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女忍者漩涡鸣人

更新时间:2022-08-05 08:19:10

女忍者漩涡鸣人 连载中

女忍者漩涡鸣人

来源:落初 作者:西南边陲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安静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西南边陲的原创小说《女忍者漩涡鸣人》,主角小姐安静,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三十二岁那年,以未婚单身的身份成为七代目火影,继任第二天却直接重生回三岁那一年。鸣人:“莫名其妙被改了性别?那不是重点!我一个三十二岁还没对象、没结婚的,根本不在乎这种小事好嘛!大不了继续单身。”“重点是,这个时候,宁次的父亲还没有死、我爱罗的性格还没有扭曲、宇智波一族还没有走向灭亡、卡卡西老师也还没有走出亲朋好友尽数死亡所带来的阴影......有这么多事情还没有解决,我的性别问题难道还值得在意?!”*****作者698佐鸣党,鸣吹,不黑原著任何人。想看激燃热血、华丽打斗,这里都没有,有这种需求的,自己原作走起。本作带土出场较晚,斑爷出场基本接近完结,鸣人一登场就杀黑绝是不可能的。所以不可能开篇就是原作主线剧情。本文设定:鸣人重生前的七代目时代,小樱、雏田、佐助、鸣人均未婚。重生之后结局佐鸣。*****嫌难看,就点叉,半个字也别留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无论是刚刚结束没几年的第三次忍界大战,还是给木叶忍者村带来了极大破坏的九尾事件,都是夺走了无数忍者的性命的重大事件,所以,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忍者,日向日足会直接采取行动,而没有提前发问,以此确认鸣人的身份,真的是一件情有可原的事情。

毕竟,真刀真枪地奔赴战场的时候,局势总是瞬息万变。尤其是面对着对方未知以及新奇的忍术,搞不清楚自己眼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的境遇,实在是太多了。

因此,为了保证自己的亲朋好友不会遭遇不测,在自己的大脑把事情想明白之前,就听从身体的本能采取行动,这,完全就是一个已经习惯了厮杀的忍者,所会下意识做出的正常反应。

所以,就算可以借助着白眼的力量,清清楚楚地看到鸣人身上的变装,在弄不清楚木叶的暗部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忽然间出现在这里的情况下,日向日足还是为了尽一切可能保护雏田,因此对鸣人发动了进攻。

“日向大人,我是在执行完暗部委派的任务之后,于折返回村子向三代火影大人汇报任务情况的过程中,无意中看到了雏田小姐被人掳走的事情,所以才会暂且停住脚步,在这个地方与敌人交手的。”

“所以,想要对雏田小姐做些什么事情的人绝对不是我,而为了能够把现在的这件事情解决好,还希望您能够和我一起,带上地面上的歹徒,一起前去面见三代火影大人。”

上一世里,一门心思只想把自己的女儿救出来的日向日足,就这么在这天晚上杀掉了这个前来掳走日向雏田的歹徒,但是,等到这位确认了自己的女儿安然无恙的父亲揭开歹徒的面罩的时候,他却大吃一惊地发现,这个被他杀掉的人不是别人,而刚好就是今天白天才来到木叶忍者村,并且签订了和平条约的云忍者村忍者。

“......”在漩涡鸣人把臂弯中依旧在呼呼大睡的雏田小心翼翼地送到他的怀中之后,这才选择相信了鸣人的说辞,并且看向了倒在地面上的敌人,日向日足就这么在一瞬间意识到,假如他刚才的攻击打中的是倒在地面上的这个人,那么事情最后究竟会变成什么样。

在动手之前,因为看到了对方身上穿着着木叶暗部的服装,所以没有选择直接下杀手,日向日足假如面对着的是倒在地面上的这个人,那么,在这个人的着装根本就不值得他手下留情的情况下,他肯定会选择拿出自己百分之百的实力,随后将对方一击致命。

生怕自己的一时心软,会在自己夺回女儿之前,致使并没有完全失去行动能力的歹徒对雏田下杀手,日向日足正是因为自己的这种思考方式,才会最终导致木叶忍者村在鸣人的上辈子陷入了被动。

“看得出来日向大人您刚才有对我手下留情,且主要目的仅仅只是从我这里抢回雏田,而不是置我于死地,所以现在,在已经确定了雏田小姐安然无恙之后,两个村子之间的问题当然就要好好地谈一谈了。”

说话间用自己事先准备好的绳索,把倒在地面上的敌人结结实实地捆绑了起来,鸣人知道,一旦面前的这个人被人杀死了,那么,白日里两个村子之间好不容易才签订的和平条约,就势必会在一瞬间瓦解。

“只要这个人死了,那么,云忍者村肯定会在死无对证的情况下拒绝承认他们曾经试图绑架雏田,并且还会宣称木叶根本就没有缔结和平条约的诚意,所以才会在毫无理由的情况下杀害了云忍者村的使者。”

“这样一来,假如想要让好不容易才走出了战争的阴影,并且稳定下来的木叶继续把这种状态保持下去,身为杀人凶手一方的日向一族,就肯定必须得给对方一个交代了。而这个所谓的交代,相信日向大人,您应该很清楚是什么吧?”

木叶暗部会在看到自己本村的村民遭受绑架的时候选择出手相助,这在日向日足看来,真的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所以,对鸣人冒认的假身份完全没有任何怀疑,身为家主的他只是一下子就想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只要云忍者村坚持说木叶杀害和平来使,并且撕毁了两国之间的和平条约,那么,日向日足作为那个杀人的人,为了避免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再一次恶化,他就肯定会在对方提出“交出杀人凶手的尸体”的时候,不得不牺牲自己的这条性命。

本来,对方就是奔着白眼的秘密而来,所以,既然已经折损了一个人手并且还没能够顺利绑架雏田,那么,他们当然会选择用表面上这种“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的理由,来得到日向家家主的尸体,从而把这具尸体带回去,对白眼进行研究。

“我知道日向大人您是一个很有担当的人,肯定会选择一人做事一人当,因此在为了避免两国之间再次发动战争的情况下,牺牲自己的性命。但是,您不要忘记了,您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所以,事情究竟会怎么发展,您应该想得到吧?”

就算家主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日向一族那些上了年纪的族老们,在自己拥有一定的话语权的情况下,也是无论如何不能够同意日向日足这么做的。于是这样一来,身为分家之人的、日向宁次的父亲,自然就会被他们推出来顶包了。

毕竟,相比起地位尊崇,肩负着日向家的使命的宗家,所发挥的作用不过就是为了保护宗家的分家,是完全可以在这个时候站出来牺牲自己的。

上一世里,宁次的父亲并不是因为受到他人逼迫的关系,所以才不得不赴死的。为了保护自己的哥哥,因此自愿选择了死亡,留下了自己刚满四岁的儿子的日向日差,就这么因为自己的死而引发了宁次对日足的误会,以及对日向家族的家族体制的憎恨。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非常清楚一旦事情发展到了那个地步,那么,就算自己的双胞胎弟弟是自愿选择赴死的,宁次也会在已经于今天白天被挑起了很多负面情绪的情况下,完全不相信家族中人对他作出的解释,日向日足一瞬间,真的是对鸣人充满了感谢。

“谢谢你,假如今天晚上不是有你刚好路过的话,那么,事情还真的有可能会发展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宁次那孩子是一个天资卓越的天才,让他在年仅四岁的时候就失去自己的父亲,并且还就此怨恨整个家族,这是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见到的。”

非常清楚烙印在分家成员额头上的咒印,会在日向日差选择代替自己的双胞胎哥哥赴死之后发挥作用,鸣人已经在上辈子从宁次那里得知,他父亲那具最终被移交出去的尸体并没有泄露白眼的秘密。

而哪怕如此大费周章,最终也没能够达成自己的目的,云忍者村的忍者面对着和日向日足拥有一模一样的外貌的日向日差,也没能够再说些什么。

“不用谢,保护村子里的人,维护村子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和平,这本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哪怕现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三岁的小孩,也完全不曾忘记自己身为火影所肩负着的责任,漩涡鸣人就这么在日向日足把雏田送回她的房间之后,带着已经被捆绑起来的忍者去往了三代火影所在的地方。

为了防止敌人从半空中,或者说是使用土遁从地面下入侵村子,被高大的围墙团团环绕在内的木叶忍者村,事实上是拥有一个普通人无法用肉眼看见的、将整个村子都笼罩在内的球状结界的。

通过建立感知水球的方式,把水球和这个结界联系在了一起,木叶的感知型忍者只需要端坐在室内,就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对进出村子的人进行感知。

三岁的鸣人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在躲开感知结界的感知的情况下进出村子的,所以,既然负责保护他的暗部已经确认过鸣人并没有在这一天自行进出过村子,那么,除非木叶内部出现了能够有效破解感知结界的叛徒,随后将鸣人掳走,否则,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的鸣人就肯定还呆在村子里。

“一般情况下只会去感知进出村子的查克拉,而不会去对村子内部的人进行感知确认,所以,除非特意进行寻找,否则,就算是感知型忍者也不可能立刻就直接说出鸣人究竟在什么地方吗?”

听到属下的汇报,进而得知了鸣人消失了整整一天的事情,第三代火影瞬间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并且立刻派出了人手前去寻找鸣人。

只不过,包含感知型忍者在内的搜索小队不过才刚刚出发,一直维持着自己的伪装的鸣人,就和日向日足一起,带着他们刚刚制服的敌人,来到了第三代火影面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