上挂着一面锦旗:慈善为社会,爱心永流传。

赠:福爱院院长李玉玲。

办公桌上放着一个相框,上面有她的照片以及生平。

看冥王不说话,林祥只好安慰道:“李院长别急,会不会是内部人员干的?”

李玲玉摇摇头:“不可能,这里面所有员工都经过我层层筛选,现在世道乱了,我就怕居心叵测的人混进来。”

林祥想了想道:“小孩可能会自己跑出去玩吗?”

“不可能,那样太危险了,每个孩子出去都会有人陪同。”

林祥看了看监控,确实没有拍到什么可疑的情形。

难道这些小孩凭空消失了?

沉默的冥王终于开口:“你在这里住几天,观察一下。”

林祥瞪大眼睛:“什么意思?”

冥王拍拍林祥的肩膀,语重心长道:“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多做好事对你有好处,我就不抢你的功德了。”

“什么鬼……敢情你就是负责把我送过来啊!”

冥王笑着点点头:“有事联系。”

“……”

看着冥王离去的背影,林祥气的大喊:“你当我是名侦探柯南啊!”

李玲玉叫他们来,本来就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现在看到这种情形,不由的叹了口气,觉得没什么希望了。

即便如此,她还是礼貌道:“我给你安排个房间。”

林祥点点头:“放心吧,我一定会解决问题的。”

李玲唉了一声:“但愿如此。”

——————

李玲玉给林祥安排的房间在宿舍尽头。

阴凉僻静。

林祥是敏感体质,刚进房间就觉得背后一凉。不舒服的他立刻退了出去。

不得不说,福利院这种机构里,真的充满了负能量。

里面的孩子很少笑,也很少打闹。

即使是在院子里玩滑梯,大多也是极其安静,一脸麻木。不像平常的孩子会叫会闹。

每个小孩经过他身边,他都会笑着伸出手道:“来抱抱。”

得到的回应大都是一脸冷漠,抑或胆怯。

简直怨气冲天。

他去李玉玲的办公室,想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院内的孩子是不是遭受过看护的虐待?”

李玲玉摇头:“从来没有,我不会允许这种道德败坏的人来我这里工作的。”

“这些小孩看起来都不快乐啊。”

李玲玉叹气:“说真的,无论做什么,都很难让他们快乐。”

林祥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我是不想放过任何线索。”

“孩子们都是深夜突然消失的,迄今为止已经有八位了,我也被警察带去问过话,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人为。”

说实在的,林祥是有些怀疑李玲玉的,因为她是院长,论作案,没人比她更方便了。

但是看她满脸焦急的样子,又不像在演戏。

林祥见问不出个什么,就回自己房间了。

夜幕降临。

人常道:秋老虎,秋老虎。

秋天按理说还是很热的。

林祥在宿舍里却冷的睡不着。

透骨的阴冷像裹脚布一样黏在他身上。

老式窗户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窗帘时而被风卷起,时而落下。

突然,耳边隐隐约约传来小孩的哭声。

有情况!

他瞬间起身,走出房间。

由于他住在最后一间。放眼望去,走廊里黑洞洞伸手不见五指。

他轻轻咳嗽一声,昏暗的声控灯应声而亮。他被墙上玻璃宣传画上的人影吓了一跳。

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倒影。

“***!别几把一惊一乍的!”他骂了句脏话给自己壮胆。

走廊长的像是没有尽头,远处是未知的黑暗。

每个宿舍的门都是紧闭的,没有任何声响。

廊灯忽明忽暗,幻觉似得哭声断断续续,他真的快要被吓死了。

走着走着,突然有一只小手扯了扯他的衣角。

他吓得大叫一声,发现是个小男孩。

男孩正直愣愣的看着他,神情十分麻木,脸被灯光映成灰绿色。

林祥惊吓似得拍了拍胸脯:“我的天,小朋友你大晚上不睡觉在楼道里干嘛?”

“哥哥,我害怕。”男孩的声音在悠长的走廊里显得十分空灵。

林祥蹲下身子,抱起男孩:“怕什么呢,有哥哥在呢。”

“哥哥,我的爸爸妈妈不要我了。”男孩用手抱住林祥的脖子,体温冰凉。

林祥也没有多想,拍了拍他的背:“乖。”

“在这个世界上,太痛苦了。”这句话简直不像是从一个孩童口中说出来的,极度悲伤的语气感染了林祥。

林祥吸了吸鼻子,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哥哥的爸爸妈妈……也不要哥哥了……”

“太痛苦了……太痛苦了。”男孩催眠似得重复。

太痛苦了……

太痛苦了……

没有爸爸……

没有妈妈……

林祥的神情突然癫狂起来,眼白尽散,满目黑雾。

他沉浸在无边的痛苦中难以自拔。

“我们是一样的,是一样的。”男孩的声音不断的回荡着。

林祥机械的重复:“一样的,一样的。”

“我们一起离开这个痛苦的世界。”

“离开……这个世界……”

——————

无尽的黑暗。

林祥沉睡在无尽的黑暗里。

他回到了婴儿时期。

洁白的房间,温暖的床。

他嘴角带着笑意,熟睡在了母亲的怀抱里。

就这样一直幸福的睡下去吧。

林祥蜷缩着身子,缓慢的漂浮在空中。

不对……

总觉得哪里不对。

林祥皱眉,微微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浓烈的黑雾。

林祥回过神来,蓦然清醒了许多,不由骂道:“***,又被鬼迷心窍了!”

放眼四周,黑雾里漂浮着的,都是福爱院失踪的孩子,个个紧闭着眼睛,嘴角带着微笑,像是睡着了一般。

这些孩子原来是被小鬼藏起来了。

得想办法叫醒他们,离开这里。

林祥尝试滑动了一下,结果发现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只在原地翻了两圈。

“妈卖批……”

林祥使用灵力,勉强给自己做了一个护盾。

冥王交他的法术都是意识流,连个像样的咒语都没有,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做的护盾有没有用。

他也曾经问过冥王,为什么不教他几个实咒。

冥王则一脸鄙视的看着他:你一个都记不住,别念错把自己弄死了……

妈卖批……

“护体!”林祥在心里默念,可是注意力就是集中不起来。

护盾的光亮极其微弱,估计连苍蝇都挡不住。

“护体!游走!”林祥在原地张牙舞爪。

黑雾中出现两道暗红色的光,如同野兽的眼睛一般可怖。

遭了,动静太大被小鬼发现了。

“为什么要醒过来!你要背叛我吗?”幽怨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林祥清了清嗓子,用哄的语气道:“把哥哥和这些小朋友都放出去好不好?”

“背叛者死!”

令人心惊的话语刚落,林祥就被无数的小鬼包围起来。

小鬼如同风暴一般将他禁锢在中心。

孩童的哭声,笑声,尖叫声,夹杂在一起,冲进他的耳膜。

他身上的护盾在小鬼的攻击下,瞬间碎成了灰。

强大的力量似乎要撕碎他的身体。

巨大的疼痛让林祥吐出一口鲜血。

真他妈疼啊!要死了!

大脑一片混乱的林祥突然想起自己可以传音给雀女。

眼看就快要被无数的小鬼吞没,他大喊:“小雀……快来救我!”

没有动静。

林祥的大脑当机了一秒钟。

音是不是没有传过去……

意识流的法术完全就不靠谱啊!

他准备集中精力再传一次,却收到了雀女慢吞吞的回应:“你死了,对我是有好处的呀,命符也解了,我便自由了。”

林祥越来越喘不过气,脸色发白道:“别开玩笑了……”

“我是认真的啊,一丝丝玩笑都没有开喔。”

雀女说完这句话,林祥再怎么叫她,都没有任何回音了。

***!

风暴中林祥尝试再做一个护体的结界,可是他现在连灵力的方向都控制不了。

不会死在这里吧?

老子还没有活够啊……

林祥闭上沉重的双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