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大山东

更新时间:2022-08-05 08:24:50

大山东 连载中

大山东

来源:落初 作者:遗臣 分类:言情 主角:王聪儿孙野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大山东》是遗臣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王聪儿孙野,书中主要讲述了:民国北洋时期,山东青年孙野被当地Jun阀逼迫落草为匪,和师姐王聪儿在大山之间拉起了一支队伍。一时间,明的、暗的、正的、邪的,各股势力纷至而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辫子刘牵来了一头牛,牛后拖着一架木板车,车很旧,孙野把屁股放上去时,木板发出咯咯吱吱的声响。

辫子刘坐在车头赶车,孙野、周天成坐在后面。

山路仅容这辆破牛车勉强通过,路还不平,大概在松柏林里穿行了二十分钟,有五里地的样子,到了抱犊崮的山脚下。

这里俨然就是一个世外桃源。

幽深的山路尽头忽然豁然开朗,在呈梯田状的一块几百亩面积的山坡阳面上,散落着近百座纯粹用青石板搭建的房屋,其中几座庙宇夹杂其中,路面也都是用规整不一的青石板铺设。

房屋外的马子,有的在下象棋,有的在晒太阳,还有几个在生火做饭。

孙野知道,这片“世外桃源”和寨门都是当年太平天国的“北汉王”刘平留下的,闹太平天国时,这里是“北汉王”义军的营寨,依托这里,他们和清兵死磕了多年。

周天成、辫子刘把孙野领到一个规模宏大、足有二三百平米的石墙青瓦悬山顶的建筑前,建筑匾额上刻着“兄弟堂”三个字。

大厅中堂位置摆着一把大交椅,左右两边摆了四列许多椅子,中间是一张长条桌。

“我记得这过去是大雄宝殿吧,我小时候跟着我娘还来这烧过香呢。”孙野说。

“是啊,原来这里摆着如来佛祖,俺们上山以后,俺就带着弟兄们把佛祖爷爷给敲碎铺路了,俺最不信他们说的什么狗屁因果报应。你看他们那些官府军阀,整天做了多少孽,可报应在哪?他们还不依旧活得一个比一个滋润?除了山半腰的关老爷庙还留着,剩下的全让俺给弟兄们改成住的地方了。如来佛祖这里宽敞,专供咱弟兄们议事喝酒吃肉。”辫子刘道。

孙野把包袱解下摊在桌上,露出里面的五百银元。

“我爷说你们在山里过得不容易,叫我给你们送点钱来。”

“那不等于你花了五百大洋把老爷子赎回去了?这钱我不能要。”周天成道。

“我爷一片心意,收下吧。”孙野把银元推到周天成面前,却又被周天成给推了回来。

“你再不接我可生气了啊,你知道我什么性子的。”

“生气我也不要,我要真图少爷的钱,就不把老爷子给送回去了。”

“行,那我回去半道上扔了。”孙野抄起包袱转身就走。

“二哥,人家老爷子和孙少爷一片好意,咱就收了吧,正好买点家伙什儿用。”

孙野拿过桌子上辫子刘的“汉阳造”瞧了瞧,“光绪十一年出厂的,比我年纪还大好多呢。”

“就这个,俺们还得好几个人轮着用一杆呢。”辫子刘说。

“那你还打肿脸充胖子!拿我当外人?”孙野把包袱塞到周天成怀里,“走了,我还得得回去帮我爷张罗着卖地呢!”

周天成追出兄弟堂,“少爷,要在青岛混不下去了,来山上给我们做大掌柜的!”

“别呀,咱还是后会无期吧!”

孙野郑重地跟周天成抱了个拳,牵过栓在树上自己的马,翻身上马离去。

……

孙家大院三进院里,孙桂良正拿着剪子精心地修剪一棵栀子花。

孙全从外院匆匆走来。

“老爷,那韩贵又来了……”

孙桂良随手将剪子丢进花盆里,铁青着脸背上手向外院走去。

韩贵带着四个官兵迎头走来,一见孙桂良忙打招呼:

“呦!孙老爷子活着回来了?”

“不然死着回来?”孙桂良硬生硬气地说。

“怎么回来的?”

“除了拿钱赎,还能怎么回来?等你们官府去救?那恐怕我得烂在抱犊崮了。”

“实在抱歉孙大老爷子,没能维护好一方治安,我向您老人家郑重道歉!”

“维护治安?你们以后不扰乱治安,老少爷们就烧香磕头了。”

“瞧你说的,放心吧老爷子,我保证一个月内剿灭峄县境内的所有马子,一个月后,保准以后不再有马子绑票的事情发生。”

……

这会工夫,孙野刚刚回到大门口。

门外树上拴着两匹马,那匹黑色的孙野认得,是韩贵的马。

本来他要下马进门的,一看这般便调转马头转向后院胡同。

……

“行了,你这话两年里说了无数次了,我耳朵都听得起茧了。”孙桂良毫不客气地怒怼着韩贵。

“老爷子,你家五少爷呢?”

“找我干什么?”

孙野从里院走出来。

“你跑的够快啊五少爷?好家伙,你弄得那一股子烟尘差点没把我呛死!”韩贵面带笑意直勾勾盯着孙野。

“什么够快,什么烟尘,你说的什么?”

孙野一副完全不知所言的样子。

韩贵一撇嘴,孙野这才注意到他身后站着的那个肿了半边脸的官兵,正是自己上午一脚踢在脸上的那位。

“好好看看,是他吗?”

“像是,又好像不是……”被打的官兵上下打量着孙野,吞吞吐吐地说。

“你他妈这什么屁话!”韩贵一帽子打在官兵另半边脸上。

“那人蒙着脸,没看清……”

韩贵冲着他一顿挤眉弄眼。

“对,就是他!”官兵心领神会。

“我怎么了我?”孙野不解地问。

“你看你一脚给我踢的!”

“我什么时候踢你了?”

“李庄!就上午的事!你多管闲事,还抢了我的枪!”

“瞎说,今天一天我可都呆在书房看书呢,不信你问我爷!”

“孙全,小五今天一上午可都在书房看书呢?”孙桂良转脸问孙全。

“是的老爷。”孙全心领神会地答道。

“那奇了怪了……得得得,咱不说这事了,我要的两千八军饷,孙大老爷子准备好了吗?”

“没准备。”孙桂良铿锵有力地说。

“嗯?我没听错吧。”

孙野故作诧异:“你那么年青不应该聋吧。”

“我这我……孙老爷子咱别闹,快把钱拿来。”

“说了没准备。”

“为啥你不准备?”

“韩贵,你说你这半年从我孙家拿了多少钱粮了?我本着息事宁人对你一忍再忍,可你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给脸不要脸吧?你真当我孙桂良是个软柿子好捏?”

“嚯!这去匪窟呆了一天,火气还见长了?孙老爷子,你有钱给马子,没钱支援官府剿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