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徒弟他他他又ooc了完结版精彩章节】主角叶龙傲

【徒弟他他他又ooc了完结版精彩章节】主角叶龙傲

时间:2022-05-09 07:50:45编辑:悉数 作者:咸鱼仔仔 人气:

《徒弟他他他又ooc了》作者:咸鱼仔仔,耽美类型小说,主角:叶龙傲,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夜晚淅淅沥沥的雨声吵得叶无尘几近失眠,脑中映满了墨允的神形音色……今晚的夜很冷,也很黑,伸手不见五指,叶无尘在床上辗转反侧,彻夜

《徒弟他他他又ooc了》 第十八章 徒弟要吃糖葫芦 免费试读

夜晚淅淅沥沥的雨声吵得叶无尘几近失眠,脑中映满了墨允的神形音色……

今晚的夜很冷,也很黑,伸手不见五指,叶无尘在床上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所以他的徒弟……到底怎么回事儿?

他想破了脑袋,也没从自己的大纲里面想到自己曾经设定过墨允是个精分。

叶无尘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失忆了。

脑海中的“坚持走剧情”机械的,一遍又一遍提示:

“墨允黑化值下降至九十,请宿主跟随剧情,不要试图扭转局面,不然系统将给予惩罚。”

“墨允黑化值上升到一百,请宿主保持……”

“墨允黑化值下降至九十,请……”

“坚持走剧情”系统也不嫌烦,像是汇报心电图一般把黑化值汇报给叶无尘。

此刻,叶无尘真的很想冲出去撬开自己徒弟的脑袋看看他到底在想什么。

可又想到墨允口中那句甜到发腻的话:“今晚我想和师尊一起睡。”

叶无尘一个颤抖,摸了摸自己的项上人头,像是怕它丢了似的。

他只能战战兢兢的躺在床上,抓着晕睡的小白球,然后一道白色灵力打在自己额头处,晕死过去。

而另一个房间的墨允也并不好受。

他的房间还燃着一盏灯,烛泪滚满红色烛身,在微弱的灯光下被衬得苍老可怖,烛火噼里啪啦的响着……

他平躺在床上,冷汗从而额头析出,拳头攥得很紧,像是隐忍着什么。

森冷阴沉的话语从他心底遥遥传来,空洞又飘渺。

“杀了他,他怎么对你的,你忘了吗……”

“叶无尘……毁你灵根,废你修为!”

“给你点甜头就赶着上去舔,墨允,你贱不贱……”

那声音充满憎恨,像是从地狱里逃出来的恶魔,非得吸食人血才能安心。

这感觉并不好受。

森冷的声音如同刮过骨头,刺进血肉,在身体里面闷闷的疼,没有解救方法。

可墨允脑海中却是那白衣飘飘,眉目含春,慵懒的躺在蔓青藤椅上看着不知名的话本,看见自己会温柔的笑,偶尔会揉揉自己脑袋的师尊。

前世,他十六岁被叶无尘修掉修为,得以重生。

十六年来,他以乞讨为生,也曾和恶狗抢食,没有春风般的滋润,只有寒冬刺骨。

重生后,他从前世的仇人手中得到了一点温暖,他也迷茫过,无措过。

可那远在天边的阳光突然洋洋洒洒的照在自己身上,融了身上的冰雪,化去心中的阴暗。

蔓青藤椅上,一袭白衣的叶无尘像一只大猫一样躺在上面毫无防备的晒着肚皮。

他哼着悠长的小曲,三千青丝归在脑后,以双手为枕,悠悠然朝这边望来,对自己温柔一笑。

刹时间,眼中似有星尘万点,水光潋滟,嘴角随意勾出的一抹孤度,令天地都失了颜色。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他已经没办法恨叶无尘了,他只想好好做他的徒弟,想更多的吸取前世没有的温暖………

身体上像有蚂蚁在啃食,小口小口,密密麻麻的。

又像杀人不给个痛快,用薄刃在人身上细细地切着比纸薄的肉片,使人浑身痉挛,痛苦万分,却想死不能死。

那声音得不到他的回应越发疯狂,似深渊的巨兽被困在囚笼,拼命的朝囚禁它的人嘶吼,音波震耳,让人战粟。

“杀了他……杀,杀!”

今夜,注定无眠。

旭日东升,红日喷雾,远处的山峰上腾挪着袅袅薄雾,街上的孩童顽皮的用脚踩着地上的积水,裤脚湿润。

四人早早的赶往沿溪镇。

叶无尘和墨允像昨日一样骑在云尘背上,只是叶无尘刻意的远离了少年一些。

墨允今天看起来一切正常,似乎并不记得昨日之事,甚至早上还恭敬的向叶无尘打了个招呼。

叶无尘差点连人带魂都被吓飞了。

他还特意在心中问了问墨允的黑化值。

“墨允黑化值下降至九十五,请宿主跟随剧情……”

一句话还没说完,那道声音就戛然而止,一个小白球从他左肩钻出来,对他眨眨软红的双眼。

叶无尘了然——估计是那系统又想电他了。

身前的墨允忽然转过头,笑道:“我们到了,师尊。”

顾名思义,沿溪镇顺着一条名为“杜河”的溪流而建,居住的百姓皆衣着朴素,素面朝天,没有什么繁华的装饰,在这一隅天地安居乐业。

青石板砌成的古老街道上各种小商小贩在叫卖,吆喝声此起彼伏。

一个穿着粗布短衫的年轻男子扛着一个冰糖葫芦架在街上溜达。

“冰糖葫芦!冰糖葫芦!好甜的冰糖葫芦嘞!”

那插在木棍上的冰糖葫芦糖衣红艳,雨后温馨的阳光洒在上面,让人垂涎欲滴。

墨允看着那些糖葫芦,目光有些飘摇……

七八岁时,他第一次听到叶无尘的名字,便是因为一个卖糖葫芦的。

那人把糖葫芦架立在地上,一只手扶着,对身旁人道:“你们是不知道啊,那仙剑门的叶仙师,那可真是天纵奇才,年纪轻轻就单独斩杀了十几个作恶的魔修……”

他那时混在一旁的乞儿堆里,旁边有个年纪大的乞儿对那糖葫芦动了心思,悄悄挤进人群,从那架上偷了一支。

不巧被那人发现,嘴间的话戛然而止,在原地跳脚,“你个不要脸的臭乞丐!”

乞儿们吵吵嚷嚷的逃跑了,墨允也迷迷糊糊的被他们带着走,他想——叶仙师可真是个奇人。

回到肮脏臭乱的乞丐窝,乞儿们分着那串冰糖葫芦,他则一直发呆,忽然鬼使神差的问:“你们说,那个叶仙师会收我为徒吗?”

乞儿们立马哄笑起来,年纪稍大的点着他的脑袋问:“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

乞丐窝里爆发出一阵嘲笑。

墨允气红了脸,想反驳,可自己现在这样可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

…………

“允儿?”

鼻尖凑上来一股甜甜的味道,是糖在锅里融化,散发出的带有一丝苦的甜。

墨允喉头一动,抬眼望去,叶无尘递过来一串红润的糖葫芦,眉眼含春的笑望着自己。

他下意识的舔了一口凑到嘴巴上的甜味。

“刚刚看你一直盯着糖葫芦……”

“谢谢师尊。”

“啊?”叶无尘好似有些愣住,又反应过来,“不必。”

玉溪在旁边抱胸,喵了自家师尊一秒,叹着气摇了摇头。

天知道,叶无尘刚刚见墨允盯死人一样的盯着那卖糖葫芦的,吓得他赶紧去买了一串糖葫芦来给徒弟降降火。

效果,意外的不错。

来到委托人家中,一个赤膊的壮汉冲上来对着叶无尘一顿作揖。

“求仙人救救小女!”

墨允挡在叶无尘前面,道:“还请慢些说。”

陆逍和叶无尘对了个眼色。

陆逍:你这徒弟不错。

叶无尘:……

那壮汉依旧没听进去,甚至还要跪下来。

“我和我女儿相依为命多年,不能就这么没了……”

玉溪一跺脚,端的是侠士的威风:“你这人不把话说清楚,我们怎么救你女儿!”

墨允将想要跪下的壮汉扶住,让他细细道来。

壮汉的眼睛有些红肿,他领着四人坐下,平复了情绪,开始讲述事情的经过。

“我名陈力,小女叫陈丫丫。”

“前些日子,住在镇上的一个商户人家,说是家中妻子死的早,要另纳一妻,给出的聘礼特别丰厚,就有很多人带着女儿慕名前来。”

玉溪听到此处,皱眉道:“你不会也去了吧?”

“我像是那种卖女求荣的人吗。”陈力呸了一口。

陆逍用折扇敲敲玉溪放在桌上的手背:“好好听。”

“我家姑娘年方十八,正值青春年华,怎么能让那老男人糟蹋了去。”

“没多久,他就看上了一个姑娘,给了她爹娘丰厚的聘礼,足够几代人富裕的过一辈子,那姑娘的爹娘也是混蛋,就这么把女儿卖给了那个老男人。”

“本来大家以为这事儿就这样了,可是那个老男人又想招几个小妾,给出的聘礼比正妻还丰富。”

“镇上的姑娘们都不怎么愿意,想着老男人这么好色,嫁过去也不好受。可是有些昏了头的父母,赶着让女儿往火坑里跳。”

“这一来二去,那商户也娶了十来个小妾,后来他再想纳妾,那些把女儿当心肝的自然不乐意。然后,镇上人家的姑娘就莫名失踪……”

说到这,陈力仰天抹了抹眼角,继续道:“我,我家姑娘前几天就消失了,……”

陈力有些哽咽,坐在他旁边的玉溪有些不忍,拍了拍他的背,以示安慰。

“本来,我还没这么心急,只道她孩子家家的,爱玩,可是,可是——”

他捂着脸,哽咽了半天,终是把话说出来:

“前日,有人在杜河边拾到了那商户刚娶进去的正妻,尸体被放干血,心脏也被挖出来——我才委托仙长们……”

后面的话他再也说不下去,趴在桌上闷闷的哭。

“请放宽心,您的女儿未必遇难,不如快些出发去那商户家中,看看是不是他所为。”

叶无尘上辈子是做公务员的,常与村里的父老乡亲打交道,什么孩子丢了,老婆跑了……

陈力看了看叶无尘,忙不迭地点头。

墨允却皱眉,正想说什么,放在桌下的手却被捏住。

他往叶无尘那边看去,他正温柔的安慰陈力,不动声色的紧了紧捏着墨允的手。

稍安勿躁。

来到一扇光鲜亮丽的朱红大门前,顶上挂着喜庆的红灯笼,如血一般的腥红。

陈力带他们来到这儿,就又是作揖,又是感谢的回去了。

陆逍与叶无尘隐了身形,跟在徒弟们身后。

让他们自己解决这个历练任务,遇到的鬼祟实在是强的话再出手相助。

玉溪上前敲门,端出一副初出茅庐的弟子模样,声音珠圆玉润:“有人吗?在下仙剑门弟子玉溪。”

大门小心翼翼的打开一个缝,从里探出小半张脸,那人道:“二位小仙长,我家主人不方便见客,还请回吧。”

“不方便见客?那吃人可方便啊?”墨允在后面冷冷道。

“这位小仙长可不能乱说!”那人有些气急。

“是这样的,我们接到任务,说是镇上有少女无故死亡,又有人指证你们家主人,才想来探探情况。”

玉溪非常大方的把自己的目的说出来,又引诱道:“若你家主人清白,我们自然会去揪出幕后黑手。”

两人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配合相当好。

那人先是狐疑的打量了他们一眼,将人放进来了。

那人长相平平,看上去像是一个小家丁并自称阿宝。

走进门,偌大的庭院里面载有两颗银杏树,其余便再无其他,庭院里冷冷清清,除阿宝之外再无他人。

看起来实在是不像一个富户的院子。

阿宝沉默着将他们带到正厅,端了两杯茶上来。

墨允看着桌上那杯昏黄的茶,没有动。

“你家主人呢?”

阿宝沉默了半响,才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

“二位请喝茶。”

徒弟他他他又ooc了

徒弟他他他又ooc了

作者:咸鱼仔仔 类型:耽美 状态:连载中

《徒弟他他他又ooc了》作者文笔很好,情节紧凑,很好看的小说,推荐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