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屠魔工业

更新时间:2022-08-05 07:18:45

屠魔工业 连载中

屠魔工业

来源:落初 作者:酒杯中的胖子 分类:仙侠 主角:沈文剑玄灵根 人气:

新书《屠魔工业》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酒杯中的胖子,主角沈文剑玄灵根,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饲养蜘蛛精、蛇精等著名妖怪的养成故事。异界被不可描述生物入侵时,挣扎求生的故事。以玄学还原科技战争形态,殴打妖魔鬼怪的故事。或许还是个偶有生离死别的朦胧狗粮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文剑完全不知自己被窥视,筑基期的他无法用神念保持大范围的警戒,何况野外经验也不足。

话说回来,如果真发现了窥视之人,反而是个麻烦,若无其他纷争,仅凭人家看一眼就砍人的事他现在还做不出来,多半也只能威胁一番放走。

晚上宿营时,沈文剑才拿出从几个抢匪身上搜刮的东西清点。

练气期死鬼身上的一把破剑,估摸着能值几十两银子。

低级飞剑一把,稍作处理将其回复未炼化的状态,说不定能卖两三百两,或留着做其他东西。

破损的圆盘一个,只能当成研究材料留下。另外圆盘能挡住两次“普攻”,研究过后材料也能留下备用。

除了三人的武器和法器,剩下的只有一个装着十几两银子的碎银袋,两块玉饰,一个芥子袋。

从三个人只有一个芥子袋来看,三人应该是散修,那么芥子袋是私用的,里面的东西说不定还能拿出来,不过要等回到安逸的环境里检查是什么类型的袋子,如是禁制类,还要想办法破去禁制,要是别的类型,只能烧了。

收获不多,相比挖铁线蘑菇那就还不错。

沈文剑没因为意外的收获而停下搜集的脚步,功夫不负有心人,又过两天,他终于在顺子的帮助下找到了个值钱玩意!

这是只香鹿,名字不错,是个类似于傻狍子的东西。

香鹿本身只是种灵气含量偏高的野味,一只四十斤的香鹿,根据地域和季节不同能值个三五十两银子,眼前这只值钱的地方在于它已经被铁线蘑菇寄生,但还没死!

说起来有些残忍,但已经救不回来的半植物化野兽,放到普通人手边只能烧死,在修行者眼里却是高级材料的生产平台。

简单讲既在高灵气环境下,尽可能延续其寿命。铁线蘑菇在无法杀死宿主完成植物化的情况下,会聚集大量生命力与灵力,从寄主窍穴长出真正的“蘑菇”。

铁线蘑菇菌体一株就值百两纹银,除普通的植物化寄主原有功能,还能拿来做炼丹、炼器的辅料,以香鹿的体型,拉回玉剑山长出七八株铁线蘑菇本体都不见得会死。

活着的香鹿无法通过芥子袋放进公共仓库,也意味着沈文剑的首次旅途结束。

归途中沈文剑和顺子做了下伪装。

沈文剑的宽剑收起,换了身素布衣服,拿棍子挑着绑住四肢的香鹿。顺子变化不大,背上多了把木弓。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猎户。

回去挺顺利,修行人士没那么多等着劫道的,普通人中的山贼对两个看起来挺穷,也没有货物的家伙并未产生兴趣……主要还是地处较为偏僻,距离普通人的高密度定居地挺远,大家都不爱来这做“生意”。

回到西村,放顺子回家,拿上之前交给村正暂养的蜘蛛,沈文剑才察觉到村正表情不对。

“鹞哥怎么了?”

村正名叫宋鹞,生的方头大耳,在西村做事已有七八年。

“前几天山上出事了。”

“什么?”

“下面的人说好像有人打架,把奇石峰打缺了一块,我们不能上山,详细的也不清楚了。”

沈文剑点头道谢:“谢谢鹞哥,我这就上山,西村这边还要靠你看着。”

连休息都没有,沈文剑离开西村往山上赶,心里估摸着打架的可能就有在飞石门看到的骑类音的家伙。

几座浮空山离地有数百米,但在这块被大山包围的盆地地形里有很多小土包,他“跳跳”走走的,直靠近到三十几里地,才靠着筑基后的视力勉强确认奇石峰的确缺了一块。

玉剑山的浮空山都以石为名,主峰玉石峰,后面根据负责长老的年龄大小,依次是灵石、奇石、青石、竹石和金石。

除开六峰,玉剑山的浮空部分还有三坨大石头,分别以天、地、人为名,都以巨链和主峰相连,现在多出一坨来!

没错,就是这么神奇,奇石峰被打掉的那块不但没往地上掉,反而此刻处在六峰之上!

如此也解开了个沈文剑多年的疑问——果然是石头有问题,而不是靠阵法故意浪费材料钱来装X的。

不知能不能借此机会整点儿碎片到手上,看看石头怎么完成“反重力”的重任的。

想到这儿,他的移动速度又快了一分。

不多时,总算回到竹石峰下,从腰带内侧取出个短管吹了声。

很快就有人“biu”的飞过来。

上玉剑山的正常途径只有两条,走玉山镇专门的接待处,或像他一样在各峰下吹哨子喊人,若非身负特殊任务,哪怕是山上的人也不能轻易直接飞上去,不然就等着面壁思过。

“吴师兄,今天你守山下呢。”

“沈师弟!你可算回来了,师父这两天已经骂了我们好几次了!”这位师兄叫吴宙,他师父就是陈月,沈文剑的师叔兼“养母”。

“啊!?她骂你们作甚?我出门时已经报备了啊。”

“怪我们没一个陪你出门呢。”

“嗨!”两人同时发出怪声直摇头。

家常唠完接下来是正事:“沈师弟,你手上这是……打算加餐?”

“这香鹿长了蘑菇,蜘蛛是……宠物。”

“宠物?”吴宙看着装蜘蛛的笼子一脸嫌弃,“很好,那咱们上去吧。”

直到借着吴宙代管的竹筏型法器回到山上,都没聊起奇石峰的事,等到在山上落地沈文剑主动问起。

“奇石峰怎么回事?”

“前几天有个圣月教的护法来捣乱,打死一个执事,然后三长老放大招,就这样了。”放大招这个词还是跟沈文剑学的。

“……那块石头不是来捣乱的打下来的?”

吴宙点头,凑到沈文剑耳边小声说:“听说三长老没脸见人,又跑去闭关了。”

“唔……那行,我先回去了,吴师兄你继续忙吧。”

“你记得去师父那报平安。”吴宙在后面喊。

回屋放好东西,转到山阴侧,飘在天上的石头有两三里之遥。

现在的距离,勉强可以观察到石头的断面,中心部分呈现偏灰夹杂着米黄_色,偏灰的部分有少量金属光泽,米黄的部分没有,也不知是哪个部分负责反重力。

以他的角度能看到石头旁边有两个师叔,可能顶上还有个坐镇的,他们貌似啥都不干就守着石头,不知是什么名堂。用猜的话,可能是缺什么材料才能整成天地人三块石头那样吧。

看样子已经错过弄到碎片的时机,那只能找机会看看外公有没有借此得到碎片。

有了目标,他不再关心天上的石头,转而想起吴师兄口中的圣月教。

被圣月教盯上,对正常门派实在是有些糟糕的事。

它不是飞天意面神教般的无害组织,而是纯粹的反_人类邪_教。

圣月教自认为属于万魔吞天中天魔那边的。对仅诞生了千多年都够不上前回万魔吞天尾巴的圣月教,没人相信他们真的能跟天魔扯上多少关系,奈何这群人就是以“颠覆人类暴政,恭迎天魔降临”为行动基础的,时不时就要搞个大新闻出来。

就以玉剑山这次的事为例,其他人谁家的死孩子敢一个人就来冲山啊?圣月教就敢,人家靠的是信仰!

按理说圣月教这种作死方法,早该被灭了。

实际上它的确遭到多次多方围剿,但似乎摆在明面的力量被清除并不会对他们伤筋动骨,每次围剿之后都会发生些报复性的事件,隔不了几十年圣月教又会活蹦乱跳,多数时候还会比前次更壮大。

现在临近新的万魔吞天,八卦的天性,让普通人中有权有钱的都开始能接触一些万魔吞天的旧闻,正是圣月教大规模发展信徒最好的时机。可以得出结论,圣月教这个毒瘤此时此刻不但不会因任何打击而削弱,反而会随着万魔吞天的临近,越来越毒,谁对上都会很难受。

这货怎么会盯上玉剑山呢?

玉剑山在周围数百里有点名气,可出了这范围,也就些古山古刹的知道,就算圣月教把玉剑山打下来也不见得能提升威望,毕竟此时的圣月教实力或者不是顶尖,但臭名远播可是举世皆知。

唔……大概有什么正常人无法理解的图谋?

想着藏书中记载的圣月教信息,转眼来到师叔们的居住区。

沈文剑在山上没有固定的师父,唯一勉强能算师父的只有外公,因为这层关系,他在山上喊人长老之后只有师叔,没有师伯。

师叔们的居住区处在山阳一侧,独门独户,背山而建,一圈山道几十户,几圈下来有不少是空屋,人员有些凋零,比起外面的飞石门之流却又好太多。

沿着铺满竹影的山路走一段,还没等他上前敲门,房门已经打开,陈月出现在门口。

“师叔,我回来了。”

陈月没说话,把他前胸后背看了圈,确认没被外人开几个洞,才说:“现在有些不太平了,下回出门叫上你师兄师姐,万一有事也好有个照应。”

“嗯!”

接下来被陈月拉进屋各种嘱咐,又是检查修行,还要留他吃饭,好说歹说才借着还有事儿没处理脱了身。

倒不是沈文剑不知趣,陈月如同亲人般的唠叨让人暖心,但房里的香鹿、蜘蛛、蘑菇啥的的确还等着处置呢,山上没普通人,蘑菇能稍等,香鹿却等不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