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徒弟他他他又ooc了(主角叶龙傲)无弹窗全文阅读完结版

徒弟他他他又ooc了(主角叶龙傲)无弹窗全文阅读完结版

时间:2022-05-09 07:50:46编辑:白婧 作者:咸鱼仔仔 人气:

《徒弟他他他又ooc了》作者:咸鱼仔仔,耽美类型小说,主角:叶龙傲,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从阿宝口中得知,那富户原名肖东海,是一个月前来到这里定居的。玉溪多次想让阿宝请肖东海出来,可都被他以同样的理由回绝了。“主人不方

《徒弟他他他又ooc了》 第十九章 被徒弟抱了,懵 免费试读

从阿宝口中得知,那富户原名肖东海,是一个月前来到这里定居的。

玉溪多次想让阿宝请肖东海出来,可都被他以同样的理由回绝了。

“主人不方便见客。”

隐匿了身形的陆逍放出灵识,打算探探整个府邸的情况。

他的灵力主金系,辅水系,因而他释放的灵识是以温和的水系打底,富有攻击力的金系去查探。

灵识散开,遍布整个府邸。

一会儿时间,陆逍睁开眼,对于同样隐了身形的叶无尘缓缓摇头——没有查探到活人的气息。

叶无尘轻轻皱眉,如果这府中仅有阿宝一人,直接告诉墨允玉溪自家主人不在便是了。

而这“不方便见客”,寓意为何?

还有那在杜河边被捡到的肖东海正妻……

叶无尘嘴巴做了个口型,与陆逍对视一眼,见他点点头。

“我与你陆师叔先去肖东海正妻的家中看看。”

叶无尘凑到墨允耳边轻声道,顺便在他肩膀处下了一道追踪令,免得突发事故自己找不到他。

而后,墨允明显的察觉到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人消失了。

他忍着没有朝身后看去。

随后,阿宝见他们并不想喝茶,便将两人带到厢房,恭恭敬敬的说:“二位小仙长先在此歇息,我家主人一般夜晚才有时间,二位小仙长请自便。”

说完,就将厢房的门关上,离开了。

这间厢房布置得典雅喜庆,还点着雍容芬芳的熏香,床幔熏红似火,床单整齐,用金线绣着鸳鸯戏水图。

箱笼框桌上皆贴有大红喜字,四壁有燃完的红烛,地上还有掉落的血红烛泪。

“这是间婚房。”

墨允不紧不慢的说。

他捏着鼻子,有些讨厌这里浓郁的香气。

“婚房?这小厮也挺奇怪,拿婚房招待客人。”

玉溪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白嫩的食指上缠绕着一丝灵力,她瞄准紧闭的大门,用嘴巴配音:“咻——”

厢房门被她一道灵力冲开,玉溪神情有些得意的笑了笑,可那门像是有人推着一样,“吱呀吱呀”地自己关上,与门槛发出沉重的碰撞声。

玉溪震惊,又试了几次,可门打开后总是自己关上,她走近厢房门,用力推开门,试图走出去。

她也确实走出去了,但又从门的另一边走进来。

她多试了几次,结果还是一样。

“操!遇到鬼打墙了?!”玉溪惊恐的看向墨允。

墨允正在查看绣在床上的鸳鸯戏水图,鼻尖敏锐的在奢侈浓厚的熏香中嗅到了一丝血气。

他体内的魔族血脉一遇到血腥就沸腾不止,想要将他藏在心底的魔族生来就刻在血骨里的杀伐之意勾出来。

他一边用灵力压制那股魔气,一边抚上血红的床单,摸到了细细的干涸血末。

他心神一滞——难道这整个床单都是用血染红的?

“这个房间设了图灵阵,你不知道吗?”

墨允抬手摸了摸红色的床幔,这只是普通的布料……

“图灵阵?那是什么?”玉溪凑到他跟前,“你在干嘛?”

“一种请君入瓮的阵法,外面的人无论察觉阵内的灵气波动,里面的人则需要设阵人闭阵才可出去——你师尊没跟你说过吗?”

墨允瞄了她一眼,去看留在桌上的残余果壳。

玉溪抱胸,道:“我师尊哪有这闲情逸致,三天两头的往故长老那边跑。”

她晃晃悠悠的跟在墨允身后,墨允看那些残余的果壳没什么异常,就找来个椅子坐下来,闭目养神。

“哎!小墨师弟,你怎么就睡了?”玉溪在他身旁大喊大叫。

墨允心烦的斜她一眼,可这玉女侠向来神经粗大,丝毫没感应到似的拍拍他的肩:“你不会想在这儿等那个设阵人将你放出去吧?”

墨允没应,玉溪也不自讨没趣了,她开始在房间转悠,转的累了便无聊的坐在床上。

她伸手摸了摸床单,摸到一手干涸的血末,瞬间失声,然后一蹦三尺高。

“!!!!!”

墨允耳朵尖,听到了这一点响动,他轻轻叹气。

“我们还是等师尊回来吧。”

玉溪捂着那只沾满血末的手,哆哆嗦嗦的点头。

图灵阵,是一种比较邪气的阵法,它需人血为祭,画地为牢,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

唯有两种方法可解:一,从外面用暴力攻破;二,请设阵人解开。

墨允脑中回忆叶无尘的话,看看房门,又闭上眼。

……

叶无尘、陆逍二人隐身来到肖东海正妻陈氏的娘家,那户人家屋檐挂着白绸,哀乐起伏,哭丧声一片。

二人来到灵堂,道声罪过,便去看那陈小姐的尸身。

女子脸上被划了几道伤痕,看上去像是某种凶兽的利爪所伤,翻出来的肉发白,没有一点血丝。

她的身上穿了件素白的衣裳,十指指尖有孔洞,能看到森白的指骨。

这位小姐是前日被人从杜河捞上来的,听那些参加葬礼的人说,肖东海二十天前将她迎娶进门,红妆十里,锣鼓喧天。

尸身已经有些发臭,但今年春季较凉,尸体应当不会腐烂的这么快。

至于陈力说的挖心,叶无尘觉得自己没那个胆子去掀一个死人的衣服……

“死了超过三天,不能渡灵了,姑娘安息。”陆逍叹气。

渡灵,便是引渡枉死之人的灵魂,使其述说生前遭遇,死后所愿。

叶无尘在心中为她默哀三秒,便走出灵堂,穿过一片哭嚎,走出陈小姐的娘家,他猛的回头——刚刚他……嗅到了一丝魔气。

原主是修炼上的天才,五官比其他人更加敏锐,叶无尘有些晃神的朝那片素白看去。

“怎么了?”

“没事,走吧。”

或许天才也有犯错的时候吧……

继续隐身在肖东海府里晃悠,晃到空无一人的正堂,叶无尘蒙了。

我徒弟呢!我那么大一个徒弟呢!刚刚还在这儿的!

见叶无尘直愣愣的呆在那里,陆逍不由得出声提醒。

“你不是在墨允身上下了个追踪令吗?”

叶无尘才故作淡定的轻咳了两声,摧动了追踪令。

从指间延伸出一丝红线,发着萤光,绵长的引着叶无尘来到一座厢房。

房中的墨允忽的睁开双眼,奇怪的盯着左手小指根部的那丝红线。

“师尊?”他轻声唤着。

“嗯?是我。”

耳边响起少年独特的声线,红线两端连结的双方可相互听到对方的声音,但旁人却听不了。

传闻,追踪令本是修仙界一对情侣创造出来互说心语的。

不过后来大多用在小孩身上,防止丢失。

随着两人距离的靠近,红线也相应的缩短,叶无尘轻推厢房的门,并没有看到墨允,连那手上的红线也被门隔断。

“嗯?”

叶无尘关上门又重复了几次,陆逍在一旁问:“是不是你下的追踪令有误?”

叶无尘直接白了他一眼。

这种没入门的弟子都会的小法术,他怎么可能设错。

他用灵识探探厢房,可水木系混合的灵识接触到朱门,突然碎成金花,亏得叶无尘及时收回灵力,不然肯定会被波及魂魄。

他可没忘记他是个丹田有损的废人。

魂魄再废,那他就没什么用了,分分钟被主角秒掉。

“图灵阵。”

叶无尘退到陆逍身旁,将他推上前去。

“你上。”

“为什么是我?”陆逍不服。

“金系攻击力强。”

陆逍:“……算你有眼光。”

他掌心凝结出金色灵力球,却被叶无尘喝住。

“等等,我下个隔音结界。”

陆逍点点头,然后看他广袖一挥,湛蓝的符文从指尖溢出,以叶无尘为中心迅速扩散,他嘴中轻念咒语,轻描淡写的设下结界。

“好了。”

叶无尘淡淡的开口,又往后退了一步,离陆逍远了些。

请开始你的表演。

陆逍一甩墨发,露出一个自以为邪魅的笑,凝结出一个个金色灵力球,不留情面的往朱红镂花房门上砸去。

房门被砸得砰砰直响,却丝毫没有破裂的迹象,陆逍渐渐发了狠,在木门上砸出一个又一个凹槽,散开的灵力碎成地上开得灿烂的金花。

结界渐渐打开,血腥气浓了起来。

定睛一看,是从门缝中溢出的鲜血。

叶无尘的心一颤,突如其来的害怕掩盖住心神。

图灵阵由人血为祭,需用活人滚烫的血液,必须从身体里面一滴一滴流出来,洒满结界内部。

结界在,血不凝。

结界毁,血干涸。

门缝里流出来的血一滴一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涸,已经滚落在空中的直接变成一个小血球掉下来,砸在地上,有些轻微的声响。

厢房门被冲开,玉溪狼蹦虎跳的跑过来,扒着陆逍的衣袖,将厢房中的怪异说出来。

墨允盯着小拇指上的红线,心中莫名的满足,显些被门槛绊倒,幸得叶无尘眼尖,扶了他一把。

手指上的红线,因为两人有了身体接触而消散。叶无尘摸摸他的头,“没事吧?”

墨允扭头看看正扒着陆逍衣袖的玉溪,心觉自己不能这么做,一点都不男人。

于是,他一头扎进了叶无尘的怀中,紧紧环住他的腰。

叶无尘一愣,只能继续摸摸他的脑袋。

四人进厢房看了看那血染的床单,又去将厨房准备饭菜的阿宝抓了来。

由于叶无成和陆逍已经隐了身形,因此凡人之躯的阿宝只能看到墨允和玉溪。

他被玉溪用一根索仙绳捆住,身体不能动弹很好。

他有些愤怒的问:“两位小仙友这是合意?”

玉溪毫不示弱的反问:“你将我们带到那厢房中又是何意?”

阿宝噤声片刻,神情莫测,忽的抬起眼,情绪有些崩溃:“你们都发现了吧!肖东海他个老不死的,他杀了那么多人!你们去抓他啊,抓我干嘛!”

墨允皱眉,想去把他那张聒噪的嘴巴缝起来,可师尊正在自己身后看着自己的一言一行。

他只好悲天悯人的叹一口气:“那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他!他!在底……”

阿宝口中突然喷出一口血,双目圆睁的咽了气。

离阿宝最近的是玉溪被喷了一脸的血,皱了皱眉,抓过陆逍的衣袖抹了一把。

陆逍还没来得及发火,叶无尘突然问:“陆长老,你之前散发灵识时,有没有看过地底?”

陆逍愣住:“没——”

徒弟他他他又ooc了

徒弟他他他又ooc了

作者:咸鱼仔仔 类型:耽美 状态:连载中

《徒弟他他他又ooc了》这本小说写的很不错。虽然说那个评定实力的阶级有点像斗破还有一些小瑕疵,但是不可否认这真的是一本值得阅读的一本小说。思路清晰,也不像其他小说那抄一点这抄一点,有自己的想法,更新速度也是挺快的,真不知道那些整天催更的,你们辣么吊怎么不写?顺带一提作者大大注意身体,不然怎么给我们带来好的作品?

小说详情