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君归矣

更新时间:2020-07-29 11:10:37

君归矣 连载中

君归矣

来源:落初 作者:闲听落花 分类:言情 主角:李岩小姑娘 人气:

《君归矣》由网络作家闲听落花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李岩小姑娘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身为精英中的精英,李岩没想到有一天她竟然为了吃顿饱饭费尽心机!解决了吃饭问题,李岩又发现,摆在她面前的,除了危机和谜团,就是谜团和危机………………简而言之,这是一个懞圈儿女主和不靠谱丫头拯救世界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等她这一句静好感慨完,一团黑影从她头顶上直砸下来,眼看要砸到她腿上时,黑影伸出只脚,重重踹在李岩坐着的栏杆上,一个倒转,稳稳落在地上,李岩却被这一踹连惊带晃,一个嘴啃泥摔在黑影脚下。

玉树从屋里直飞而出,右手握刀左手握拳,挡在李岩面前。

“这位姑娘,对不起。”黑影急忙后退,冲玉树和她身后的李岩拱手陪礼,“是在下莽撞了,惊扰了姑娘,实在对不住。”

“你是谁?”李岩上前一步,站到玉树身旁,目光灼灼的盯着黑影问道。

黑影是个年青男子,只是穿了一身黑衣,没蒙脸,身材颀长,剑眉星目,这会儿眼睛正一点点瞪大,呆了片刻,突然惊讶无比的‘咦’了一声:“女人!小姑娘!漂亮小姑娘!”

浑身紧张警惕的李岩,被他这几句话喊的满头黑线,看着一脸聪明相,一开口怎么象个二傻子!

“你是谁?到这儿来干什么?”李岩被他这一声喊,本来就不多的惧意干脆一点也没有了。

“这话该我问你,你是谁?怎么在这儿?”男子一边问,一边用说不清什么意味的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李岩。

“你这话什么意思?”李岩眯起眼睛,也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男子,“这是你家?我不该在这儿……你是这家的少爷?那你说我该在哪儿?”

“当然不是我家。你该在哪儿我不知道,不过你肯定不该在这儿,这儿可是多云山庄的内院!”男子将内院两个字咬的重重的,突然嘿笑了两声,“怪不得师父说多云尖有大变,可不真是要大变了,这个裴清……有意思。”

李岩听的聚精会神,心头砰砰的跳,这儿叫多云山庄,多云尖是地名?这个地方是多云山庄的内院,裴清是谁?

“你是谁?”李岩紧盯着男子追问。

“在下陈炎枫,字春卿。姑娘贵姓?”陈炎枫亲切的笑容里,隐隐有几丝暧昧。

“李。”李岩只答了一个字,“陈炎枫?你到这里,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来看……”陈炎枫话没说完就戛然而止。没等他说话,玉树先警告:“有人来了!”

“进屋!”李岩揪着瞪着玉树愣神的陈炎枫往屋里拖,玉树一个箭步上前,扯住陈炎枫用力一甩,连陈炎枫带玉树自己,连转了两圈,就进了屋。

李岩没跟进去,重新坐回栏杆,理了理衣服,淡定的继续晃着腿看天。

屋里,玉树将被她和李岩扯的晕了头的陈炎枫一把塞到床前脚塌的角落里,顺手扯了件衣服盖在陈炎枫头上。

垂花门外,小厮金豆站青石路尽头,看了眼悠闲晃着腿的李岩,微微躬身,退了两步,转身走了。

李岩看着他不见了,又晃了一会儿腿,这才跳下栏杆,甩着胳膊晃到垂花门,出门槛下了台阶,背着手看了一会儿,转过身,一身悠闲的溜跶回去,进了屋。

陈炎枫已经扯掉玉树盖在他头上的衣服,一边不停的拂着头脸衣服,一边恼怒的叫道:“我又不是贼……”

“不是贼?那是什么?客人?从屋顶掉到人家内宅的客人?”李岩一脚迈进屋,话接的极快。

“也不是客人。跟你们说不清,总之,我不是贼,也不是客人,我来,不怕裴清知道,不过裴清不知道最好。”陈炎枫总算不拍不打了,下巴微抬,带着几分傲然。

“裴清是谁?你刚才说……”

“你问我裴清是谁?你不知道裴清是谁?”陈炎枫愕然。

李岩紧紧抿着嘴,懊恼不已,一无所知真是太可怕了。

“你连裴清是谁都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陈炎枫看看李岩,又看看玉树,两根眉头拧的紧紧的。

“我当然不知道。”李岩神情淡然,脑子却转的飞快:“我为什么要知道?谁管裴清裴不清的,全赔光也不关我的事。我在这里,是因为……唉,说来话长,怎么说呢,是这么回事。”

李岩想到了说辞,“前几天,半个多月前吧,好些天前了,这里遭强盗了,这你知道吧?你知道,这事你也知道?知道就好办。就是因为那些强盗,我们两个,是被强盗抢走,又被带到这里来的,后来强盗被他们打走了,鸟兽散,就顾不上我们了,我们就被留在这山上了。”

“强盗?”陈炎枫斜着李岩,慢吞吞道:“你可真敢说,那不是强盗,那是淮南王府的人,四公子邵瑜抢你?”陈炎枫想撇嘴却失笑出声,“真是大笑话儿。”

“怎么不可能?”李岩话已说出,这会儿能做的,只能先硬着头皮死撑,再想方设法把话圆上,首先,气势要放出来,李岩啪一声拍在桌子上,愤然道:“王府怎么啦?成王败寇,王府和强盗的分别就是一个成一个败!”

陈炎枫上身后仰,躲开李岩喷出的口水,“你说的……成者为首,不成者为尾,这是南华真人的话,嗯,也有道理,可你说邵瑜抢人……”

“邵瑜就不能抢人了?你说我冤枉他?你怎么敢这么说?难道我冤枉他了?”

这回陈炎枫没能躲开,被李岩喷了一脸口水。

“邵瑜才情人品,样样出众,你还不如他好看呢,他抢你?”陈炎枫一边抹着脸上的口水,一边忿忿道。

“其实……”李岩两只手绞来绞去,吞吞吐吐,看起来极其尴尬纠结,“你这人真是……非得揭人家的底儿,好吧,我认了,不是他抢的,是我自己硬要跟着他,邵公子……长的好看,什么都好……”

“嗯?啊?”陈炎枫圆瞪双眼,“什么?你看人家好看,就跟着人家……跟……这叫私奔!邵瑜肯让你跟着?这怎么可能!”

李岩斜着陈炎枫,没接话。

“还有这事?你这个女人,看着柔柔弱弱,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儿?这事儿……这叫什么事儿?这可真是……”陈炎枫脸上的神情渐渐由愕然震惊,转为好奇八卦,“邵瑜也看上你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