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浑仙传

更新时间:2022-05-12 06:24:55

浑仙传 连载中

浑仙传

来源:落初 作者:满一 分类:仙侠 主角:陆星蓝宝石 人气:

新书《浑仙传》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满一,主角陆星蓝宝石,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半生浑噩笑轮回魍魉,一世挣扎叹仙道凄绝!故事开始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坟新碑,叶玲面无表情的跪在坟前烧着纸钱,那表情根本不属于一个七岁的孩子,黑亮的眸子里填满了仇恨,却没有一滴眼泪,木纳的样子让人心疼。

“玲儿能去坟地?”官泽潜意识里往这片坟地走,这六天一直守在叶玲身边,都没来祭拜过六婶。以前陪叶玲来祭奠过叶叔,认得那坟的位置,还没到就看见叶玲那弱小的背影,凄凉的跪在哪,任那纸钱的火光烘烤也不闪躲,冷静的让人害怕。

官泽没有过去,只是远远的看着,不想去打扰叶玲,在地上捡起一些枯萎的龙须草,扎起一个小草人,一尺多长的小人扎的有鼻有眼,连名字也用些红色的花蕊编上去,张二鹏!拿出匕首狠狠刺着小草人,看似发泄,却实属无奈,可怜至极,没有能力报仇,却在这扎个草人泄愤,可悲又可笑。

官泽无奈的摇摇头,一刀切掉了草人的脑袋,厌恶的扔到远处。摸了摸后背的刀,咬着后牙槽低语:“六婶,叶叔,你们等着,我一定会砍了那张二鹏的脑袋来祭奠你们。”

坟前那堆纸钱渐渐熄灭,一堆灰白色的纸灰随风飘荡,那飘散的纸灰似乎要诉说着什么,洋洋洒洒的往叶玲身上飘去,突然一股阴风吹来,纸灰迎面扑在叶玲身上,那纸灰很像人形,似乎要张开双臂拥抱叶玲般,可惜只那么瞬间便随风而去,也就这么瞬间,叶玲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张开臂膀凭空一抱,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娘!!!”

叶玲那一抱扑空却顺势扑向墓碑,抱着墓碑嚎啕大哭,此时一块云遮住了阳光,似乎在陪同叶玲一同哭泣,那哭声似要哭裂墓碑,哭醒爹娘,随着哭声,一声一声的喊着娘,哀哀欲绝。

在大夏州的规矩,人死的第七天叫头七,一定要多烧香火纸钱,等候逝者回魂,让灵魂在投胎之前再看一眼至亲骨肉,随着叶玲的哭声,那坟前竟产生了一道旋风,轻轻的旋转着,那些纸灰也被带入其中。

只是叶玲并不知道,继续嚎啕大哭,含糊不清的喊着:“娘……娘啊……”

官泽依旧没动,听着叶玲那肝肠寸断的哭喊声,一声声的娘似乎在撕裂着他的心,甚至让他产生了恨自己的念头,恨自己无能,没能保护好六婶,没能杀了那张二鹏,官泽喃喃低语着,眼角亦有泪,只是很快被风吹干,留下的泪痕都仿佛带了恨意。

叶玲足足哭了一天,临近傍晚时分才没了动静,官泽赶紧过去,这才发现叶玲又昏睡过去,抱着叶玲回到瓜棚,又像之前一样,喂着好心街坊送来的肉糜粥。叶玲又开始昏睡,这次似乎更重,连屎尿都拉在裤裆里,官泽只能给叶玲换洗,还好街坊们送来的衣物不少,也有不少女孩的衣裤。

二更天,官泽本想早睡早起,却瞪着双眼全无睡意,透过瓜棚的缝隙看着星空,心中思忖道:“那些星都有人居住?仙诀?难道修成后就能成为仙人?”官泽又回忆起那血书和仙诀,抱着大刀心有所感,腾的坐起来,一拍大腿道:“差点忘了,要早晚吐纳天地灵气。”

赤身赤脚走到瓜棚外,开始吐纳,第二次吐纳不像第一次那么猛烈的呼吸,很缓,很悠长,若有修士在此,定会看到丝丝白气正源源不断的进入官泽体内,那白气比发丝还细许多,以官泽的眼力根本看不出,只是觉得每次吸气很舒服,小腹的位置稍有暖感。

半个时辰很快,这次吐纳完毕后官泽又摸了摸肋骨,疼痛已经很轻,那断骨的位置好像已经对接上,走路已没有太大感觉。纳闷道:“奇怪,这么快就好了?难道是仙诀的关系?才吐纳两次就有这个功效?”挠挠脑袋,蹙眉思忖半晌,躺下后又回忆那玉扳指传来的画面,渐渐沉睡,一场奇异与那画面有关的梦也随之而来。

悠悠日月,幽幽星辰。

又有七日,民间习俗严格,按照日子所算,今日则为二七,虽不用烧纸,却要去坟前祭拜,逝者死后,至亲要为逝者戴孝七期,每隔七日为一期,戴足四十九日方可摘除,戴孝期间男不剃头,女不胭脂,不可大笑,不可嬉闹。

叶玲又是足足睡了七日,这七日比之前的七日还重,连屎尿都不能自理,这日清晨却自动醒来,醒来时与正常人无异,只是看到官泽时也如睹无物,拿起地上的香烛慢慢向墓地走去。

“玲儿?”官泽追上,一把拉住叶玲:“你醒了?你说句话啊,别吓哥啊。”

叶玲面无表情道:“我没事,我去看看娘。”

“玲,你相信我吗?”

“信!”

“那你再别那么大哭了,哭坏了身子,六婶也会心疼的,你只要不哭,今晚我就带你去报仇!”官泽目有精光。

“真的???”叶玲那苍白的脸色听闻此话,滕然升起一片潮红,或许是激动所致。

“真的,东西我都已备好,就等今晚动手了。”官泽把叶玲又拉回瓜棚,让她看棚外放着的四大桶火油,散发着火油特有的浓重刺鼻气味。

“火油??”叶玲纳闷的抬头望向官泽:“你要去放火?”

官泽笑而不语,拉着叶玲去坟前祭拜,这七天的吐纳已让官泽身体有了变化,这些日子总感觉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那一身的伤也好了七七八八,一连两晚上,回城偷了不少火油,还偷了一辆拉粪车。

叶玲真的不那般大哭了,在坟前轻轻抽泣着,香烛燃尽便与官泽返回瓜棚,虽不再昏睡,却痴傻般坐在棚外的石头上,也不说话,只是望向空中那密布的乌云,那云也不知有多厚,竟能完全遮住阳光,正值晌午却天色昏暗。

官泽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准备着晚上的东西。

张府,张二鹏每日撅着屁股,那孙郎中每天都来为张二鹏换药,本应早就愈合,可是这淫贼不知又犯了什么邪疯,这日丫鬟进来送饭,把丫鬟按倒要强行欺辱,岂料那丫鬟已是有夫之妇,见少爷如此,竟以死相逼。

而张二鹏哪管那些,还要强上,结果那丫鬟一把抓住了张二鹏裤裆的玩意,用力一扯,把那已经块愈合的伤口又撕裂。张二鹏嚎啕大叫。引来两个狗腿子,一顿乱刀捅死了丫鬟,把尸体送回丫鬟家中,并告知其家人,这丫鬟偷盗府上金银,被发现后自刎,留下五十两银子当做丧葬费便逍遥而去。

丫鬟家男人叫向鸿,在一家粮坊做工,一身的肉疙瘩,最近脸上总是喜笑颜开,逢人便说自己要当爹了。

这天晌午,向鸿刚下工,嘻嘻哈哈的与几位苦力说着什么,突然跑来一男子,脸色难看,跑到向鸿身边低声言语几句便转身跑了。

向鸿连上身的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只穿了个干活时的短裤狂奔回家。

此时家中已挂上白布,左邻右舍都在帮着忙乎,那丫鬟的尸体就被摆在正门口,身上的血还在流淌,此时平摆着尸身,已能看出那微隆起的小腹。

“瑛子!!!!”向鸿一声凄惨呼唤,差点昏厥过去,问清状况后就提了把刀要去张府问个明白,被众多街坊死命拦下。

向鸿嚎啕大哭,摸着妻子略微隆起的小腹,一尸两命,任谁也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老丈母娘已哭昏几次。

夜,三更天,空中别说月了,就连星星也看不到,乌云遮空已一日,此时竟刮起风,也算得上是真正的月黑风高。

城中安静之极,连狗都熟睡。

唯独向鸿家火烛旺盛,向鸿满眼通红,穿了件黑衣裳,悄悄溜了出去。

官泽蒙面,把叶玲用大麻袋套着,只留两个小孔让她看清外面,拉粪车上装着满满四大桶火油,一桶足有七八十斤重,那粪车的臭味掩盖了火油的气味。轻车熟路的摸到了张府。

张府大宅占地有五十多米,四面外宅,套着里面几间内宅,一圈一人多高的院墙紧贴着外宅,虽不比一些官宅,但比起城中其他百姓的三两间小破屋,已算豪宅,在百桥镇是数一数二的大豪宅。

官泽刚要动手,却发现一个黑影正抱着柴火摆放,也不知从那弄的柴火,一捆一捆摆放在张府院外,那院墙不高,一些大捆的柴火都超过院墙,那男子好似非常老练,蹑手蹑脚的摆着柴火,不过一炷香的功夫便把张府的院墙完全堆满,那黑影刚要点火,却发现没带火石,抓耳挠腮的在四处张望。

官泽抽出早就燃起的火折子,喊道:“喂,借你一用。”

那黑影吓了一跳,又看不清官泽是谁,没敢贸然行动,连扔在脚边的火折子都没敢捡。

而官泽扔过火折子时,借着微弱的火光认出了是粮坊的大力士向鸿,叶玲家出事那天向鸿也来帮过忙,更是知道官泽与叶玲住在那瓜棚里,期间还有一次去送了些大米。

“向大哥,我是官泽。”官泽推着粪车过去,摘下蒙面布。

“官泽?你来干什么?”向鸿低声问。

“你这又是干什么?”官泽指着那些柴火。

“我媳妇被张二狗害死,可怜我那未出世的孩子,一尸两命啊……”向鸿说着又落泪。

“张二狗……你他娘的死到临头了,来,向大哥,帮我浇油。”官泽抱起一桶火油,往那柴火上泼去。

“火油?”向鸿闻到了火油的刺鼻味,毫不犹豫的拿起一大桶开始往柴火上泼油。

官泽又抱起一捆浇过油的稻草扔进院里,向鸿不笨,知道这张府还有个内宅,也抱起一些稻草往院里扔,这稻草也正是张府自家的稻草,堆在院外有一年了,早已干透,这一堆稻草最后一捆,沾着火油点燃,被扔进院里。

外面一圈的柴火也被点燃,那火油助燃,大火冲天而起,官泽把剩下的一桶火油,连桶带油一起扔进院内。那内院竟传来轻微爆炸声,随着爆炸声还有惨烈的嚎叫响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