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尊上息怒:甜心人质太难养

更新时间:2021-10-14 08:46:46

尊上息怒:甜心人质太难养 已完结

尊上息怒:甜心人质太难养

来源:落初 作者:公子郁鞅 分类:言情 主角:诸葛白玉瓶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公子郁鞅原创的言情小说《尊上息怒:甜心人质太难养》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诸葛白玉瓶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贱走偏疯的倾世大叔VS天真呆萌的傻白小萝莉】  【甜文,只宠不女强。】  **  一个名“西冥”的神族,一场暗藏玄机的战役。  她,清河羽族万千宠爱在一身的小少主,在战役爆发之初,阴差阳错落入死敌冬之月族的圈套。  于是她被带到东之月族的王面前。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一生杀伐决断的他,对她的折磨毫不怜香惜玉,令人闻风丧胆,让她生不如死。  “脱衣服。”  “我怕冷……说好的,是贴身丫头,不是侍妾……”  “侍妾是什么?”  “……”  “你可能对我这边的岗位编制不太清楚,我跟你简单介绍一下。我这边没有诸如侍妾、厨娘、绣娘、舞娘之类的称呼,统称为贴身丫头。侍寝贴身丫头,侍膳贴身丫头,侍服贴身丫头,侍乐贴身丫头,等等。明白吗?”  “……你没说让我侍什么。”  “那就是什么都侍!”  但她对他的回报,很快就让他意识到女子难养,拐回来的人质女子更难养。拆他的梁烧他的房,内裤扔满议事堂。  斗到心醉神秘时,一场意外沉入幻境,前世种种一一展开,她慢慢看清自己的前世今生,也看清这场战役的真正目的。  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划。她们清河羽一族,会成为他达到目的的牺牲品。  更重要的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桉朵儿惊了又恐,恐了又感慨,感慨完后,一脚对着男子的小腿狠踹过去:“死瘪三,你根本没中毒!”

哪知男子挨那一脚,竟大呼冤枉:“姑娘这是真的错怪我了!洞房归洞房,可我真的中了毒。中毒和洞房,这二者不矛盾吧?我不过是顺势,顺势而已!”

桉朵儿觉得自己碰上全天下最会顺势的人。

但看男子喊得掏心掏肺,满目真情实感,她也不禁犯难了。

中毒和洞房,这二者之间确实没有矛盾。

她定定神,气鼓鼓地问:“现在怎么办?又不刮风,果子也不会再下来——就算下来,我也绝不会再去咬。”

话音一落,手中略微一重,待看清时,右手就握着一只硕大的圆果子。

桉朵儿瞬间石化。

片刻,身边传来男子欣慰的声音:“我早说过,你有善心,上天眷顾你呢,你还不承认。”

上天确实眷顾她,好好生在树顶的果子,说落到她手心就落到她手心,简直跟天上掉馅儿饼一个性质。

并且,原本她被捆着的双手,竟自动解开了。她现在一手抓着绳子,一手握着果子。

男子说:“所以说,你玩绳子玩的乱七八糟,莫名其妙地系上,又莫名其妙地解开。”

桉朵儿哑然。

看了那果子半晌,被男子戏弄的不快便点点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劫后余生的欣慰。

她把果子递到男子嘴边,温顺地说:“吃吧,吃了就好了。”

男子垂眼看着果子,蓦地发出一声悠长的、无限萧索的叹息。

桉朵儿心里一紧,急忙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男子的声音有几分颓唐:“我本以为我这张嘴已百毒不侵,没想到,唉,还是被侵了。我现在舌尖麻木,牙齿没有半分力气,恐怕是……”

说到最后几个字,声音竟僵直起来。桉朵儿再一瞧他的面色,只见未被面具掩盖的侧脸,刹那变成得灰败,还隐隐透出青紫色。

桉朵儿悚然大惊,急得眼泪涌出,慌慌张张地问:“这这,这可怎么办好,有了解药你又吃不下……这可怎么办好……”

嘤嘤哭了起来。

男子僵着舌头,含糊不清道:“恐怕只能再麻烦姑娘了……”

桉朵儿哭哭啼啼道:“我也没有办法啊……有办法肯定救你。”

男子脸色可怖,双眸却仍旧映澈如星,透出一丝半点深意。片刻后,诚恳地说:“你是个好姑娘,你会有好报的。”

桉朵儿哭得专注,没注意到他这句话,他便接着说:“我没力气啃果子,恐怕只能麻烦姑娘……麻烦姑娘……喂了……”

桉朵儿止住哭泣,她从男子的话中感受到的竟不是惊悚,而是抓住救命稻草的祈盼。她瞪大眼,急切地问:“我可以救你?你快告诉我,怎么救?怎么喂?”

男子气若游丝道:“就跟大鸟喂刚出生的小鸟那样喂,你嚼碎了,喂给我,我咽下就可以。”

桉朵儿瞬间恍然大悟,毫不犹豫地啃下一大口果子,吭哧吭哧嚼得稀烂,便贴近男子的唇,用舌尖将碎果子全抵进男子嘴里。

男子已是半昏迷状态,桉朵儿原本担心这方法也不能顺利喂下,哪知果子进了男子的口,竟被他一点点咽下,虽慢却也井井有序,直至桉朵儿的舌头在他口中再也探不到残留。

桉朵儿激动得热泪盈眶,有用相同的方法喂下第二口,第三口……直到男子的面色由惨白转红润,气息渐转和顺。

桉朵儿再喂时,心尖突然一抽搐,好像冷不丁被一只手轻捏一下,那微妙又古怪的触感顺着脊背迅速游走全身,她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她的舌,留在男子男子齿间,好像被一点有意无意的吸力吸住,舌下便是男子温软的舌头,松针香味四溢,浸过咽喉直沉进心底。

她小心地退出,再看看男子恢复正常的面色,猛然意识到什么,声音一下子尖俏起来:“哎呀,你都恢复力气了,怎么还要我喂!你好意思吗?自己吃!”

说着,把只剩个果核的果子递到男子嘴边。男子也不推脱,就着肉尚多的部位大啃一口,边铿锵有力地咀嚼,边颇有兴致地说:“姑娘,恕在下冒昧,问个问题。”

桉朵儿不明所以:“什么问题?”

男子说:“姑娘的手既然已解开,为何还揪着绳子不放?树下都是黄土落叶,落地也摔不疼。”

这话像一只大木槌直击桉朵儿的脑门,她头昏眼花,隐约有大难临头之感。

果然,就听男子接着描述:“你放开手,落地,然后我自然也会跟着落地。你的双手既然已自由,用嘴嚼碎的果子,就可以用手呈给我……”

桉朵儿感到一阵强烈的濒死感。

但男子还没完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放手,一直吊在绳端,总还有一只手是自由的。你这只手虽然握着果子吧,但顺便再接了嚼碎的果子呈给我,即便勉强了点,也还是能做到的……”

桉朵儿泪流满面:“我求求你,别说了……你当时快死了,我被吓傻了,好不好?”

男子说:“好,不说了。”

桉朵儿痛苦地闭眼,再睁开时,竟发现自己四平八稳地坐在树下,背依树干,身边是同样四平八稳的男子。

男子一腿弯曲一腿伸直,舒舒服服靠着树干,闭目养神,仿佛在呓语:“姑娘,能否再问你个问题?”

桉朵儿抹着泪说:“你问吧,但我不会回答。”

男子便自顾自地问:“姑娘啃了半天果子,真没发现,那其实就是个苹果?”

桉朵儿霍然坐直,扭头紧盯男子半梦半醒的脸。

她脸颊微微抽搐,嘴角颤动,无法言语。

风吹叶喧,远山鸟鸣悠悠,好半天,她听见自己咬牙切齿的低吼:“你没中毒?”

男子不语,面色泰然。

但桉朵儿还是不解:“这明明不是苹果树!不是苹果树!”

男子说:“自然不是。苹果是我无聊,随手扔上去的。”

桉朵儿感觉满林星光砸碎在她头顶,血流哗啦啦淌了一地。

男子说:“我只是觉得吧,洞房就洞房到底。”

顿了一下,又说:“其实我也不想一而再地骗你,我只是没想到你能一而再地相信。真的,我真的没想到。”

他仰望长空,目中无限惆怅:“你的智商,柔弱中带伤,超出我此生全部想象。”

桉朵儿还没反应过来,他神色一正,问:“对了,你什么时候来给我当丫头?提前来跟我谈谈月俸。首先说明,我不是个慷慨的人,包吃包住可以,逢年过节甭跟我要红包。”

桉朵儿说:“你去死吧!”

男子陡一凝视,那目光清冽如冷湖月辉,吓了桉朵儿一跳,但他很快起身,道一句“后会有期”,就消失了。

是真的凭空消失了,没有任何一丁点儿变化过程,当着桉朵儿的面,不见了。好像桉朵儿面前从未出现过人一样。

惊异中,突听声音从树顶传来:“你还不走?”

桉朵儿抬头,看见白衣如飞雪流光相晕,她呆了呆。

男子说:“你倒是胆大,不知东之月族已逼近,在这里游荡,随时能落入敌手?”

桉朵儿一愣,随即大惊失色:“胡说!这里是清河羽族的中心,结界坚不可摧。东之月那么多人,若跨过结界,韶华宫里早千钧压顶了!”

男子哈哈一笑,如明河流波,说:“这话就外行了。你就不知这世上还有敢死队一说?”

桉朵儿琢磨半晌,心里咯噔一响,慌乱起来:“你是说,东之月族有敢死队先冲破结界,潜入这一带?”

男子说:“那谁知道?那一族阴险狡诈诡计多端见缝插针卑鄙无耻,毫无底线可言。谁知他们怎么使诈?”

桉朵儿小声说:“人家是最古老的神部,直接承袭西冥之尊,不至于吧?”

男子“切”一声,不屑道:“宣传倒是做得好。世事左不过如此,越标榜根正的苗通常越黑。”

桉朵儿在继神经病、登徒子后,对男子又多了一重哲学家的印象。

男子的语气缓和几分,听上去很诚恳:“不过姑娘,这大晚上你不回家,在这儿贪玩,万一被他们逮着,唉,”

他多了几分无奈:“姑娘琦年玉貌,顾盼倾城,万一被他们逮着,恐怕会……很悲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