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隔壁住着草泥马

更新时间:2022-05-22 11:41:22

隔壁住着草泥马 已完结

隔壁住着草泥马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慕容三月 分类:言情 主角:宋以宁李太太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慕容三月原创的言情小说《隔壁住着草泥马》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宋以宁李太太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宋以宁的隔壁住着一对情侣,一个是她前男友,一个是她前闺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总不能真去找房东太太评理,人家都是看钱说话的。

宋以宁回到学校的时候,雨基本上已经停了,她站在她们寝室下面,看着寝室门口一地的玫瑰花瓣,红似火的颜色,刺得她眼球有些不舒服。

剩余的东西不多了,她回到寝室,简单地收拾了下,正要扯下帘帐,就听到稀稀疏疏的脚步声和交谈声传来。

他们的寝室,下面是衣柜和书桌,第二层是床铺,是六人间,虽说有六个人,但她大学四年都比较孤单,或许是她后来才搬进来的缘故。她大二那年,学校招收的人较多,有些寝室皆有空位,为了填满,她从另外一人住的四人间,搬到了这个六人间来,她后到就算了,还和其他五人不同系,好不容易有个室友肯和她说说话,表示友好,却看上的是她男友!

真是遇人不淑。

“彤彤,你和詹羽真的连婚房都买了啊?”

“哪有,只是给了三年租金而已,你别乱说,万一被以宁听到就不好了。”

“听到又怎么样,你和詹羽是真心相爱的。”

宋以宁摩挲着下颚,思虑从小和詹羽长到大,难道对方不爱自己,才分手的?难道不是楮彤彤横刀夺爱?

“呀,宋以宁的护肤品还在,她该不会还会回来吧?”

“怎么可能,又不是不知道詹羽今天向彤彤求婚,她就是因为这个,才提前搬出去的,难道还想回来看戏,触景伤情?天天和我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她不难受,我们都挺难受的。”

她回来确实不是看戏的,而是来捣乱的,可惜晚了一步,戏已经唱完了。

不过,她们为什么要难受?男友被抢的是她,受到排挤的也是她,该难过的不是她吗?

“那既然是她不要的,我可以用吧?还没拆封呢,啧,这个宋以宁真有钱。”

“真的吗?见者有份,我也要。”

“你们这样……不太好吧。”

宋以宁撩开帘帐,伸出个脑袋,看着那争先恐后的室友,没由地纳闷,她当初是怎么想的?讨好这类人,同这些人套近乎?什么回报都没有,当她理所当然就算了,还惹得一身骚。

她幽幽应和:“我也觉得不太好。”

宋以宁突兀出声吓得刚拿稳她护肤品的室友,手一滑,随即玻璃制品的包装四分五裂。

看着她爸国外出差带回来送给她的护肤品,她自己都还没舍得用,就被这么糟蹋了,她心情五味陈杂。

她视线落在那个手滑的室友身上,其实她也没想说什么,可对方就先发制人道:“是你先吓我的!我才……”

大概是觉得自己理亏,室友才没敢继续嚣张下去。

宋以宁扫了眼其他室友,开始拆帘帐,觉得提前离开这里是个正确的选择。

“以宁,她们说你不会回来了……”楮彤彤看了看好友,又战战兢兢地看了看宋以宁,小声道。

宋以宁没说话,腿长在她身上,她想走想留,别人说了算吗?

楮彤彤见宋以宁没说话,不再热脸贴冷屁股,朝自己的床位上走去。

宋以宁收拾完最后的东西,又看了看打碎的化妆品,还是她自己收拾完垃圾,才离开的。

最后那点东西,其实没什么重要的,只有爸爸送她的护肤品,她才想起来忘了收拾,这才回来拿的,没想到就撞到这种场面,打碎了她的东西就算了,还得她自己来收拾,她由衷的感叹,自己当年真的瞎啊!想和这种人做朋友!

折腾了这么久,宋以宁回到租的公寓,已经是下午六点了,她将东西摆设好,刚出房间,就见白一诺和还没来得及知道名字的男人,穿戴整齐地正要外出。

“你也要出去?去哪儿?我送你?”男人和善地笑道。

宋以宁摇头晃手,“不用了,不用了,我只是想下楼随便找个餐馆吃饭而已。”

“我们也要找餐馆吃饭,要不一起?”宋以宁刚想拒绝,对方就伸出右手来,“对了,忘了介绍,我叫向阳安,这位不用我介绍,你已经打过见面照了吧?”

宋以宁与之相握,“我叫宋以宁。”

对方盛情难却,宋以宁想着大学打不好室友关系,出生了社会,不管人家人品怎样,她得做个八面玲珑的人,得打好人际关系,不能给人落下话柄,给爸妈丢脸不是!

于是宋以宁爽快地赴约。

吃饭的时候,她才知道,俩个男人和房东太太签了一年的合约,后面看情况,还要不要续签。

期间,一直是向阳安在缓和气氛,她话也不少,俩人一见如故,再加上今天受的委屈,正好要找个发泄口,于是就以这“一见如故”为借口,宋以宁豪迈地冲服务员吼:“服务员!抬一箱啤酒!”

向阳安显然被宋以宁这样的豪迈吓到了,一开始见面,挺斯斯文文的姑娘,怎么才聊开,就暴露本性了?

在还未喝酒前,宋以宁还有丝理性,才想起来,这顿饭不是自己请的,于是她小声侧耳:“你放心,你钱没带够,我有,我垫付……如、如果你还是觉得吃亏了,我下次再请回来。”宋以宁斟酌了下,才说了后半句话。

向阳安愣了楞,带女的出来吃饭,还是第一次被女的说觉得他会吃亏。

向阳安哭笑不得,“我担心的不是这个,一箱,你喝的完吗?”

“喝不完再退就行,只要不开盖。”

向阳安没再说话,瞧着这小姑娘,表面上没什么,突然想喝酒,恐怕藏着什么心事,他如果拒绝了,小姑娘肯定更不舒服。

况且这点小钱,他还没放在心上。

之后,向阳安就为自己的想法后悔了。

藏着心事的何止宋以宁,还有白一诺,俩人看着啤酒就像看到了知己,酒逢知己千杯少,俩人就跟上瘾了似的,喝了俩箱。

向阳安连阻止的话都省了,就是可惜了点了一桌的菜,本着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让服务员打包了,然后就犯难了。

俩人喝醉酒的时候,还算安静,一个靠着桌子睡觉,一个手撑在板凳上乖巧地摇头晃脑,嘴里还哼着歌。

他该怎么送俩个醉鬼回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