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更新时间:2021-10-14 08:30:51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连载中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来源:落初 作者:东山冽 分类:玄幻 主角:纳兹王子 人气: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由网络作家东山冽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纳兹王子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穿越,本应是小说动漫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场景,但当他们反应过来之时,就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拥有魔法的世界。魔力不怎么用于战斗,更多用于生活方面。就像另一个世界的电一样,这里的魔力可以装在容器里用来交易,可以治病可以制冷。关于战斗,更多人的选择是强化术。将好几步汇聚在一起,消耗相同的体力,达到极快的速度战斗。这个世界由一块大陆和漫无边际的海洋构成。在大陆上分布着尼莫王国、苏摩王国、西王国、莱恩帝国以及圣剑会所在的公国。四百年前穿越而来之人,改变了这个世界,他被人奉为神明,他留下的剑被留在大堂中央保护着这个世界。就在圣剑迎来失去主人的第四百年前夕,这个世界开始发生巨大的动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还有十个人站在原地,没有在蓝色火焰中燃尽生命与时间。

“蓝色火焰的能力是,使魔力比较弱的人在火焰中燃烧生命力,直至死亡。现在还有十个人站着,那也就是说,这十个人比其他人要强。而且,蓝色火焰是根据术式使用者的强弱决定限度,理论上越强的使用者能够让越强的人被蓝色火焰灼烧。”东方殇向蓝灯解释这个局面,事到如今他也没有什么能做的。

“那我们站在这里没有关系吗?”蓝灯看着四周,那十个人随时都将冲过来,这附近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用来躲藏。

“在这种关头,他也没有理由用搭上自己的生命保全我们,所以其他人也不会挑选战斗力较低的我们作为目标。再者,不是还有剑在手吗,自己的安全现在就要靠自己来保证了。”

确认了眼神,东方殇与蓝灯背靠背站在一起,两人都用双手紧紧地握着剑。两人的魔力都耗在刚才的术式上,现在能够支撑身体正常行动都已经非常不容易,只能用这样的姿势来防御随时可能过来的攻击。

知道那两人的决心,哈特也不再犹豫,拿着十字长剑向已经聚拢的十人发起冲击。

丝线扑头盖脸地向哈特袭来,头部、肩膀、四肢,甚至连前后的地方都是丝线攻击的目标。如此巨大的数量,魔力不足的哈特不能再用光壁和魔力风来阻挡。丝线在空中聚合在一起,互相缠绕,变得像锁链一样粗,如果是真的锁链,这绝对是让人粉身碎骨的攻击。

旁观的东方殇想起来,他当时想要突破的时候,也是四面八方袭来大量丝线完全没办法闪躲,才让丝线进入了自己的身体。这种明确为索命而来的丝线哈特又如何躲过呢?

哈特挥剑,劈开锁链。加速,将其余的锁链都通通斩断。虽然锁链断了之后还能够移动,但轨迹已经完全偏离,向哈特的身后飞去。

锁链接近哈特的时间不一致,在这短短的时间差中哈特不断砍击锁链,就像是拿着剑斩开箭雨。

一剑、一剑、一剑、紧接着又是一剑,根本没有休息的时间,大汗在斩击的时间洒在空中。对方也根本不给哈特喘息的时间,根本不停止锁链的攻击,不断的锁链在消耗双方的体力。

终究,一个人还是没办法抵过十个人,哈特的体力最终还是消耗殆尽,速度越来越慢,锁链距离身体越来越近。就算速度慢了下来,反应也开始变迟钝,哈特仍然站立着,不断斩断锁链。

最后的最后,锁链还是触及到哈特的身体,在胸口上留下重击,哈特被重重地击飞,重重地摔在地上。

东方殇和蓝灯背靠背站在一起,看着他们无法看清的一切,看着倒在地上的哈特,看着他胸口上插着的锁链状丝线。两人再次交换了一下眼神,同时向人群跑过去。但就凭他们两人的身体状态,又怎么可能跑得动。两人刚踏出第一步,就重重地摔在地上。

——这下,真的什么办法都没有了。

东方殇知道,自己早应该在十几年前死在“日暮西沙”的声音中。蓝灯也知道,自己本应该在纳兹的安排下在死在大堂中,在海德这个名字的阴影下结束自己的一生。

——即使明白这些,两人还是不甘心,就这样死在这里。但是他们两个早就无力回天,只有祈祷奇迹的发生。奇迹不是那种祈祷了就会发生的廉价物,两人渐渐放弃祈祷。虽然在这里有人相信神明,但作为战场上的战士,他们十分清楚,不要在没有神明的世界祈祷神明,他们选择相信。

奇迹似乎真的发生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现在这片战场已经没有人站着,那十个人已经全部倒在地上。

哈特拔出插在胸口上的锁链,没有血流出,伤口也很浅。他站了起来,走向倒在地上的两人,将两人扶着坐起。

“已经结束了,完完全全地结束了。”再也无法掩饰疲惫,哈特的话显得十分脱力。

“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会翻盘?”东方殇无法理解,为何已经接受死亡结果的自己,现在却迎来了生存的希望。

“你不是一直在抓着希望吗?”哈特无力地笑了笑,皮笑肉不笑,笑容很浅完全没有开心的情绪,“在我交代事情的全貌之前,先告诉我你的名字是怎么回事吧。”

蓝灯才想起,哈特一直都在在意东方殇的名字。这个名字在这里十分少见,而且名字十分像是他们那个世界的名字。是不是有可能,这个人也是穿越者?

“你是说东方殇这个名字吗?这个名字是以前一位贵人送给我的,当初他救了我一命,为了报答他的恩情我一直使用着这个名字。东方殇,读音很奇怪吧,很多人都觉得奇怪,但以为是别的民族的命名方式就都没有过问。我以前的名字叫做亚士。”东方殇淡然地讲述自己的过去,讲话时的神情就像是把装有自己过去回忆的袋子翻转过来,将所有事情全部说出。

“至于这把剑,叫做‘光华’。这把剑也是那个人给我的,一直以来我也搞不懂这把剑有什么能力,但是这把剑总是能在危急关头发挥巨大用处,而且总是给我带来安全感。我的确也是魔剑士一脉的,但我其实是学习了很多战斗方式,魔剑士的技术也只是比较下等的。”知道哈特肯定会问剑的事情,东方殇先全部说出来,给哈特省下问话的力气。

明白了一切事情,现在还没有追问的力气,哈特也开始讲述他刚才发现的事情。

“我旅游的过程中接触过这一类的能力,看上去就像是在操纵身上携带的金属。实际上,金属没有生命,也没有活性的魔力在其中,怎么可能会被操纵?他们的能力,其实是将魔力凝聚成那些金属的形态,他们进行的攻击其实就和魔术差不多。既然是魔术,那当然可以用光壁来防御,也可以用强大的魔力震碎魔力。”

“从一开始的举动讲吧。我也不隐瞒,实际上克罗斯·达拉斯爵士是我工作上了解到的一个存在。他是这些人的上级,也是这些人资金的提供者。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克罗斯·达拉斯爵士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可能东方殇你知道日暮西沙,但我确实在这之前不知道这句话,至于为什么知道我想你应该也能猜到个大概了吧。”

“总之,用了这两句话暂时换来对方的信任,也是想借此机会来看看你到底值不值得相信。当然,既然我连这句话都说出来了,那么现在的我肯定已经相信你。飞箭想要杀我,其实是为了测试我是否知道他们能力。我一开始就知道他们能力的实质,但是不能暴露,不然以我一个人也不能与这么多人为敌,我需要的就是你们的帮助。”

“一开始我故意让飞箭的攻击击中我,因为我知道他一开始根本就没有杀了我的打算。刻意挨下这一击,也是让对方觉得,我不知道他们的实力,从而小看我。还好你们两个都帮助了我,不然我们真的可能死在这里了。”

“提问:他们的能力其实是用供奉术换来的,这种方式取得的所谓特异能力,其实大同小异。他们的能力强度虽然和魔力有一点关系,但他们都是正常人,能力相差不大。那么,为什么在蓝色火焰中,最后剩下了十个人呢?提示:你们两个曾经被丝线夺取了感官。”

东方殇和蓝灯立刻想到了那样的感觉,丝线进入他们的体内,霸占了他们的全身,他们就像是提线人偶一样被操控着。虽然可能对方没有那个能力操纵他们去做别的事情,但能够剥夺他们的感官。

“答案很超乎你们的想象,蓝灯应该能够理解,除了飞箭以外的所有人都是使用丝线的。丝线应该是唯一能够控制感官的武器,他们的感官、思想、魔力,可能已经在丝线中共联了。知道蓝色火焰的能力之后,就把所有魔力全部转移到十人身上,保全他们来与我们对抗。证据是在后来的攻击中,对方持续进行的攻击根本不可能是十个只有能力异常的人能够进行的,所有轨迹计算得十分出色,互不干扰,接连不断。如果十个人有这样的实力,这个团队应该天下无敌了。”

蓝灯知道哈特在说什么,就像他们那里的网络一样,所有信息共享。

“最后是我怎么打败他们的。你们应该很好奇为什么我胸口没有流血吧,因为我在胸口放了一把剑。东方殇也许不知道,这把剑叫做碎剑,用圣剑碎片制成,虽然其实我很不想说出来。既然他们的一切都是用丝线相连,我就用这把剑接触丝线,使用法术破坏整个丝线构成的神经网络。抱歉讲了一个你不认识的词,简单来说就是把他们绑在一起烧了。”

听完哈特的解释,两人没有说什么,因为确实是彻彻底底的死里逃生。

然后,东方殇想起,自己离开工会的时候故意在桌子上留下东西的时候,哈特也留了东西。

也就是说,那边的战斗也开始了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