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哲夫当立

更新时间:2022-05-11 07:15:49

哲夫当立 连载中

哲夫当立

来源:落初 作者:顾首青弦 分类:历史 主角:诸侯秦 人气:

顾首青弦新书《哲夫当立》由顾首青弦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诸侯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哲夫成城,哲妇倾城。秉承智慧才能的人,注定称王称霸,名垂青史。在这血与火的混乱之间,注定了纷争与霍乱,而平定这一切的哲夫之国大秦,已经在酝酿着破土而出。而国之哲夫苏湛,却在许多年前就许下了雪恨秦帝国的誓言。是放下仇恨,结束战乱,还是遵从誓言毁灭大秦,他到底改怎样选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在三个月前,楚国上柱国屈沔先是兵出汉中,威胁秦与巴蜀之间的联系。

又令楚将召齐兵临上庸,围住了秦在上庸的重镇凤鸣关,大有一举攻破凤鸣关之势。

就在这要看即将胜利之际,秦扶渠梁再次统帅三军,一举消灭了西南威胁汉中的屈沔军,并斩杀了屈沔。

楚军见西线战败,进攻凤鸣又为秦将焦晃守得坚如磐石,召齐不得不后退回楚国。

楚国朝堂自屈沔被杀便立刻炸开了锅,一时间,各种说辞风起云涌。

当代楚皇名萧怀景,乃是先帝嫡长子,一路顺风顺水继承了帝位。

算不上昏庸,却也算不得一代雄主,守成却是绰绰有余。

武略方面,他比较保守。甚至于,连彼次行动,都是受太子一方言辞才接受了这次行动的。

对于失败,他始料未及。

……

“你们可商量出来了对策?屈沔本是老将,大楚的上柱国。如今说没了,便没了,这让寡人如何心安?”

楚皇萧怀景环视四周,见诸人议论戛然而止,却没有上报者,便敲打了一下御案,问到。

自坏消息传来,众人立刻就议论纷纭。有主和谈的,也有主继续再战的。

但这些,都不过是大概方向,并无实施的可行性。

于是,楚皇便命他们商量出结果了,再统一上奏。

于是,便有了此情此景。

萧怀景见众人止言,便又道:“令尹如何看大楚的危局?”

楚之国相为令尹,司马掌兵权,莫敖为假节,都是楚国最高的官职。

令尹一职,向来由楚国四大家族轮流掌管,为萧、景、屈、召四家。

当今令尹,为召最。四大家族中,排名最末的。

“以上柱国为首,具以为应当报仇雪恨,与秦不死不休。以莫敖与最等,皆以为此战已经无法继续,当以议和为主”

“具体如何,臣等还需皆恭候陛下圣裁!”

“如此,大司马又有何看法?不妨说与寡人听听”

“朕看上柱国与莫敖等都已经表态,唯有大司马没有态度。寡人想听大司马的意见”

“对了!寡人可不想大司马糊弄寡人,要具体如何做,而不是议论是战是和这几个字。此战,大司马可是亲自与太子上书的”

楚皇并未裁决,反倒看向了大司马景华一旁。

此次出兵,不仅是太子萧子玉的决策,亦是通过了大司马的授权。

如此一问,反倒意味深长了。

是追究罪责,止戈罢兵议和。还是希望大司马能够引领诸臣反驳议和派,出兵雪恨,这就落在了大司马身上。

“臣不敢独断……”

“寡人没让你独断,而让你说出你的意思”景华本想推脱,却被当机驳回。

一句话,就将他逼迫入了两难。伴君如伴虎,圣心难测啊!

他固然知道,此情此景,自然是议和最佳。

而且,依着楚皇的性子自然是打算议和了。

可,若他一个执掌兵马的大司马说出来,必然代表着许多人的态度。

此战他是同意的,之前也说了许多利处,谁又想到会如此大败?

因此,这哪是询问,分明是逼迫啊!

“臣……”和不了稀泥,也难以揣测圣意。

景华一时为难,只有默默低着头,一时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暗自想着,此事顶不过去,景家必然会损失许多利益吧!

至少,自己说与不说都会惹得楚皇不高兴不是。

议和,是打自己的脸,承认过错。楚皇必然重罚,打压景家。

再战,也会被说成不顾国家利益。

召最为令尹,又是实力最弱的一个家族,不仅仅是靠着能力,更多的是楚皇想要制衡其他几大两大家族。

……

“陛下,臣……”正在景华犹豫的时候,一位年轻的侍郎站了出来。

景华眼睛一亮,楚皇也是若有所思的一瞥,不置多想便道:“卿不妨直言”

“是!”那侍郎常拜,道:“且不说屈沔老将军有何功劳与国,就单说秦楚之战,数十年来楚国可曾服过软?”

“先辈披荆斩棘,开疆拓土,可有半分退让的道理?几十年来,先皇哪怕失了汉中,去了商淤,可有一次主动提出主动议和的事?”

“而且,先祖本是商代贵胄之后,中原故地怎可一失再失……”

“要议和,也便是秦国先来”

楚皇眉头微不可察的一皱,便又舒展了,反倒群臣惊讶的看着这位年轻的侍郎。

有一人轻声问旁人道:“此人如何进的我大楚庙堂?”

“不知”让人摇头。

去又有人解释道“听说此人直言敢先,为太子府应幕,一步步走到现在的”

“虽然向来不畏权贵,却也不料他会说这么蠢的话”

先皇自是刚烈,但如今的楚皇却多次与秦求和,已然成了楚皇的忌讳,有何人敢说出来?

况且,若真的说到点子上了,自然也没什么。

可问题就在于,这人不仅没有说在点子上,反倒破坏了楚皇对大司马景华的考验。

这点,便更加不可饶恕了。

且,他根本不是在议事,更像是在捣乱。

国策之上,利益为先,谈什么先祖道义?

这岂不是食古不化,不谙世事。

太子本就是这次的谋略的建议者,可也不需要这样来辩驳。

如此解释,反倒是有一种想摆脱建议之过的罪责了。

秦楚之战以道义为先,那便是暗示,此事与战略无关了。

若有人想到这点,或会赞叹这人的直谏的目的。

可又转念一想,楚皇虽是守成之主,却也不会不懂得这点道理。

细思之下,这人却是自作聪明了。

“卿言有理,但我楚军疲惫,早已无法再战,且边关数十万将士不可这般等下去”

“毕竟,大楚丧师在先,又是我军新败,对我楚国极为不利。因此,当先派人议和稳住局势,随后步步增兵,稳固住局势,再做打算”

这么一说,也不过是缓兵之计。但召最却发现,楚皇真的想议和了。

而且,依着楚皇的性子,也断然不会再进攻秦国了。

“陛下圣明!”

随着楚皇的决策,诸臣齐声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