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运皇

更新时间:2022-05-12 06:56:42

运皇 连载中

运皇

来源:落初 作者:思若晨言 分类:仙侠 主角:和尚 人气:

《运皇》是思若晨言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运皇》精彩章节节选:这一世,天庭变,地府枯;这一世,凡间乱,天地苍;这一世,情不变,人两茫;那一人,掌阴阳,开混沌;那一人,战五洲,成人皇;吾言天无情,也言地无义。吾曾百世浮沉,也曾逆命踏道。一生执情,不慕成仙,只愿鸿运齐天,逍遥称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落花城,坐落于岚洲,这里可谓花田柳绿,百姓安居乐业,宛如世外之源一般。

关于此城之名,来历可谓众说飞云,有人说取自古凡间语“落花流水意,来年胜天高。”之意,也有人说是因为此城有圣人坠落,逝前留名而化。落花城坐落于青山脉,青山山脉连绵不绝,更有着许多仙家道统,其中以花骨宗离落花城最近,因而最令人心驰神往。

关于那花骨宗,凡间却无多少记载,毕竟为仙家流派,宗内人士大都崇尚升仙得道,凡人却少有可以与之交集的,因而世间则以“仙人”称呼他们。

山上山下,人仙有别。

但人们仍旧对山上神仙无比崇敬,妄想自己某一天可以练气修道,长生不死。

此时的城内,却是异常的热闹,家家张灯结彩。还未到新年,却已挂起了红灯。一切,皆因城内的最大家族宋家,要与名门望族方家联姻。

落花城虽然在这诺大的岚洲之中显得不起眼,却也有着严格的势力划分。而位于最顶层的,则是有三位家族,也就是宋、陈,徐三家。下面,则是名门望族,这些家族大多祖上是翰林学士,因而福荫庇佑了后人,使得这些家族得以延续至今。

这场政治联姻,就是一般老百姓看去,目的性也很明确。

宋家长期以来,一直将城主之位牢牢握在手中,在三大家族中也有着绝对的领导权,可延续到如今,势力却渐渐衰弱下来,而陈、徐两家,近年却屡屡壮大,与宋家产生了制衡的现象。

宋家想要摆脱现状,唯一的办法,就是拉拢名门望族。而其中势力最弱的方家,无疑是个很好的选择。

至于方家,能够攀附上三家,自然是乐意参合一脚的。

其他人,则是图个乐子,毕竟凡人生命区区百年,这种事遇之,也便乐于参合。

在城内皆一片欢声笑语时,唯有靠近方家的一座书院,依旧带着白砖灰瓦,与周围的花红柳绿相比,显得有些萧瑟。内室里,少年圆润的声音,缓缓传出。

“意将歇,千古只道梦来见,若只听浮生归去,却叹来年是非变。曾可叹,来日将放燕北归。不指其朝朝暮思,但求此生心安在。”

声罢,少年将手中墨笔放下,一抖书卷,细细观摩一番,抬头望向窗外,轻轻一叹,道:“这大概是我在这方家,所作的最后一首诗了吧。”

话语间,少年抬手,将写好的书卷交于身侧的丫鬟。“小翠,你且留好,日后若记得曾有我这个主子,可时时拿出翻阅。”

少年身侧,有个身穿碧绿衣衫,奴婢模样的女孩。女孩约十五、六岁的样子。容貌算不上美,却也有清丽之感。

女孩双手接过书卷,眼圈却变得微红,看着眼前,自己这从小陪伴的少爷。

少年身穿白色长衫,一头长发也不盘起,随意披在身后,消瘦的脸庞,有着一丝的冷厉,使得他有着别样的魅力。神色淡漠,眉宇间带有一丝的疲倦与倔强,显得他身影有些赢弱。

小翠将书卷紧紧贴在怀里,带着哭腔,道:“方炎少爷,真的没有别的方法了吗,小翠不想你去入赘宋家啊!”

方炎摇了摇头,仰天感叹一声,将手放在小翠头上揉了揉,轻声说:“父命难违,况且我只是个遗孤,并非我弟弟那样是方家嫡子,被家族利用和亲也是正常的。”

见小翠的眼眶红到了极致,即将哭出声响,方炎露出苦笑,放在小翠头上的手抬起,却改为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正色说道:“你这妮子,本少又不是去送死,这和亲之事,对我来说,也并非不是好事,起码我不用看那些老鬼的脸色了。”

说罢,方炎扭过头,望向门外的目光,依稀带有一丝寒芒。他背过身,道:“走吧,和我一起,去见见我那些所谓的长辈们。”

方家,这落花城内,有名的文学世家。方家发展至今,虽在名门望族中排名落后,但依旧非寻常人家所比。后人子弟众多,而方炎两兄弟,则是这一任家主方洪的孩子。

值得一提的是,方炎并非亲生,而是方炎祖父北上办事时,在外捡回的。祖父在时,方洪还尽一些父亲的本分,而祖父逝去后,方洪对方炎的态度,也急转直下,方炎还被迫,搬入这书房居住。

外人可能无法理解,可方炎从小便天资聪颖,早以把方洪玩的把戏看的通透。

一切缘由,皆是因为方炎祖父去世前,曾指认方炎为隔代继承人。

这件事,曾引起家族高层极大的争议,而最终,却是方炎祖父力排众议,强势定下的。方家自古传承,还是相当保守,对于老家主的命令也不敢违背。

祖父在去世前,曾将方炎叫道身边,摸着他的手,说道:“傻孩子,原谅祖父的任性……当日我将你捡起时,便知道你绝非池中之物……有些事,需要你自己去摸索……家族封闭自守,你势必会被打压……我也不知道……把你与方家绑在一起,是幸,还是不幸……也许,是命?呵呵,命……命……”说罢,便在方炎的哭声中,溘然长逝。

果不其然,祖父逝世后不久,方洪便开始以各种理由刁难方炎。而那些所谓的亲人,也因方洪的缘故,整天对方炎冷嘲热讽。

而就在前不久,因为方炎私自买下许多民间流传的仙家道门研读,让方洪抓住了把柄,便以不学无术的名义,将方炎“光明正大”的赶出了房间,还被迫搬移至书房居住。

可祖父临逝前的命令却是无法改变的,因此,方洪便又想出了一计。

于是,和亲一事便在这种背景下产生了。

若方炎远入他家,那么家主之位,自然不能让一个入赘他家的人担任。方洪便可因此推给方炎那年幼无知的弟弟,使他这一脉可以继续担任主导地位。这,才是方家选择联姻,最根本的原因。

说到底,方炎的弟弟,也不过是这场政治斗争中的牺牲品。如果他继任的话,实则仍是方洪主掌大权,而他只是个傀儡皇帝般的人物罢了。

一切的一切,少年皆了然于胸,却无法道破。古语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自己才十五岁,生活能力还没有到自力更生的地步,若与自己的父亲撕破脸皮,那么自己的处境也岌岌可危。

长此以往,亲人的冷漠,也造成了方炎的冷酷,不过小翠常年的陪伴与不弃,又使少年冰冷的内心,有了一丝的暖意。因此在外人看来,方炎不懂礼数,对长辈无礼;而在关系密切的人眼中,方炎有时也会展现温柔搞鬼的一面。这般性情,倒和那江湖中流传的魔道人士有些相似。因此,方炎才会冷眼看着这所谓的父亲,一步步把自己“卖”出去。

此时的门外,方炎的父辈皆立于两旁。方炎从他们身旁走过时,这些所谓的叔叔,神色中均带着冷漠和嘲讽。方炎低声笑了起来,这世道,只重视血脉,无论是正道传承还是皇家贵族,对不是本家的弟子,都带着一种漠然的态度。

门口,少年的父亲和弟弟也在。父亲方洪,因为年纪已大,身材略显佝偻,可依旧带着一种平常对方言的厌恶表情,仿佛这自己带大的孩子,是野外肮脏的土狗一般。

而弟弟方玉的目光,可要复杂多了。从小,方玉便被父亲用来,作为对抗方炎的工具,因此也被灌输了不少对方炎有恶意的想法。

方玉的容貌,较之方炎,也有所不及。方玉是方家正统血脉,自然长有方家标准的国字脸。可方炎容貌可谓如出尘凡仙般,更加吸引女性青眯。这亦是方玉所妒忌方炎的一个原因。

此时他望着自己的“哥哥”,嘴角虽有所掩饰,但仍微微上扬,仿佛在说:“哥哥你输了,乖乖滚出家门,这家主注定不会是你这个外人的,一定会属于我。”

方炎面无表情地从他们身边走过,一只脚即将跨出门外的时候,他突然停住了,他转过身,对着那脸上已露出胜利者般微笑的方玉,淡淡问道:“你知道,什么是命吗?”

方玉楞了一下,方炎也不看他,转过身,抬首望天,吟诗道:“命里有时终须有,企为他人所左右。未来天高命飞鸿,不做鸡头愿成凤。”

弟弟回过神来,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冲哥哥大叫:“哥哥你什么意思,是在骂我目光短浅吗!你个即将入赘的人,还谈什么未来,简直可笑。”

方炎依旧没回头,却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方洪,慢慢笑了起来,道:“有些事情,你还是永远不知道的好,我的傻弟弟。”

说罢,也不顾方玉和父亲铁青的脸色,长笑道:“小翠,我成亲所穿的衣服呢,给我拿来!”一边笑着,一边,踏出了门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