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北朝春

更新时间:2022-08-05 08:27:29

北朝春 已完结

北朝春

来源:落初 作者:湛蓝冰川 分类:言情 主角:麻马缰绳 人气:

主角叫麻马缰绳的小说是《北朝春》,它的作者是湛蓝冰川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重生醒来的刹那,她正被杀神王爷赶尽杀绝!侥幸逃得一命,她装扮成丑男在乱世中求生。她狡黠,她坚忍,凭着善良和智慧成为大齐的女将军,保家卫国,抵抗异族,她在乱世中谱写出一曲辉煌之歌。只是没想到,那个曾经将她当做礼物交换的男人后悔莫及,宁可舍弃皇位,死皮赖脸追随在她身侧……我要修仙,你走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山路蜿蜒而上,幸好枯黄的草丛中依稀能拨开看到有人走过的痕迹,骊歌慢慢地扶着隐隐作疼的左手臂,深一脚浅一脚,沿着山路向上而行。

那老妇人离开之后,她本来还想在那黄土窑洞中休息几天,恢复一下再离开的,如今,却听到了搜查的声音,仓皇逃离,幸好她的听力出奇敏锐,距离很远就听到了那两个男人的声音,否则,现在说不定已经落到那搜查的男人手中。

下山是不可能的了,山路只有一条,她的眼睛望向山顶的巨石,这幅破身体,不知道要走多长时间才能翻越山顶,寻找到有人居住的地方,已经走了整整两个小时了,烈日当头,正当正午,肚子也叽里咕噜叫了起来。

荒草茂密,山路崎岖,半山之上,除了一些灌木丛上被风吹干的小红果,哪里还有充饥的食物?

实在是走不动了,又累又饿,眼睛发黑,骊歌咬着牙,折断了一根干枯的树枝,右手拄着,一步一步向上攀爬。

虽然有人走过的痕迹,但是小路崎岖不平,应该是很久都没有踩过了,原来被踩平的杂草又竖了起来,幸好她穿着一双皮质的短靴,双腿除了像注满了铅块,尚能移动,慢慢的,一丝疑惑萦绕在她的心田,穿越而来就被少年杀神追杀,侥幸获救又遇到搜查,这到底是什么年代?

嗯,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应该是骊家女郎,那些人搜查的是水经注,水经注是北魏时代的郦道元所著,可惜她不是学历史的,只知道这些,难道,她穿越到了北魏鲜卑族统治的时代?

骊歌朝着山顶的巨石望了望,骨头就像散架了一样,双腿再也抬不起来,正值中午,就算爬到山巅之上,还需翻越山岭寻找另一个方向下山,以这样的速度和身体,只怕不能休息,要走到夕阳落山了。

下山寻找到一处人家,先改变一下如今这个样子才好,一个女郎孤身一人在外,实在是太危险了,那坠剑大汉留下的包袱里还有些铜钱,应该是这个世界的钱币,购买些少年衣衫,乔装一番,先躲过追杀逃出生天再说。

穿越而来就受到了莫大的惊吓,尽管腹中饥肠滚滚,她也没有什么食欲,只是忍着疼痛,拄着树枝,深一脚浅一脚,摇摇晃晃地,终于在太阳偏西的时候,登上了山顶。

山顶远处还有一座更高的山峦!

骊歌圆目大睁,双脚虚软无力,左手臂蹭蹭作痛,脑袋前后被撞出来的大包也像针刺,拄着树枝都难以再挪动一步了,依照这样的速度,别说翻越前面的山峦,就连顺着一侧的山谷下山,都做不到了。

放眼四望,她决定掉转方向,右手向上托了一下左臂,侧耳倾听了片刻,神情坚定,放弃了脚下蜿蜒通往前方山峦的小路,沿着荒草蔓延的山谷,一拐一拐地向下而行。

上山容易下山难,特别是她行走的山谷,是黄土高原特有的一种沟壑地貌,夏季山洪暴发,洪水裹着泥沙岩石从山顶冲刷下来,经年历月形成了一条宽大的沟壑,并没有行人踏出的小径。

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垂直向下,她的小身子埋没到了一人高的荒草之中,右手拄着的树枝不知道扔到什么地方,有的地方被洪水冲出了巨大的沟壑,她只能用右手抓着荒草,支撑着身体,慢慢地向下挪动。

“噗通!”

她又一次跌落在土洞之中,当她挣扎着,右手撑地,想要接着抓草的力量爬起来时,伸手抓到了毛绒绒的一只小兽背上!

“嗷嗷嗷……”

是狼崽子!脸色瞬间变得刷白,她前世出生在农村,曾经听老人们介绍过山上的灰狼善于在土洞中养育狼崽,母狼出去觅食,将狼崽藏在土洞之中,此刻,她遇到了三只嗷嗷待哺的狼崽!

得赶快离开!母狼最忌讳有生人动它的狼崽,仿佛因为恐惧,全身有了力气,她猛然站了起来,大步绕过三只小狼崽,沿着山谷向下半坐半跳着滑行!

斜阳西沉,只剩下了最后一抹金黄染在山谷两旁的黄土壁上,沟壑中的光线阴暗下来,侧耳听到山风在沟壑中吹过,好像远远地听到了有野兽的嚎叫呜咽声。

天就要黑了,刚才那三只小狼崽的嗷嗷声也渐渐低了下来,她全身发软,按照她一路的估计,她已经离开刚才那狼崽洞Xue有了四百多米,惊恐的神情才缓和下来。

心中暗暗祈祷着,母狼千万不要早归,如果发现有人的气息,一路追来,她手无缚鸡之力,定然会成为狼腹之食。

抬头望向天空,十几颗星光闪闪发亮,就这一小会儿,沟壑中还能看到的山石朦胧起来,远处的草丛也隐入了夜幕之中。

天空中的星星也渐渐多了起来,她微微喘了一口气,伸手折断一根手指头粗的树枝,回头望一眼刚才滚爬下来的山谷沟壑,总觉得背后阴森森的,然后,拄着树枝,打起了精神,加快了下山的脚步!

借着星光,听着耳边传来的虫鸣兽吼,下意识地辨别着远近,周围的杂草被她分开飒飒作响,有很多的干枯的植物种子长着倒刺,挂在了她破洞百出的长衣裤腿之上,她顾不得这些,极力压制着恐惧,深一脚浅一脚,侧耳倾听着周围的声音。

夏日有洪水从山顶冲下来,沿着这道沟壑倾泻,大量的黄土堆积下来,山下应该有被冲积而成的平地河流,秋季尽管雨水稀少,没有山洪,但是,那山脚下的河流却不会枯竭,她喃喃自语着,她认真地倾听着,她想分辨出虫鸣兽吼中,有没有母鸡回笼的声音,有没有狗吠关门的声音,有没有婴儿啼哭的声音。

她很害怕,她非常想寻找山中居住的山民人家,能寻得一夜安身之所!

沟壑渐渐缓和起来,就这样她一步一步地披着星光行走了大半夜,将身后的夜雾朦胧的山谷远远地抛到了身后,那些野兽的低吼声,杂草中的秋虫鸣叫声,都隐没在漆黑的山林之中。

“喔喔喔……”终于,晨曦降临的时候,东方的天际显出一丝亮光,骊歌听到了公鸡的啼鸣声。

附近五百米之外,应该有人居住!

她居然走了整整一夜,所有的力气一下子都消失了,她扔掉了手中的树枝,靠着一棵斑驳的老槐树,软软地瘫坐到地上。

这个时刻的骊歌,坐在地上才感到全身湿透了,夜风吹干了表层破洞百出的衣裤,幸好里面还穿着一层夹袄,脚上的短靴还算厚实保暖,夜风寒冷,虽然她行走缓慢,但是她不敢停下,她怕一停下来,再也看不到东方破晓时刻的万道霞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