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穷尽上苍

更新时间:2021-11-23 10:33:34

穷尽上苍 连载中

穷尽上苍

来源:落初 作者:贪青 分类:仙侠 主角:青渊小渊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穷尽上苍》是贪青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青渊小渊,书中主要讲述了:如果,你一出生就是个糟老头,你会怎么想?是反躬自问、乐天安命还是怨天尤人、痛恨上苍不公?如果,有一天你可以成为上苍,你会怎么做?是严于律己、公而无私还是肆无忌惮、放纵的变本加厉?如果,最终你明悟上苍必须死,你会怎么办?是舍身护道、慷慨就义还是苟延残喘、得过且过的事不关己?这是上苍阁十一代上苍对决九代上苍的故事;这是道灵界天生老相的少年与地球公元3000年人造人经历的传奇。走,让我们一起穷尽上苍,看看最终的上苍,到底是什么东西!本书不后宫不太监,后续越来越精彩,如果有毒点,欢迎书评区指正,若无合理的解释,大家寄刀片,到付!Q群,上苍之友:610471454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河神震怒,天灾将至,江河泛滥,无忧将淹!

惊人的传言,来自前两天才抵达无忧镇的一群神秘人,经过打听,人们才得知那些神秘人居然是慕容宫的高人,于是一时之间关乎河神震怒的消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了整个小镇。

无忧镇是阳炎国边陲小镇,而慕容宫乃是阳炎国第一大门,地位尊崇,底蕴深厚,门内弟子随便哪一个都是一顶一的高手,在阳炎国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每逢慕容宫收徒大典,更是有不知道多少达官贵人不惜代价也要将自家孩子送进慕容宫去修行,为此有关系的托关系,有珍宝的献珍宝,费尽了一切心思却不得门路。

而这次慕容宫弟子出现在这边陲小镇,有人说就是慕容宫弟子受宫主慕容冲指派,前来这里收门徒,看是否有天资不凡的少年有幸得入宗门,只是刚来这里,慕容宫弟子就发现河神震怒,急需安抚,所以收徒这事才耽搁下来,整日里有慕容宫弟子在泛滥过后的大河边缘驻守,免得有人惊扰了河神。

一切安抚过河神之后再做打算,慕容宫弟子为民着想的大义心肠,让无知的无忧镇居民对慕容宫更是敬畏与向往。

慕容宫在阳炎国的影响力,慕容宫弟子这几日在大河边的尽忠职守,加上慕容宫安抚河神后招收门人弟子的诱惑,让这场突如其来的传言,顷刻间就深入人心。

很多少年没有受过大苦大难,无忧镇虽然常年风调雨顺,往年却也经历过虫灾,那虫灾的可怕,让经历过的老百姓谈之色变,那些虫子虽不吃人,却能把人能吃的全吃光,让人活活饿死,那等颗粒无收、满目萧条的场面,没有经历过的人很难体会其中的绝望。

本就偏僻的无忧镇,粮食是所有百姓心中的天,况且百姓大多迷信鬼神之说,一听慕容宫的高人说河神要发怒,降下水灾,水淹无忧镇,不知所措的百姓们一下就慌乱了起来,尤其是一些经历过灾难的老人,想起以往的灾难,更是恐惧的跪在大河边缘烧香祈祷,恳切河神息怒。

“装神弄鬼!”

因为河神发怒的传言,不仅有老人去河边烧香祈祷,更使来无忧庙中烧香拜佛的人也多了起来,接生婆婆也不阻拦,严格说起来,她也不是无忧庙的主人,只是在其中寄宿而已,只是对于这河神发怒,要吃童男童女的事情接生婆婆却是嗤之以鼻,蒙蔽普通百姓的招数,蒙蔽不了这位颇为神秘的接生婆。

镇上也有少数人对河神要吃童男童女的事情颇为质疑,只是发出这种传言的是慕容宫的高人,这少数人,却是只能将这些质疑埋在心里,一旦质疑慕容宫的高人,也就绝了自家孩子成为慕容宫高人的机会。

无忧庙外,锣鼓喧天,嘈杂四起。

听到响动,一些正在烧香拜佛的百姓匆匆而去,晚上借宿在庙里的部分慕容宫弟子也陆续离开无忧庙,一个个神色肃穆,赶着不知哪里搞来的驴车,百十人一边喊着河神息怒,一边喊着破财免灾,声势也是十分隆重,朝着无忧河边走去。

吉时已到,河神该开饭了!

此时无忧河边已经围满了百姓,窃窃私语的人们,在慕容宫的弟子到来时变得安静下来,而在河水边缘,放了一张草木粗略编制的木筏,浸泡在河水之中,正随着河水晃动起伏不定,

当浩浩荡荡的慕容宫弟子来到这里后,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慕容宫弟子走出来,一把将手中的宝剑连同剑鞘插在土地上,随后神情肃穆的朝着河心拜了几拜。

“胡师兄演技越来越好了,现在做这种事简直顺手拈来,不愧是我们的师兄,这种事情咱们都做不来。”

嘴唇薄削的男子看着装模作样的络腮胡,嘴里啧啧赞叹。

“刘师弟说的不错,这种装神弄鬼的事情,还是胡师兄最擅长。”

姓于的男子连连点头,看的津津有味,倒是姓张的那黑痣男子,却显得对此心有排斥。

简单拜过河神之后,为首的胡姓师兄看向众多百姓道:“河神震怒,无忧镇水灾在即,我慕容宫为守一方平安,特在此为诸民请愿,平神怨,息水难!”

顿了顿,胡师兄朝着身旁的几名弟子隐晦的递了个眼色,紧接着大声喝道:“为息河神怒,舍财保平安!”

随着胡师兄的话语,几名慕容宫弟子拉着驴车开始围着百姓缓行,每到一个百姓面前都会说一句为息河神怒,舍财保平安,那意思极其明显,众多百姓虽然心中不舍,但事已至此,只得忍痛割爱,纷纷拿出财物,穷苦人家咬牙向马车上扔出几枚铜钱,殷实人家则足银奉上,一些实在穷的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则和慕容宫的弟子大眼瞪小眼对峙几秒钟后,在慕容宫弟子“善意”的目光中败下阵来,将随身带着的耙子破碗之类都献出来。

驴车转了一圈,原本空空如也的车板上已经堆砌了高高的财物,扫了眼收来的财物,胡师兄满意的点点头。大手一挥,满车的财物则消失不见,不明所以的百姓见得如此神仙手段,纷纷向往惊叹,对将自家孩儿送入慕容宫更加上心。

“请神童!”

随着胡师兄的又一声断喝,又有一辆驴车被推出,车上是两个半大的孩子,其中的女孩身形枯瘦,身上的衣物明显不合身,本就枯黄的小脸早已变得煞白,正是和青渊他们一起上山砍柴的小蝶,而其中的男孩头发极其凌乱,仔细看去上面还沾了不少尘土,竟是无忧庙的青渊!

只是此刻的青渊双眼紧闭,似是昏睡了过去,身旁的小蝶一直在时不时呼唤他,他也一无所觉。

“小蝶,青渊!”

人群中,小胖和一些少年看着车上的二人,全都惊呼出声。

“爹,娘,姐姐,小蝶不想当神童,小蝶想回家,小蝶以后听话!呜呜呜!”

小蝶隐约察觉到自己的命运,惊恐的失声大哭。

“哎,祭祀过河神,这两个孩子恐怕就回不来了吧,小蝶那丫头虽然不太听话,但是......”

“就是因为她不听话,家里又拿不出钱来保平安,才把小蝶推出去做祭祀的神童啊。”

“我现在担心小蝶会惊扰到河神啊,万一小蝶不乖乖的被河神吃掉,我怕河神又会大怒啊,那样就连累咱们了啊......”

“小蝶被推出去我理解,可是青渊那孩子怎么会被选为当神童呢?接生婆不是一直对青渊宝贝的紧吗怎么舍得把青渊推出去呢?”

“青渊这孩子平时挺乖的,这次也一定会乖乖被河神吃掉,真是好孩子啊......”

流言纷纷,被混在人群中的接生婆听在耳里,看着驴车上彻夜不归的青渊,接生婆脸色铁青,突然手一抖,一根绣花针迅若闪电却无声无息落在昏迷的青渊身上。

青渊浑身一震,身体之中一股暖流涌过,将他从昏迷中唤醒。

“这是......”

略显迷茫的看着身边的小蝶和周围的人群,青渊一时不明所以。

“青渊哥哥你醒了,我们就要死了,小蝶不想死啊!”

见到青渊苏醒,小蝶好像找到主心骨一般抱着青渊的臂膀开始放声痛哭。

“我被选为祭品要被河神吃掉了?”

小蝶一句话让青渊瞬间明白现在发生的事态,看着周围之前自己在山上看到的那些人,看着河边简易的木筏,看着周围不明所以上当受骗的百姓,青渊热血上涌,猛地起身,就欲张口大声拆穿慕容宫人的阴谋,可是身体中一股莫名的力量出现,让他有口不能言,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只能好像哑巴一样发出“啊啊啊”的怪声。

“无礼,肃静!”

见青渊醒来后咿咿吖吖的想要张口说话,胡师兄脸色一沉,眼中有凶光一闪而过,向着人群微微使了颜色,便见一名慕容宫弟子上前,趁青渊不备,一拳狠狠将青渊打翻在车上,让他一时动弹不得。

“婆婆、婆婆在哪儿......”

此时小蝶的哭喊已经渐渐沙哑起来,装着他们二人的驴车已经走到了木筏近前,马上他们就要被强行推上木筏送往大河之中被河神吃掉,而百姓的私语,小蝶的哭声,慕容宫弟子们冰冷的身影,河边的木筏,眼前的一幕幕在青渊眼里组成了一副让他越来越心寒的画面,他心中开始充满了恐惧,这种恐惧,比之前遇见毒龙兽时还要更甚,这里明明没有凶兽,没有恶鬼,没有妖魔,可他却从众人身上感受到了比以上种种更加恐怖更加可怕的东西!

无知!冷漠!

他身体渐渐开始发抖,脸色越来越苍白,心跳的越来越快,眼眸深处,面对毒龙兽时的狰狞隐隐浮现,慢慢的,他的手,紧紧贴在了腿上的空间压缩包。

那里,还有剩下的最后一枚炸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