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皇后当自强

更新时间:2022-05-06 18:42:53

皇后当自强 已完结

皇后当自强

来源:落初 作者:雨初晴 分类:言情 主角:羊献容刘老师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皇后当自强》是雨初晴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羊献容刘老师,书中主要讲述了:你说什么?史上最衰的皇后?  啊,不不,我只是上岗次数最多而已……  只是也不用让我被废,被废,被废,被废,被废五次吧?!!  不过没关系,谁让我喜欢挑战呢!  被废个五次算什么,成为俘虏又算什么?  本姑娘照样活得精彩!  高歌一曲皇后当自强,咱换个国家又上岗!  -----o(∩_∩)o————————o(∩_∩)o——  花花友情提供皇后群号:15270239  敲门砖:司马衷对羊献容的称呼。  郑重声明:非书友勿入!  月票多多的砸过来,多砸票,砸的某晴爆发,每日n更,n>1!  某晴的新书《穿越之媒飞色舞》,大家多支持,下面有直通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你非我,安知我之呆?”我愤怒的反驳,斜眼看着司马衷,小傻子,你能听懂吗?

不过司马衷好像有些听懂了,我看到他不怀好意的笑笑,然后说出了让我吐血的话:“鱼乐不乐我不知道,不过我却知道你确实呆头呆脑。”

我怒,世上最令人郁闷的事情是什么?是被你瞧不起的人瞧不起,世上更令人郁闷的事情是什么?是被一个有名的傻子称为呆子。

我愤怒的瞪视,心思万转,却没有说出来,万一,他雷霆一怒呢?就算他傻,他也是皇帝,更何况,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他有任何弱智的迹象。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急忙跑到镜子前,铜镜就是铜镜,打磨的再光滑,也看不清楚人的面容,心中抱怨着,不过,我还是看出了自己的大体样貌,镜中的我肌肤白皙胜雪,眉目宛然若画,年纪不大,但是却可以看出是个美人,再加上我自己目测的身高大约有一米六五左右,与大名鼎鼎的黑短丑的贾南风确实不一样。

“我到底是谁?”我真的迷惑了,我穿越而来,做了晋惠帝的皇后,却不是贾南风。

“羊献容。”司马衷好心的说道。

“羊献容?”我迷惑的问道,“羊献容是什么?”

不会是我穿越的时候,正好以晋惠帝为开始,历史进行了平行分支,一支是我们熟知的历史,另一支就是我现在所处的这个?

我歪头细想,许多的穿越架空类小说都是这样写的,而我不过是忠实的读者而已,而且我很满足做一个忠实的读者,而不是一个充满创意的编剧。

司马衷浮起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好心的解释:“羊献容,羊是猪狗牛羊的羊,献是献媚取宠的献,容是容颜尽毁的容。”

这是什么解释?我额上冷汗滴了下来,这具身体叫羊献容,只是这名字寓意也太差了吧,到底是谁给我起了这样一个极具悲剧Xing和侮辱Xing的名字?当然,我指的侮辱Xing是指这个名字给了司马衷讽刺侮辱的机会,他让我觉得自己有一个猪狗不如的名字。

我冷眼看司马衷,他坦然的回望,脸上的笑意收了起来,一脸的无辜而纯洁,仿佛羊献容只能这样解释,可是,为什么我觉得他的眼睛在笑?而我堂堂一个穿越女主,竟然被他嘲笑?

正准备说话,突然一个激灵停住了,我竟然问他羊献容是谁,这不是把我自己暴露了吗?哪有自己不知道自己名字的呢?

反观刚才司马衷的表现,他最起码不是一个智力低下的人,如果他追问,我又该怎么跟他解释?

果然,司马衷顿了一下,好看的眼睛微微眯着,认真的看着我,问道:“你为什么不知道自己是谁呢?”

我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说道:“如果我说我失忆了,你会不会相信?”

“真当我傻瓜啊。”他敲了一下我的头,笑嘻嘻的说道:“来点新鲜的说法。”

我抱着头,心中忽然一动,他的说法怎么那么像一个想要听故事的孩子呢?我何不真话假说呢?看我舌绽莲花,为自己镀上一层神秘的光圈。

“皇上,”我清清嗓子,微微靠近他,一脸的认真而神秘,“其实,我是一个神仙。”

“你………”他的声音陡的拔高,白皙如玉的手指颤颤的指向我,带着三分的惊讶三分的兴奋三分的好奇。

“嘘。”我轻声说道,“小点声。”我可不会天真的相信在宫殿内外只剩下我们两人,那些侍从只不过是隐藏了而已。

这样的画面我在电视中看多了,当你需要人的时候,总也找不到,当你想要做些隐秘的事情,无论怎样小心,总有一个或几个人在某个超越人想象力极限的地方呆着,然后发现你的秘密,于是这世上永远不会有秘密存在。

我现在的身份如此诡异,需要小心从事。

“那神仙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司马衷凑过来,小小声的问道,一脸的好奇。

说话时他的面颊离得我很近,一股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一双细长的眼睛,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凤目了,闪闪发光,我看着他长长的睫毛,不禁有些心猿意马,司马衷的相貌真是没的说。

“我是穿来的。”当我清醒时,刚刚听到自己这句话的尾音在空气中盘旋,我怎么说出了真话,真是美色误事啊。

果然,“什么叫穿来的?是穿衣服来的吗?”司马衷突然像个好奇宝宝,执着而又天真的问道,只是为什么我总觉得他美丽凤目中的闪光是在笑我呢?

“穿来的,就是,”我强自定了一下心神,说道:“这是神仙修炼的一种方式,指的就是元神出窍。”

司马衷看看我,嘴角仿佛有笑意,又赶快垂下眼睑,低声问道:“那和你不知道自己是谁有关系吗?”

“那个,”我本来是为了引开他的注意力,没想到他又绕了回来,“有关系,当然有关系,因为我现在不是羊献容,而是神仙,所以不知道自己是谁。”

“胡说,”司马衷猛地抬头,一脸的不信任,“神仙应该什么都知道。”

“那个,是因为我是个小神仙,法力不高。”我勉强解释,觉得很难说服自己,仍在寄希望能说服小傻司马衷。

“不对,你刚才说不知道自己是谁,现在又说自己是神仙,你是不是想骗我?”司马衷戒备的看着我,看我的表情就好像在看一个对他图谋不轨的中年大叔或者老年巫婆,而他就是一纯洁无辜的善良小孩。

司马衷,拜托你一个成年人别做出这样天真无邪的表情好吗?就算你美人无忌,可是也要知道有些表情不适合你。更何况现在的我,年龄身高明显差他一截,谁是受害者还不一定呢。

还有,听听司马衷的话,这是傻子吗?瞧瞧这反应,这口才,整个一哲学教授啊。为什么他的表情那么得意那么嚣张,和刚才的好奇宝宝的傻样差别那么大?

我怒火丛生,这也太令人愤怒了,司马衷,你傻没错,不傻也没错,可你装傻骗我就是你的不对了。当然更令我愤怒的是,我竟然被他骗了,当然这不是我不够聪明,而是他太狡诈,是他的错。

————^_^————————^_^————————^_^————

多支持,大家多支持,偶会努力码字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