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冻花

更新时间:2022-05-22 12:00:14

冻花 已完结

冻花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芒果种植园 分类:言情 主角:冷清白从 人气:

主角叫冷清白从的小说是《冻花》,它的作者是芒果种植园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爱,可以让人带着无知追寻,却不能给出自己答案。有孤独,也充满锲而不舍的等待。冷清白记得最清的是那年七月的盛夏,我独自一人带着期末考最后一科结束后的余温,义无反顾踏上从沈阳去北京的客车。从记事本上撕下记着这段字的的纸,不顾身旁人来人往的喧嚣迅速折成飞机状,走出火车站不假思索将手中的纸飞机抛掷出去,不该留的,她从不留恋。 北京,她又来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五月初,鸿韵传媒旗下的生活三叶草报社接到一个大型开发商的邀请,请工作人员到他们北京总部的项目做一个参观访问,三叶草的总编也是鸿韵传媒的老板边旭阳以此作为奖励,特批所谓的渠道主管冷清白带队参加,队员只有一个,三叶草报社的客服主管楚明明,话说楚明明可不是一般人,因为她可以一个人兼做网站客服、网站编辑、报纸编辑和记者多功能于一体,是一名货真价实的高智能员工,并且从无怨言。能够和楚明明一起出门冷清白就像吃了定心丸,逃开无时无刻不盯着自己的老板,她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撒欢儿了。出了火车站的站口冷清白突然想起几年前自己第一次独自旅行的经历,顿时思绪万千。这会儿,同事楚明明拎着大包小裹穿过北京站浓密的人流终于找到站在出站口的冷清白。“跑那么快干嘛啊?这么多人万一丢了怎么办?你想气死我啊。”说着,楚明明把手里的行礼重重的往地上一戳。“这个路我认得啊,哈哈,感觉太神奇了。”冷清白喜不自胜的伸手揉了揉楚明明的脸,吸取第一次旅行的经验,冷清白带的行礼箱格外简洁,这时候正好看出好处来了,再回过头看楚明明,明显就是几年前的自己。事实上楚明明出门的次数比自己多很多,可惜,她那一堆装备和零食总是不能落下。“哼,手里那么少东西,这个帮我拿。”楚明明把手里的手提袋硬是递给冷清白,原本开发商给的标准是商务舱的,可是偏偏跟着冷清白这个倒霉鬼,到他们俩这竟然没有适时的机票了,两个人只好另外换乘火车自己赶过来,真是郁闷。“跟我来多好啊?要不是跟着我,老边能多给两天假让咱俩‘四处转转,多寻找点新的创意,你啊,就是没见过市面,太没经验。’”冷清白学着边需要的样子说,一下把楚明明逗的捂着嘴笑起来。“你一天真是的,快找接站的人吧,我都饿了。”说笑着,楚明明拉下自己典型的八字眉,坐了十个小时的火车,她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散架子了,好吧,他们坐的就是普快,连动车都不是。“哎!那个小姑娘,别走,说你呢。”不远处传来一个操作标准京腔的老大娘的声音,冷清白张望了一圈,没错,说的就是自己。“我?”冷清白奇怪的指着自己。“就是你啊!”大娘举起刚刚被冷清白飞出去的纸飞机。冷清白顿时变成没有声儿的鸵鸟。“怎么能在公共场合乱飞飞机呢?罚款。”一听这架势,恐怕罚款是次要的,一场别开生面的思想政治课才是重点。“这个,我真不是故意的,本来就是拿着玩来的,人一多就顺手飞出去了。”说着冷清白从老大娘手里拉回纸飞机,想都没想撕成粉碎一股脑倒进自己的挎包里。“您看我大老远从东北来趟首都,这刚下车着急等这边的人呢,给您二十块钱罚款,我得走。”说着冷清白从口袋里掏出二十块钱塞到大娘手里。“怎么是给我呢?是公家的,看你外地来办事的也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儿骗我老太太,不要了,走吧,下次注意啊!”老大娘怕别人说是被贿赂了,把钱又塞回冷清白手里。冷清白得了便宜想老大娘道过谢立马拽着楚明明往火车站出口走。“吓傻了?还是害臊了?这是往哪走啊?”楚明明本来体格就胖让冷清白这个精力旺盛的瘦子一折腾都连连叫苦。“找绿源的接站啊,走吧!”冷清白扯着楚明明往前走,和她瘦长的身材完全不匹配的大力。“我说您刚才干嘛主动给她钱啊?傻啊?”楚明明不满的问。冷清白没有接话,反正她也没真的收下。一到广场西出口,果然印着‘绿源’大大标致的商务车停在外面,接站的是一个长相白白净净的斯文小伙子,名字叫李志国,听说是总部这边哪个经理的助理。聊起来竟然还是东北老乡。一上车,饿的不行的楚明明开始掏出自己带来的应急粮食(果冻,薯片,小面包)往嘴里放,一边让李志国和司机师傅,但是都被婉言拒绝了。楚明明停下来看看冷清白,跟着说,“别担心她,这些东西她从来都不吃,看身材应该能看出来啊!”楚明明的冷笑话把一行四人逗得哈哈大笑,李志国直夸她幽默。这会儿,有人的手机响起来,铃声是哆啦A梦的主题曲。“这是你们俩谁啊?铃声这么可爱。”李志国乐不可支的问。“冷清白呗!人家老头来电话关心了!”果然,冷清白一按下接听键,电话那边传来一段清晰的男中音,体贴的问。“老婆,安全着陆了吗?注意安全啊!钱带够了吗?电话要一直开机知道吗?”“知道了,别唠叨了,现在在车上呢,没事儿了再给你电话。”冷清白故意做出一副冷冷的语气,不想让别人笑话自己。“额?那好吧,一安顿好马上告诉我,老头给你回电话,话费不够了吧,等会给你多充一点。”对面电话里的男人还是不停的嘱咐。“好了,好了,你该睡觉了,休息吧!”冷清白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要挂结束谈话,可是迟迟不肯挂电话。“额,老婆,现在是中午!”电话里委屈的说。“废话。”冷清白非但没有心虚反而格外理直气壮的呵斥。“那好吧,我去睡觉了,老婆先挂电话吧!”冷清白平时最不喜欢傅建联劝她挂电话,因为每天晚上一过九点,如果傅建联哄冷清白睡觉一定是他的打仗网游又要开始了,而且必定熬夜,可是傅建联每次都骗冷清白很快就睡了,这点让冷清白极度气愤,于是鉴于傅建联的这个好名字,给他起外号叫妇联报应。这会傅建联有惹到冷清白的要害,冷清白也不管车里还有谁,一张嘴翘的老高,瞎子都看出来冷清白不高兴了。“挂了。”简单的两个字,从冷清白嘴里说出来就像命令。由于交通原因,冷清白和楚明明是提前了半天到,绿源集团不亏是大公司,连这个都考虑到,特别叫人把两人安排在三环内一家别致的三星级酒店,本来想带两个人转转的,可是集团临时来电话让马上回去一趟,李志国只好抱歉的安排了两个人的伙食急忙刚回去。李志国前脚刚走,冷清白和楚明明俩人瞬间炸开了锅,有自拍癖好的楚明明对着餐桌一顿狂拍,冷清白一边拿斜眼看着楚明明耍猴儿一样,一边闷着头吃东西。楚明明习惯性的用胳膊肘撞了冷清白一下。“怎么不拍啊?太漂亮了,后悔了可别到我空间去转。”“明明我发现你越来越聪明了,我就是这么想的。”“切!”楚明明扭头一哼。他们的计划是,好好吃饱,回房间休息一下,等下午毒太阳差不多下去的时候,再出去好好转转,听说酒店里钟鼓楼很近,俩人决定好好去吃一顿。“喂?”冷清白和楚明明住的是一间带小阳台的标间,面对这的景色很美,可是累了一天的楚明明还来不及发现,就倒头躺在床上睡着了。冷清白也终于有时间做一点小动作。“喂?”电话那边也学着冷清白的语调,吧声音压得低低的。“干什么?神神秘秘的?”冷清白压低声音不满的问,不只是怕被人听见,也怕扰了楚明明的梦。“额,老婆我错了,我就是想学你。”傅建联再次委屈的说。中午被冷清白挂了电话,他当然没有睡觉,好不容易冷清白顾不上抓着和自己聊天,傅建联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玩网络游戏了,结果连冷清白晃回来的电话都没听见。“怎么那么久?跑哪认妹妹去了?”冷清白习惯性的质问。“我真冤枉啊,我去睡觉了。”傅建联多聪明,他要是实话实说自己因为玩游戏没听见电话,以冷清白的个性还不把他训个七荤八素的。“撒谎!”就傅建联那点小心思可瞒不过冷清白的眼睛。“额~”傅建联在头脑中快速思考。“问你话呢!迅速回答!”在冷清白的概念里男人就是这么一种动物,撒谎是不能纵容的,尤其是在小事儿上,虽然她心里清楚傅建联就是玩游戏玩入迷了,可是真相一定要他自己说出来才能长记性。这样一来,小谎未必能永久杜绝可是在大事儿上,他一定会慎重掂量。“老婆我错了!我去玩游戏了,我没听见,我真没听见。”被人拆穿你是一件很难为情的事儿,可是傅建联总能把这种难为情转化为悔过的涕零。“好了,乖,就知道你没出去玩儿。”冷清白哄到。“嗯!”傅建联可怜巴巴的答应了一声儿。“没事儿了,没事儿了,对了最近你雪妹妹还好吗?有联系吗?”冷清白很体贴问。“应该挺好的吧?没什么事儿。”傅建联回答的也四平八稳,一点都没感觉到阴谋已经压顶。“是吗?真的认她做妹妹了啊!”虽然想替傅建联说几句好话,可是,谁让认妹妹确实是事实呢!“啊!你欺负人家啦!那个白痴都要结婚啦!和人家都没有一点关系啊!你太坏了!555~”这一次,傅建联彻底哭出来了。晚上出去,冷清白给傅建联发了很多小吃和街景的照片,把即将被困山城十一个月的傅建联羡慕的哈喇子流了一地。傅建联,典型性金牛座工科宅男,大学毕业两年,某省大型企业初级项目工程师。每天的工作就是除了做些所有人都不愿意做的图纸和纠结的表格,就是我在那个让他感觉人渣遍地,东西难吃的山成里苦熬除了工作五个半小时以外的日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