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龙武星域

更新时间:2021-10-13 10:24:58

龙武星域 连载中

龙武星域

来源:落初 作者:书清挥 分类:武侠 主角:王萧浪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龙武星域》的小说,是作者书清挥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迎朝霞达彼岸,赴生死荡苍穹。剥皮宵小,剐肉奸诈,抽筋人渣,剔骨邪恶,成长技能,武踏星域。雕凡花草木,刻灵异兽禽,削星辰天穹,割一方完美世界。成长性的金手指,精彩绝伦,不要错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情感激心怀,理念出心裁。

王玵大开赏花会,一雪前耻,杀人立威,并宣布担水收税揽财的规矩。

威武霸气,蔑视一切,凭借一招剥皮技能震慑全场,强势崛起。

起初凭借一招剥皮技能制服了刀疤蛮子,引发出惊恐的声浪震慑了人心。

几名不服气的弟子伺机而动,同样遭遇剥皮与赏花的待遇,一举震惊了临近王玵的弟子。

快,太快了,那一招技能招式根本挡不住,这怎么可能呢?

心神不坚,战力锐减,促使临近的弟子毫无战心,加上抵御来自身后的推挤之力,十成内劲仅能发挥出五成。

添上无数嚎叫声惊扰了心神,直接导致一帮弟子兵败如山倒的景象。

后方推挤之力越大,嚎叫的声浪更大,直至惊退了所有人。

沙包强势逆反为杀神,人人惊心动魄,不敢置信,难以接受现实,报应即将临头该怎么办?

弟子分神,总管伸头,意图一举拿下任务目标,可惜反被王玵一招给抹杀。

惊,震惊,寥奇总管可是武者大圆满的存在,就这么一招被他给杀了?

真邪门,这特么的怎么可能?

细观伤口,寥奇的脖颈上显露出一朵地皮花,鲜艳夺目,栩栩如生,唯独多了一条不该有的根茎,抹杀的痕迹。

该死,那一招究竟有多快?

一刹那间杀人,还有时间雕刻花朵,匪夷所思,那是神技吗?

沙包不能修炼内劲,为什么施展出的技能会这么快?

宛如闪电一闪而逝,这也太假了,不真实,宛如做梦一样,这是真的吗?

举目四顾,一片浪迹,血腥遍地,衣片依在低空中飘飞,那一朵朵鲜艳的地皮花显露在弟子们的脸上。

这不是做梦,一定不是,那被剥皮的手臂成紫红色,青筋外露,触目惊心。

沙包崛起,一招吃遍天,俨然成为一个杀神,剥皮,雕花,杀人毫不手软。

静,一片寂静,几乎所有人强压下心神中的震惊,平声静气,不敢妄动。

即使是受伤的弟子也不敢喘大气,只因平日里出手最多,打沙包打习惯了,一朝逆反过来岂敢惹恼了杀神,那不是找死吗?

王玵斜睨全场,目光扫到哪里都会传出“咕咚”吞口水的声息,自己又不是洪荒猛兽,用得着这么夸张吗?

嘿嘿,若是让眼前的弟子知道他有这种想法,一定会集体撞山壁死了得了,还活着干什么?

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仅凭毫无内劲的招式完虐四百多人,这实力快赶上武士大圆满的杀伤力。

这且不说,您老给每人赏一朵地皮花,那是每日不知道踩扁了多少的毒花,这不是恶心人吗?

打脸也就疼一下,顶多跌份一刹那,巴掌印消失之后啥事也没有。

可您老赏的地皮花是永恒的耻辱,这辈子甭想讨媳妇了,链带被人鄙视而抬不起头来。

报应,真是报应不爽,这难道就是善恶到头终有报的惩罚吗?

王玵可不管弟子们的想法,见往昔蛮狠的野人变为老鼠,突然生出一种快感,继而又觉得无趣,倒胃口。

丫丫个呸的,这都是一些什么人啊?

欺善怕恶,一帮鼠辈,浪费本大师的表情,反而显得自己是恶人一样,特么的,这是什么世道?

心情不爽,他转身向蜗居缓行,临近迎上来的萧巧与萧琪的身边说道:“赏花大会已经开完了,你们过来凑什么热闹?”

萧琪翻白眼,一贯地不言不语,不过面上流露出喜色,颇有成就感的愉悦模样。

萧巧环视一周,面带喜色,佯怒道:“小宝,你还有没有良心?我们早来了你还能踩蚂蚁吗?你的地皮花雕得真是绝了!”

身大力不亏是老古话,但估计没有多少人体会过身板大喉音也不低的震撼。

别看萧巧轻言细语,那也是一支小喇叭的音量,传扬三里地也不成问题。

这音量的动静一下子雷倒了三千多外门弟子,几乎同时想到了同一个问题,合着这是预谋的雕花展览?

没有这么欺负人的,这两个娘们的心肠也忒狠了吧?

王玵直接无视,不咸不淡地说道:“大师出品必属精品,你们若是需要就说一声,良心花会人人有份……”

沙包大翻身,就连护卫他十年的美眉也不放过,真是杀神转世,以后一定要躲远点,可是今天的担水任务该怎么办?

三千多人彻底傻眼了,这才回过味来,不担水上山那一帮大爷们还不把自己给活撕了?

萧琪惜字如金,这一刻也怒声说道:“顽石?”

王玵与她擦身而过,头也不回,嘴里蹦出两个字:“野人!”

“无情?”

“异类!”

“冷血?”

“人兽!”

“良心?”

“无愧!”

“停!”萧巧气呼呼的叫停,直接撇开十年来也理不清的问题,担忧地说道:“小宝,你收元晶担水会引发众怒……”

外门弟子的福利每月仅一枚元晶,你一担水收一枚元晶,即使是嫡系弟子也付不起。

这还得了,神斧山上一旦缺水,事情就闹大发了,那还不得惊天动地?

王玵冷“哼”一声,无所畏惧地说道:“有萧大帮主顶着我怕什么?嫌价格太贵可以到神斧城内去担洗澡水。”

绕道山下神斧城也不远,不过四百米而已,倘若不整治一帮野人心中的屈辱难消。

哎!元晶啊,你这杀人不见血的刀啊?

不管了,揽财第一,谁让自己只剩下半年的时间,逼上梁山又有什么办法?

萧巧一脸无奈,小宝急需用钱,还是一笔庞大的钱财,一定是袖珍板斧出了问题,但愿不要危机到生命!

怡姐也该回来了,再不回来就要天崩地裂,只怕神斧宫中已经吵翻了天吧?

正如她所料,神斧宫中一帮高层汇聚一堂,众口一词声讨王玵恶劣的行径。

打人不过分,雕花也可以接受,谁让那一帮人技不如人,平日里欺负人家,还集体围攻,被虐死了也是活该。

即使是寥奇被抹杀了也没有人说一句话,以大欺小,乱扣帽子,不辨是非死了也活该。

只听得廖乾大声地说道:“帮主,金斧坊是本帮的脸面,一块金子招牌,倘若变更为雕刻作坊岂不是让江湖英雄耻笑我们神斧帮吗?”

廖兴挺身而出,双手抱拳行礼,朗声说道:“禀告帮主,外门弟子技不如人被惩罚不为过,但有人以一元晶一担水的价格索贿该当如何处置?”

分舵逼宫,形势微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