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我辞青山抱剑来

更新时间:2021-11-23 10:17:06

我辞青山抱剑来 连载中

我辞青山抱剑来

来源:落初 作者:皎照西楼 分类:仙侠 主角:荀川姜不韦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皎照西楼的原创小说《我辞青山抱剑来》,主角荀川姜不韦,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微雨闲骑东风去,我辞青山抱剑来。……山神庙中的扫地童子荀川,十五岁生辰那天拿到身生父母遗留的宝物,于是告别养父和大青山,踏入仙门,找寻有关父母的惊天之秘。直到他发现,黑暗中似乎有个黑影在操控这一切。而这双黑手,正来自于身边某个最亲近的人……——建了个书友群:142843566欢迎大家进群聊天打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

“下品凡骨,不能再差。修仙什么的估计也是奢望……”

荀川虽没把这话说出口,心乱如麻之下,隐隐生出自我否定。

他不是一个不自信的人。

但面对如此结果,他实不知应如何继续在这偌大的宗门内傲然挺胸而立。

仙骨即为根骨,根骨就是天资,这和凡人口中的聪不聪明是一回事。

只是聪明与否可以后天锻炼,且没有实在的标准。聪明人也可能做傻事,傻人也有灵光一现之时。

但根骨却有实实在在的优劣之分。差就是差,好就是好。

别说跟聂豫荆去比,荀川这根下品凡骨,就连怎么留在纯阳宗都是问题。

半晌,松灵先回过神来。

看着蔫儿了的荀川,甩了甩脑袋,上前伸出双手抓住他的双肩轻轻晃了晃。

“观主……”荀川个子不高,抬起头看向松灵喃喃道。

只见松灵双眼微微闪动,情绪饱满,竟有一丝丝姜不韦的影子。

看着荀川好一会儿,忽然开口,唾沫飞溅,发出使劲却轻微的气声:“下品凡骨,亦能修仙。”

“亦能,修……仙……”荀川无力地重复了一遍。

“为何不能!只要你想,你就能!”

“仙骨乃上天所赐,但路,始终都是自己踏出的。”

“若连自己这关都过不了,即便赐予你上品仙骨又有何用,他日再逢磨难,你依然会自我怀疑!”

此话一出,荀川顿然醒了几分。

看着松灵的努力唤醒自己的样子,他心里莫名一暖。可让他不解的是,与松灵相处不过一天,为何他这么看重自己。

荀川没问,只是默默接受了他的好意。

带着荀川转过身走到赵长老跟前。

松灵微微放松了略微紧张的脸部肌肉,拱手道:“赵师兄,师弟知道宗门有规定,除非某位门内长老愿收荀川为徒,否则就算入得外宗,至少也得上品凡骨。”

“既知道,你还想说什么。”赵长老挪开眼神道。

“荀川虽是凡骨,但生有异像,实属罕见。且他是一个好苗子,根骨低劣,肉身却不差,只要潜心修炼,勤能补拙,日后大小应当也有一番成就。”松灵语气诚恳道。

赵长老微微挪回视线瞥了眼拱手低眉默不作声的荀川,心里犯起嘀咕。

荀川元门图中显出异像,乃他亲眼所见,千真万确。望气之后,下品凡骨亦是事实不假。

但念在特例特办,破格将他收入宗门也未尝不可,只是就这么轻易松口,未免显得过于没有原则。

冥思少顷,只见他依然摇摇头道:“这少年倒是沉稳,不像其他人那般哭天抢地,老夫甚是喜欢。但此事不可通融,宗门铁律,少有破例。即便有这权力,也不可任意徇私。”

荀川起身,正要婉言谢绝松灵好意,却听松灵微微提高了些音量道:“赵师兄,师弟此番给宗门带来两个好苗子,按惯例,上宗定少不了赏。我松灵在此承诺,自愿放弃所有奖赏,只为换荀川在外宗修行资格。”

“观主……”

松灵抬起手掌,阻止了他的话,眼神坚定地看着赵长老。

赵长老没想到松灵为了荀川竟如此舍得。

一次开出两个仙骨,其中一个还是上品,这是仅次于道骨的最高资质,怎么也算大功一件。

纯阳宗今年一年也只收了三个仙骨苗子,松灵这一轮就占了俩。

这足以让他脱离外事长老身份,晋升为内务长老,外加各种丹药法宝赏赐。

尽数放弃,就只为了让这么一个下品凡骨的小子在外宗获得一个修行身份。

不管怎么看,这门生意都亏到体无完肤。

“如此何必?莫不是跟这小子有什么亲戚?老夫若没记错,你那唯一的侄子已被收在身边做了个道童。”

松灵叹了口气:“不瞒师兄,荀川确是我一故人推荐而来。但此事非我私心。一来,我相信荀川。二来,既是那位故人推荐,必有可取之处,下品凡骨绝不能完全限制他的成长。若就这么失了机会,实在可惜。”

赵长老皱起眉头:“你可想清楚了,当真要如此?”

“当真!”松灵斩钉截铁道。

“最后问你一遍,不后悔么?”赵长老又问道。

松灵抱拳,沉声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绝无反悔!”

“好——”赵长老忽然高看了这松灵几分。只见他长袖一挥,摊开手掌将一块腰牌递给荀川。

荀川略显木讷地接过后,赵长老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小子,有福!”

说罢,他径自走进了长生祠中。

一挥袖,大门紧闭。

“观主,荀川……荀川,不知应该说什么才好。”紧紧捏住手中的腰牌,直至骨节发白,荀川低着头,不敢与松灵有任何对视。

松灵摇摇头,拉着他走到一边:“无碍,什么都不须说。”

“可我……”荀川咽了口唾沫,后退一步对着松灵极为认真地深躬一拜:“观主感遇大恩,荀川感激涕零,难以言表!日后修炼有成,绝不负此番恩德,定奉琼瑶以厚报。”

“你有心了……暂不必考虑那些。既领了牌子,便是宗门一分子,务必勤加修炼。外宗不比内宗,条件要艰苦许多。”松灵语气亲和地道。

此时看去,他已恢复了昨日笑容满面的模样。

“我不怕苦,更不怕累,只怕自己没取得什么成就,辜负了观主一番苦心。”荀川苦着脸道。

“放下这个念头!“松灵拉着他坐下,语重心长道:“成就的大小,只取决于你本身,若修炼无甚成效,最终辜负的也只有你自己。我不过是想与你结个善缘罢。若你有腾飞之日,能念我半分便心满意足。若无那一朝,于我不过损失些身外之物。正阳观观主虽不是什么贵职高位,却也符合我偏安一隅的个性。”

这番言论,让荀川见识了何谓豁达。顿了顿,荀川用力闭眼,抱拳道:“荀川谨记观主教诲。”

“此次入宗,无亲无故,一切皆靠自身奋斗争取。宗门内勾心斗角之事数不胜数,我不过是外事长老,能帮你争取手中这块腰牌已属不易,无力再为你庇护一二。切记凡事多留心眼,遇到惹不起的人就躲,万事以保命为先!”松灵郑重地提醒道。

“是,观主,我记住了。”荀川站起,躬身一拜道。

这时,从不远处走来几位熟悉的身影,正阳观众人皆已将第一道元气吸收完毕。

“观主!”几位走到跟前拱手齐声道,聂豫荆也在其中。

“不必多礼!你们几位进了下宗,务必要勤加修炼,不可偷懒耍滑,白白浪费一身好仙骨。内宗资源丰富,找个自己心仪的长老拜师,日后定有一番成就。尤亮和聂豫荆资质甚佳,有很大机会进入上宗修炼,更当如此。”

“是,观主,我等明白。”众人答道。

松灵起身,又多看了尤亮和聂豫荆两眼,笑道:“那便各自去吧,之后在宗门碰面时再叙。”

“弟子告退!”众人说完,作揖离开。

荀川走了几步,脚底一顿,回头看向松灵:“观主,若您见到遏阴珠,或有消息,烦请来外宗一趟给荀川递个信儿。”

“放心。一定!”

又深深地看了松灵几眼,荀川拱手再拜,将一旁黑铁剑捡起抱在胸前,往外宗方向走去。

……

纯阳宗很大,钟灵毓秀。

内宗占据了一大片区域,其中上宗靠近山顶,外围有纯阳殿,长生祠,祭天坛等重要场所,而深处则分布着数十个洞府,住着身居高位的上宗执事长老及正副掌教,有能力进入上宗修行的弟子大多也都居住其中。

殿前广场是宗门弟子主要的聚集区,不论上宗下宗,只要是内宗弟子大多都会在此聚集。

出了广场,有一道传送阵,进了传送阵便来到下宗。长老殿便坐落于此,直接管理着下宗和外宗,其共分为三个部分,内务处,纹师楼及主殿。

内务处主要负责为宗门弟子提供任务,分配资源,发放奖励,及管理一些出售基础丹药、法器等物品的场所。负责的长老大多是一些赋闲之人,修为较低。

纹师楼聚集了所有宗门长老级纹师。主殿则是下宗的核心,相当于上宗的纯阳殿。乃下宗中枢所在,掌管着宗门内外所有日常事务。

荀川首先要去的便是内务处,通过腰牌领取属于自己的东西后,询问自己的落脚点,熟悉一些相关的宗门规定和日常。

一路上,他和正阳观众人一道前往,却明显感觉有些格格不入。

五个灵骨弟子大多围在了尤亮和聂豫荆身边,不断巴结吹捧着。聂豫荆话少,时不时应几声,也只是礼貌的客套,一脸老实之相。

尤亮则显得落落大方,不仅来者不拒,更是大言不惭地说了些关于日后的话,承诺会多多照顾几人,这也让众人更加卖力地对他吹捧起来。

在开仙骨之前,因为荀川看着不是很好相处,众人没有极力吹捧于他,却都在心里把他当成了这次正阳观的头号种子,荀川也发现众人时不时就会盯着他看几眼。

可现在。

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后头,完全被当做了空气,就连余光的施舍都没有。

虽不甚在意,但始终觉得微有落差。

捧臭脚这事,荀川向来不在行,自顾自抱剑走着,耷拉着眼皮子,没精打采。

不多时,一行人来到内务处。

进了门,只有一位轮值长老在蒲团上闭眼打坐。

“长老在上,我等是初开了仙骨的弟子,来领一下物件。”尤亮带头拱手道。

那长老睁开眼,打了个哈欠,软绵绵地抬起手:“牌子。”

尤亮从腰间解下一块腰牌递了过去,脸上满是掩盖不住的得意。

“下宗腰牌……什么根骨啊?”那长老挑了挑眉道。

“回长老的话,弟子是中品仙骨。”尤亮微笑道。

只见那长老忽然精神了一些,双眼放光道:“不错啊!很久没见到仙骨弟子了。后生有前途,好好修炼将来必成大器!”

说罢,只见他一挥手,尤亮的袖子上便出现了一道金纹。

这是乾坤袖的印记。

所有的东西都装在了乾坤袖里。

“多谢长老!弟子一定努力!”说完,他喜滋滋地走到一边,迫不及待地开始检查起乾坤袖来。

“你呢?”那长老看着聂豫荆又问道。

他穿着兽皮衣,与众人不同,十分显眼,很容易被点到名字。

慌忙从胸口掏出腰牌递了过去,聂豫荆拱手道:“弟子上品仙骨。”

“不错,不错。上品仙……”那长老一愣,双眼顿时瞪得老大:“你再说一遍?上品什么骨?”

“弟子……上品仙骨。”聂豫荆拱手道。

“邪了门儿了,敢情一年见不着几个,全集中在今天了。”长老一挥袖,给聂豫荆也送了一个乾坤袖,一边对他复制着跟尤亮说的那番好话,一边眼神怪异地打量着其他几人。

荀川站地靠后,所以最后一个上前。

“不用说,你也是灵骨对吧?”长老微微一笑道。

“弟子……”荀川没好意思正眼看他,只是递过在手中捏了半晌的腰牌。

长老接过一看:“外宗腰牌?”

顿时,笑容完全收起,充满不屑道:“果然这世间没那十全十美的事儿,一锅好汤里,多多少少总会有那么一两颗不干净的东西。”

见荀川面不改色,似完全不在意他的说法,心里莫名对荀川多了一丝丝好感。

从乾坤袖中拿出一个布包袱扔了过去道:“上品凡骨也没多少指望了,不过好好修炼的话,一线机会还是有的。”

接过包袱,荀川拱手一拜,却没道谢。

只见他转身走到门口处,而后微微转过头来,如一汪深潭般平静道:“若我是下品凡骨呢,还有机会吗?”

那长老闻言一怔。

言罢,没等他回答。

荀川回过头,起脚走出大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