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美人殊:将门嫡女

更新时间:2021-11-25 10:56:18

美人殊:将门嫡女 连载中

美人殊:将门嫡女

来源:落初 作者:玄桑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杜 人气:

《美人殊:将门嫡女》由网络作家玄桑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小姐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四国纷争,乱世天下。  一个荒谬的传说,一个老道的痴言,却注定了她纷扰难安的宿命。  莫名穿越,她成了不受待见的将军爱女,离奇的家事,深藏的真相,让她背负的宿命越来越沉重,四国虎视眈眈,觊觎天下,一场生死存亡的王者追逐,却让她成了人人受用的棋子。  “若是,我是红颜祸水呢?”“拱手山河,换你一世安好。”  “若是,我与天下为敌呢?”  “我便为你覆手山河,扭转乾坤,并肩看天地浩大,青丝白头,不离不弃,生死相随。”  遇见他,命运长书,谁人执笔?只愿长歌无绝衰,天涯共向晚。  四分天下,翘楚争霸,江山美人,乱世长歌,究竟黯淡了谁的年华?  红颜如雪,玉骨冰心,不抵命格无双,深陷天下仇恩。  他年谁于陌上,着红妆,忆澜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祁公子的眼中满是深意,这个女人已经完全勾起了他的兴趣,早晚,他们还会再见。

离欢带着锦霜七拐八绕的终于穿过了条条的街道找到了将军府的大门,擦了擦脸上的汗,离欢就要带着锦霜进去,锦霜的脸上满是胆怯,扯着她的手说道,“恩人,我们来这里做什么?爹爹还没有埋葬,絮儿?????不,锦霜今日就是来认认人家。”说着语气里带着一丝软弱的顺从。

“这里就是我的家,今日就随我进去,不然以后你来了也未必进得去,你爹的后事,我会叫人帮你,你大可放心,有我在的一日,便不会让你受委屈。”离欢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坚定,看着锦霜说道。

“锦霜谢过恩人再造之恩。”锦霜的眼里蓄着泪水,她这一路走来不知道受了多少的白眼和讥讽,也只有恩人给了她安葬父亲的钱,并且肯收留她给她一口饭吃。

“走吧,我们进去。”离欢拉着锦霜走进了府里,刚跨过大门几步便远远的看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杜姨娘不招人喜欢的脸色。

离欢不理会她径直的向前走去,杜姨娘尖溜酸刻的声音适时地响了起来,“哟,你还知道这是你家啊?”

“我不痴不傻,自然是知道。”离欢懒得跟她磨嘴皮子,冷冰冰的说道。

“你就是这么对我说话的?没大没小的贱丫头。”杜姨娘心里的怒火越烧越旺,她早就看这个丫头不顺眼了,却不想老爷将她捧成宝,现在老爷不在,也可以趁机好好教训这个丫头一番。

“我若是贱丫头,你就是不折不扣的贱人。”离欢向来不输人口齿之利,眼中的寒光一闪,抬起头正视起杜姨娘,她今天倒是不找事不罢休了?

“你??????好个牙尖嘴利的丫头,别忘了,如今的当家主母可是我。”杜姨娘气不过,摆出了自己的王牌。

“这我自是知道,只是,你也不要忘了,这主母之位本该是谁的,如今的将军府的主人又是谁。”离欢知道杜姨娘最听不得别人提起自己的母亲,但是她偏要提,何况,她一个当家主母,和将军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好啊,好啊,你可别忘了,你娘早就死了。”杜姨娘一怒之下口不择言。

“就算我娘死了,她依旧是大夫人。”离欢丝毫不留情面的说道,杜姨娘就没想过放过她,她又何必心存怜悯给自己找事?

“你??????你???????”杜姨娘登时气结,满脸的怒火,眼里的目光都可以化成利剑杀人了,一副又妒又恨的模样,离欢只能心里感叹,真是可怜了这幅还有几分姿色的皮相。

“姨娘也不必如此,今日离欢所为,全是拜你所赐,以牙还牙而已。”离欢说着拉过锦霜不再停留,往前走去,想到了什么,又停了下来,转过头来看着杜姨娘一干人说道,“这是我新招来的丫鬟锦霜,若是敢打她的主意,我就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说完头也不回的带着离欢去了映兰轩。

杜姨娘的眼里满是扎人的恨意,离欢,今日之仇他日我必定会向你讨要,不甘心的看了一眼离欢远去的身影,愤恨的一甩帕子,尖声说道,“走,回园子。”身后的丫头浩浩荡荡的一干人尾随其后回了暖湘居。

锦霜跟着离欢进了映兰轩,天色渐暗,离欢看出了她脸上的焦急,说道,“我现在就派人去安排你爹的后事,你不要太担心了。”

听到离欢的话,锦霜的脸上多了一丝慰藉,说道,“恩人,还是等明日吧,今日天色已晚,爹爹的遗体我托人暂时存放在静觉寺,了持方丈已经答应可以暂时放在寺中,不碍事的。”

“那就好,明日我便派人去Cao办你爹的后事,你以后就在我身边吧,不要再叫我恩人了,叫我小姐便是,我姓离,单字名欢,是这将军府的大小姐,也是将军唯一的女儿,刚才见到的是杜姨娘,我娘很早就去世了,她是后来扶正的,以后单独见到她你还是绕开比较好。”离欢看着锦霜灵巧的小脸上还带着陌生和惊怯,便提醒道。

“锦霜记住了。”锦霜心里一暖,咬着唇细声说道。

“小姐,小姐你可回来了?????”濯香此时打断了两人的话,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一脸的焦急不安。

“濯香,你怎还如此冒失?”离欢轻声责怪道,秀眉微蹙。

“小姐,我这不是??????”濯香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离欢身边的锦霜,一脸惊讶,缓过神来瞪起了眼说道,“你是谁?凭什么跟在小姐的身边?”一双眸子似要将锦霜生香了去。

锦霜朝着离欢的身后挪动了几步,抬起头怯怯的看着离欢,咬着下唇一言不发,乌黑的眸子里镀上了一层水雾。

离欢颇为头疼的看着这一切,柔声说道,“濯香,不得无礼,她是我今日上街见到的姑娘,我见她卖身葬父颇为可怜,便将镯子取了让她当了去,结果她认定了我是她的恩人,之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总之,从今以后,你们两个都要在我的身边了,你们要彼此相互扶持才是。”

“好吧,看你这么可怜,就勉为其难的留下你,反正这里不缺你的一口粮食。”濯香嘴上说的很是生硬,语气却早已软了下来。

离欢无奈的笑了笑,对濯香说道,“今日起,她便是锦霜,以后你们就是姐妹了。”接着又对锦霜说道,“锦霜,这是濯香,以后府中有什么不懂,或者遇到了什么事都可以找她商量。”

“锦霜记下了。”锦霜腼腆的一笑,灵巧的脸上带出了一丝欢喜。

离欢见她们相处的还不错,便叫她们散了去,自己独自坐在窗前想着穿越过来的事情,按照濯香之前说的,自己再过不久就要嫁人了,嫁的还是身份显赫的太子殿下,离欢倒觉得这更像一场闹剧,眼前的处境容不得她多想其他,这将军府中杜姨娘还好对付些,若是将军回来可就又一番光景了,皇宫里步步惊心,明争暗斗层出不穷,自己现在的处境可真是进退两难,离欢啊离欢,你究竟是何方人物呢?

翌日,离欢早早的让管家带人去了静觉寺安排了锦霜爹爹的后事,锦霜和濯香就跟在离欢的身边寸步不离。

“锦霜,你会做些什么?跟着咱们家小姐固然好,但也不能什么都不做的。”濯香看着初来乍到的锦霜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我会很多事情的,劈柴,烧水,做饭??????”锦霜还未说完就被濯香打断了,“没有其他女儿家做的事情吗?那些事府里有的是人去做,再怎么不济也不会为难你一个弱女子。”

锦霜为难的摇了摇头,死死地咬着嘴唇不说话,眼里却是一片失落和惶恐,离欢将目光从手中的书里收回,透过窗户望向了院子里开得正是妖娆的瑞香和仙客来,金鱼草,自己的院子里虽然没有像别的院子一样有成型的花树,这些花花草草倒也摆弄了不少,离欢指了指院子里的那些正是花期的花,说道,“院子里的那些花和草就交给锦霜好了,濯香,你记得教锦霜一些女儿家会做的事,比如女红,挽发之类的,在她没有学会以前,院子里的这些东西就先交给她照看吧。”说完又埋起头看书。

濯香看了看自家小姐,再看看锦霜,思考了良久说道,“也罢,你就先按小姐说的做吧,其他该学的事情我会慢慢教你的。”说着对锦霜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谢谢小姐,谢谢濯香姐姐。”锦霜听闻此言,拢着的眉头才渐渐地舒缓开,清秀的脸上那股灵巧之气也隐隐的显露了出来,欢天喜地的跑到了外面去了。

“濯香,我记得之前你说过我和太子已经被皇上赐婚了,还有多久就到成亲的日子?”离欢等到锦霜离开屋子,从书中抬起那一双熠熠的眸子,里面涌动着深不可测的东西,徐徐的开口说道。

“小姐,再有半个月便是了。”濯香见到离欢的样子,知道此时的小姐又回到了当初那副冰冷的样子,不敢多言,只得如实相告。

“十五日吗?如此说来也够了。”离欢喃喃的说道,“最近府中的人可有什么动静?”

“没有什么特别的动静,就是昨天你出去的时候府上来了客人,看样子也是别的大户人家的家丁,但是我并不认识。”濯香忆起昨日的事,心里也觉得疑惑。

“那杜姨娘呢?”濯香不经意的翻过一页书,看着那苍劲有力的书法问道。

“杜姨娘和那人进到屋子里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两人出来的时候满脸的喜色。”濯香看着自己小姐,不知道她会怎么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